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安哥拉:政府先发制人让革命破局

理应罢免安哥拉总统桑多斯(José Eduardo dos Santos)的革命发起一星期后,国内情况依然平静,彷佛从来没有人吹起革命号角

政府作为是造成现况的一大主因,官方事先安排部队进驻,并在各地举办支持执政党的集会游行。

Angolan President José Eduardo dos Santos. Image by Ricardo Stuckert/PR for Agência Brasil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Attribution 2.5 Brazil)).

安哥拉总统桑多斯,照片来自Ricardo Stuckert/PR for Agência Brasil,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抗争民众在行动前便已压制

据“人权观察”组织接获的消息,政府是动用威吓手段,才顺利举办高呼和平的政府集会。

Página Um指出:

执政党于3月5日在首都及各地举办支持政府的“和平游行”,“人权观察”组织接获多项可靠消息,指称官员与党员强迫首都及各大城市教师与公务员参加,教师若不从,便可能失去工作或减薪,还不得不逼迫学生参与,扬言若待在家里就会惹上“麻烦”。

首都居民向“人权观察”组织表示,执政党动用公车及火车,将市郊民众载运到市区参与3月5日的活动。

全球之声先前报导,3月7日清晨,警方逮捕17名在首都“五月一日广场”聚集的民众。

这些遭警方带走的抗议者多为音乐家或诗人,全都进了警察局,还有在场报导抗争的部分记者也一并到警局做口供,所有人都在当天获释。

Esquerda.Net提到政府如何压迫:

安哥拉警方今早羁押的抗争者之中,还包括四名隶属《Novo Jornal》的记者及一位饶舌歌手Luaty Beirão(又名Brigadeiro Mata Frakuxz),他们都在同一天获释。

这位饶舌歌手立场向来公开反对政府,在被捕前几天便曾于表演中,呼吁群众在3月7日上街,这场演唱会画面请见Hip Hop de Angola博客;此外,他为革命活动发出的声明请见Esquerda.Net,内容提到:

我只想强调几项抗争若要成功的关键,并与各位分享,但我不希望让人以为我想成为行动领袖,相较于他人想法,我希望这场运动能属于人民,没有特定人物,我不觉得人民需要跟随单一人士,民众应跟随自己和良知,这也是我们想集结的力量。

“安哥拉就是安哥拉”

安哥拉知名作家José Eduardo Agualusa公开致函给总统桑多斯,与抗争群众一同追求民主的安哥拉,信件内容请见Reflectindo sobre Moçambique博客,作者首先呼吁总统重视北非局势:

总统先生,

非洲正站在历史的转捩点,如同非洲当初摆脱殖民统治,这些革命是为了自由与民主。

以下连署国民要求总统重视近期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的事件,要求重启民主进程,这项程序于1992年草草展开,但因2010年新宪法通过而受阻;我们也要 求您在不影响政府机关稳定与政策延续的前提下,以最快方式辞去总统及执政党主席职位。以下连署国民相信,总统您仍有机会带着尊严与荣耀放开权力,并维持国 家完整。

Cardoso Jr.(@SuperCjr)表示

安哥拉抗议民众试图游行,却遭到逮捕,安哥拉不是突尼斯,更不是埃及,安哥拉就是安哥拉。

Helena Ferro de Gouveia在Domadora de Camaleões博客归纳葡萄牙外交关系与安全研究院人员Vasco Martins的文章,认为“属于安哥拉的时刻尚未到来”,文中指出,这些国家之间的差异相当显著:

民众为何不追随抗争,原因有很多,安哥拉民众之所以沉默,因为内战记忆仍历历在目、满是血腥,这是人们求生的策略,不要撼动既有 生活,虽然悲苦,但仍是生活;从数字而言,亦可瞭解社会沉默之因,全国只有20%男性及35%女性懂得读写,会有多少人能使用Twitter及更新 Facebook状态?

尽管革命企图并未获致理想回应,许多人认为此事让外界瞭解社会焦虑程度,也能衡量社会与政府之间的紧绷关系,记者兼反贪腐运动人士Rafael Marques证实

执政党反应比抗争呼吁更值得注意,原本政府根本不需回应匿名人士的抗争打算,如今更展现这个政权软弱之处。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