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社会媒体的光与暗”

在高压之下,传闻盛行其实是人的天性,社会媒体快速传播的特点,这时也可能成为双面刃,长谷川恭久(Yasuhisa Hasegawa)是东京知名網絡设计师、程式设计师、顾问,平常使用@yhassy为Twitter帐号,他在“社会媒体的光与暗”一文中,比较社会媒体使用情况与大众媒体消费情况。

以下依据创用CC BY-NC-SA 2.1授权翻译全文。

今年初埃及革命期间,社会媒体扮演重要角色,让现今人们进行公共/社会运动时,更加倚重社会媒体。

各界对社会媒体在埃及的力量与功能赞不绝口,让我开始思考,“下次若再出现重大社会改变,我们可能就会开始看到社会媒体的阴暗面”,这原本只是因为我喜欢扮黑脸,但事实证明…

在日本东北关东大地震期间,社会媒体给予种种协助,手机完全断讯之际,社会媒体成为资讯所系,是人们与亲友沟通唯一管道。

由于我不在灾区,并不乏通讯工具,但许多人当时手边完全没有任何资讯。

在灾变之中,我同时观察到社会媒体的“光明面”与“阴暗面”,埃及可能也有相同情形,但因为此次是日文讯息,让这些现象浮现在我眼前。

许多人尚未意识到社会媒体的真正社会能力,網絡发明之后,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庞大资讯,我们也同时拥有传播资讯的能力,资讯获取与发布同样轻而易举,人们已不需要提笔书写,只需按键,许多人就能收到这些资讯。

但请自问,我们是否在充分消化之前,就急着散播资讯?是否看到“请转寄”字样后,便形成心理障碍,因而遗忘查证事实?是否仓促加入社会媒体的陌生活动,却未判断自己是否同意这些言论?

既然拥有社交能力,集体行动时就必须负责任,使用社会媒体时,尤其需要拥有良好社交能力,否则在接收与发送讯息时,就可能产生歧义。

整体而言,许多“社会媒体用户”建立价值观时,仍来自于电视及杂志的资讯,人们依然消极,我们有能力分享资讯,但可能同时低估它的力量。

社会媒体这种平台让人们彼此串连,用户之间的强烈联系,可能会放大情绪,效果有正有反,包括恐惧与仇恨在内,人们若消极接受资讯,再转寄给他人,未经任何查证程序,放大效应会更强。

这不代表资讯识读力低的民众不该使用社会媒体,唯有接触多种资讯、学习他人如何使用资讯、不断尝试,人们才能懂得如何充份运用社会媒体,如上所述,社会媒体释放大量光辉,我们不可能放弃。

不过对于发送资讯给他人,我们必须有所警觉,也提醒自己以批判眼光看待所获资讯,使用社会媒体时,这种态度很重要,尤其在此时此刻,资讯只需按一个键即可共享,我认为这是避免社会媒体进入黑暗期的第一步。

全球社会媒体,图片来自Flickr用户Nancy White,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后记

本文原载于一个Facebook群组,有些读者已指出错误并留言回应,其中一则特别提到Movatwi这项網絡程式,让没有智慧型手机的用户,也能透过手 机使用Twitter功能;震灾发生后几天,该程式大幅改进,例如纳入网站的转载键、浏览速度加快,这些系统与设计调整颇受好评,因为日本用户对于正式及 非正式转载的原则并不符合使用直觉,人类行为要更改不易,但服务功能可以弥补。

Twitter、Facebook等服务让资讯只需一个按键即可分享,我有时会反思,简化程序究竟是好或坏,使用便捷能吸引用户,但同时也让人忘却随寄送资讯所产生的责任感,此类平台势必让众声更加喧哗,故民众需要思索如何改变接收资讯的方式。

相关文章:

感谢Aki TakamotoNaoki Matsuyama协助英译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