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亡者网志

社群网站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使用者以他/她的名字建立一个页面、发布相片、显示兴趣、参与社团、撰写讯息、分享感想与想法。如果当他/她去世了,该页面何去何从呢?

做为一个近期的现象,社群网站尚未发展出反应使用者死亡的机制。即便使用者去世了,但是他/她的个人档案犹存,相片里的他/她仍旧笑着,经 由朋友的近况动态,他/她的生命似乎仍随之持续更新。其他人甚至可以在亡者的涂鸦墙上留言。真实生活中,死者已矣,但網絡世界中,亡者犹存。

逝者最后一次的发言时常成为吊唁之书,特别是当我们谈到“LiveJournal”(俄国最受欢迎的博客平台)时。例如,在一位著名的俄国诗人与多首流行歌曲作者Ilya Kormiltsev死亡后,他的最后po文写着这么一段话:“一个私人请求。最近有人要去伦敦吗?我需要药物。”这则讯息收到1752篇回覆。虽然并非全部都是,但是大体上,回覆很简短,写着“R.I.P”(愿安息):

永别了,Ilya。谢谢你曾经来到世上。

诗人Anna Yablonskaya死于2011年1月莫斯科机场Domodedovo的一场恐怖攻击。当死讯一传开,许多人造访她的博客并留下吊唁。读者们在她的博客发现一则2010年12月21日发布的讯息,透露着Anna似乎预料到她的死亡:

我感觉到我时日不多了…

部分线上媒体甚至刊登以“Anna Yablonskaya预知死期”为题的文章。

死亡与社群网站的主题在上周开始扩散。

網絡媒体发现一则于2011年2月27日发生在西伯利亚Tomsk地区Beliy Yar村的悲剧故事。26岁的Vladimir Ignatenko被锁在后勤办公室,并遭蓄意纵火。该案明显地是由警察所为。除了经由被堵塞的门之外,该名年轻人无法逃出。瞭解到火势正在蔓 延,Vladimir在俄罗斯社群网站“Оdnoklassniki”的个人档案中留下讯息,并与他的朋友Yevgenia线上聊天。最先的一则讯息可以 追溯到凌晨2点23分,最后一则留言则在3点04分。讯息通常5到7分钟更新一次,在此期间,Vladimir很可能曾试着灭火。

Last chat with Vladimir Ignatenko, screenshot from Odnoklassniki.ru

Vladimir Ignatenko与朋友的最后交谈,照片撷取自Odnoklassniki.ru

Last chat with Vladimir Ignatenko, screenshot from Odnoklassniki.ru

Vladimir Ignatenko与朋友的最后交谈,照片撷取自Odnoklassniki.ru

Vladimir Ignatenko:再见。很抱歉我没有时间与你搞笑了。
Yevgenia:怎么了?
Vladimir Ignatenko:门锁住了,我陷入火海!!!
Yevgenia:什么?你不行打电话求救吗?
Vladimir Ignatenko:不行。当地的紧急救难部门告诉我:哦,是你啊!!!嗯,去找Misha!!!
Yevgenia:你在说什么啊?谁是Misha?
Vladimir Ignatenko:我试着扑灭这里的火势,但是隔壁间已经烧起来了。
Yevgenia:房间失火了,而你却在这边跟我聊天,快去控制火势或者从窗户跳下去啊!!!
Vladimir Ignatenko:窗户封死了,外面有警察。这是他们干的…我知道我要死了。
Yevgenia:太令人惊讶了吧。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快做些什么啊!这是不可能的。
Vladimir Ignatenko:我正试着做些什么,我不是个笨蛋!!!嗯,再会了!!!

这位年轻人被活活烧死。在失火期间,Vladimir Ignatenko在他的Odnoklassniki 页面留下两则近况动态。第一则写到:

等待死亡比死亡本身更糟

第二则,同时也是最后一则:

生活很棒,再见了我的朋友。死亡很美好。很抱歉我在胡言乱语!!!我为Galina惩罚我自己,而为了这仅仅的一个错误,警察就要杀了我!!!!!!!

Vladimir Ignatenko的妈妈在他的个人页面发现这则留言,并告知警方。这个故事随即在網絡上广为流传。

上星期,保卫军人权利的非政府组织妈妈的权利在Odnoklassniki网站发表了一项新计划。他们创建一群已故年轻人的帐号,该些年轻人在和平期间因被欺负或长官的错误死于军中。

Accounts of dead soldiers, screenshot from Odnoklassniki.ru

已亡军人,照片撷取自Odnoklassniki.ru

共有30个帐号。每个都有着系着哀悼丝带的照片以及军人的故事。全部的故事都是在法院判决确定后撰写的,所有提到的事实皆已被证明其正确性。每位年轻人的学习场所都标记在旁,以便让他们同学们可以得知他们的悲惨遭遇。此为一例:

Evgeniy Shamukhin.
死于学术部紧急情况组。
学习场所:圣彼得堡391学校
任职于:圣彼得堡运输机械研究机构

Evgeniy Shamukhin

Evgeniy Shamukhin,照片来自Right of Mother

我在2007年11月被征召入伍,服役于莫斯科的学术部紧急情况组。2008年5月13日时,我被同袍Alexandr Revyakin狠很地打了一顿。即便我苦苦哀求他住手,他仍然用脚一直踹我的头,直至我失去意识。我饱受重伤,且再也没有苏醒,我在2008年5月19 死于医院。2008年8月14日时,Solnechnogorsk市的军事法院判处Revyakin监禁6年6个月。

这项计划在俄罗斯的網絡上,引起极大的关注。在俄罗斯,从未有人建立死者的帐号。关于死亡的主题被导入社群网站中,而这个原本便被认为较为私人且紧密的網絡空间,也因此让死亡具有同等的私密性。这个方式也让網絡使用者注意到死于平和期间的军人之案例。

在社群网站中的个人档案中,尚没有“死亡日期”的栏目。况且,谁会填写这个呢?最近,“Livejournal”开始冻结亡者日志的回覆,并在该页面标示:“这个网志仅为纪念。无法张贴新留言”。

校对:jana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