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利比亚:聚焦班加西

利比亚民众反抗强人领袖格达费(Muammar Al Gaddafi)的行动是否源于班加西(Benghazi),实际上并不清楚,但这座国内第二大城市确实是抗军政治中心与精神所系,国内第一份反格达费报 纸、反格达费过渡政府均设于此;抗军势力一度庞大,如今却受到猛烈攻击,让班加西可能成为利比亚自由最后堡垒。

“生在突尼斯、长于埃及…如今在利比亚牺牲自己…我名叫自由”,Twitpic网站上来自班加西的涂鸦

3月17日,效忠格达费的部队进一步对班加西发动空袭,格达费本人与儿子萨伊夫(Saif Gaddafi)预测,48小时之内,就能重新掌控这座城市。

这几则Twitter讯息来自班加西,或是与当地民众保有联系的用户。

@bungdan:大约一小时之前,班加西出现两场空袭,住宅区冒出浓烟,我必须记录,有位朋友应该很快会来电。

@NahlahAyed:班加西开始空袭了。

@iyad_elbaghdadi:目前班加西共发生四波空袭,来自Benina空军基地与一座军火库,发言人表示损伤不大。

有消息指称,亲政府战机遭到击落:

@feilefey:我在班加西的亲戚表示,一架战机遭击落,逮到两人。

@NahlahAyed:身在班加西的Patrick Graham表示:人民因战机坠落而按汽车喇叭庆祝,谨慎而乐观地期待联合国安理会有何决议。

@ChangeInLibya:今天共有三、四架战机前来攻击班加西,全数失踪或遭击落,我方没有损伤。

这段影片于一个月前的2011年2月17日上传,宣称拍下在班加西市郊遭击落的战机。

網絡上也有反格达费势力反击的讯息。

@NahlahAyed:消息指出,亲民主部队驾驶先前夺下的战机与直升机反击政府军。

若班加西沦陷,格达费会做出什么事,人们不敢想像,一位年轻人Ali曾在初期参与抗争,于2月17日遭到逮捕,他表示在入狱期间,政府人员痛殴他与其他人(包括使用电击),最后让他们自生自灭,这位年轻人至今仍得坐轮椅,但其余25人全已死亡,其中包括一名七旬老翁。

位于美国的“人权观察”组织警告,格达费政权若重新控制班加西,必定会造成重大灾害,该团体与国际特赦组织、红十字会、无疆界医生组织均已将人员撤出班加西。

也有人匆忙逃到邻国。

@malaikamakena:1200名利比亚人昨天逃到埃及,许多家庭害怕班加西遭到轰炸。(讯息来自联合国难民单位)

不过相较于其他抗军据点,班加西实力似乎较为坚强,“人权观察”组织特别顾问Fred Abrahams表示

班加西抗军火力较强大、较为专业,不像其他前线的年轻人,发起反抗行动者必然会战至最后一刻,但民众非常恐惧,他们清楚格达费为人,也知道反抗运动只有成或败两种结局。

有些评论员亦指称,利比亚自由精神尚未消灭,利比亚观察家Fat Belly Man指出:

格达费之子萨伊夫宣称,动乱将于本周末告终,外界却未分析或批评,不过有三点很清楚:

  • 萨伊夫正在对革命人士及其支持者发动心理战,这对格达费政权很重要,也在西方世界造成影响,新保守主义者等部分政治人物也藉机宣传自己的主张。
  • 利比亚政权不断刺激西方国家,军事攻击会令格达费家族兴奋、刺激支持者,也吸引态度犹豫不决者靠拢,萨伊夫尤其瞭解,政府或抗军任何一方若完全胜利,都会对西方造成一大问题,故他正在操弄这种恐惧。
  • 若人们理性分析就明白,战场军情与格达费家族或媒体所言大不相同,多日以来,东部冲突一直停留在同一块区域,政府虽有武器优势,但还需要人力才能守住领土,政府似乎人员不足。

Fat Belly Man认为,这种心理战让各界之间产生无助感。

西方评论员很可能会受到格达费政权的心理战影响,他们要求设立禁航区及其他军事干预手段,可能适得其反,正好合了格达费的意。

Twitter网站上还有更多关于班加西抗军的消息:

@antlgm:班加西的法学教授表示:人民很勇敢,我们会继续奋斗,但若没有世人协助,我们也会败阵。

@iyad_elbaghdadi:利比亚抗军派往联合国的特使强调,虽然火力有落差,我们战略与军事地位都很好。

有人在质疑,叛逃的利比亚部队何在?

@yqxo:叛逃的军人在哪里?都在马尔他啜饮拿铁咖啡吗?我们只看得到未经训练的抗军。

@iyad_elbaghdadi:回覆@yqxo,革命军里有超过8000人的菁英特别部队,但他们没有大张旗鼓宣传。

联合国安理会与北约成员在讨论是否设置禁航区时,也有些抗军成员不希望外力进入利比亚:

@iyad_elbaghdadi:除了阿拉伯人或穆斯林,利比亚民众不希望任何国家士兵出现在境内。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