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基斯坦:阁员送命引发人民行动

民主信连署摊位前的民众,照片来自Abro Khudabuksh

3月2日,不明枪手杀害巴基斯坦政府少数族裔部长巴提(Shahbaz Bhatti),他的身上满是弹孔,凶手还在现场留下一本册子,指称他罪有应得,这是继省长泰席尔(Salman Taseer)遭暗杀后第二起高阶官员命案;巴提是内阁唯一基督徒,这起死讯重创国内少数族群与社会大众。暗杀消息传开后,民众在Twitter网站上充满惊恐与悲伤,笔者在Gawaahi.com网站上提及人们最初反应,并呼吁大众挺身反对暴力:

“巴基斯坦已无希望”

“愿巴基斯坦安息”

“国家已失去人性”

巴基斯坦,愿你安息,那是我今天下午在Twitter网站上见到的第一则讯息,再往下浏览,马上就得知这项不幸消息,巴基斯坦少数族群部长巴提遭枪杀身亡,他是内阁唯一基督徒,震惊、恐惧、害怕,我不知道何种感受最先出现。

Kalsoom LakhaniCHUP表示,这起命案“是场重大悲剧,再度压抑国内勇者的声音”;Ashan Butt对暗杀事件感到绝望,让许多国民对未来感到悲观:

我逐渐说服自己,若要再为混乱的巴基斯坦做些什么,可能为时已晚,我不是指国家失败,我确信国家会继续长久活下去,还记得亚当斯密(Adam Smith)曾提到“国家残破不堪”吗?

不,我也不是指国家崩溃,我是在想国家与社会所采取的形式愈来愈丑陋,而我们究竟有没有什么事能够参与其中。

泰席尔与巴提都是因为对亵渎法的立场而送命,但不同于泰席尔的死讯,社会上并未因巴提之死出现大规模庆祝活动,Cafe Pyala提到,许多人藉宗教之名为谋杀开脱:

讨论意见分歧是否就能取人性命时,若有任何人认为这项原则应加上但书,我个人对他都有意见。

Mosharraf Zaidi要求巴基斯坦民众放下政治立场,一同缅怀巴提的过去,Yasir Lateef Hamdani则在Pakteahouse博客上,以“意识型态交叉口”一文中,描绘巴提死后的巴基斯坦;在一片忧伤与绝望之中,Naveen NaqviBeena Sarwar两位女性论及勇气与坚毅。

Naveen Naqvi的文章题为“沉默会纵容更多谋杀”,对巴提之死表达强烈看法:

请与我一起挺身而出,不要以为这没有效果,一定会有,过去已有前例,我们要坚持设下新的先例,否则请容我强调,我们未来将没有继续奋斗的目标,我呼吁各位在3月12日挺身而出,在当天早上11月点至下午7点,写信给政府和司法单位,拒绝宗教仇恨,希望到时能见到各位。

她也出席于喀拉蚩(Karachi)圣派翠克大教堂的巴提追思会,并上传现场照片;人传份子Beena Sarwar则公开自己与Gwynne Dyer的信件往来记录,否认社会在巴提死后一片静默;至于先前提到的一人一信运动,共收集社会各阶层逾1.5万人参加,Sabeen Mehmud拍摄的影片中,记录有大批民众来到现场。

尽管许多人批评与质疑,连署能否解决国内问题,笔者在个人博客上,试图解读大众为何悲观:

批评在所难免,人们怀疑连署如何解决我国种种难题,但是由此开始,就能建立更大的行动方案,这1.5万人来自社会各阶层与族群,并不只是自由派或保守派,而是巴基斯坦民众团结反抗暴力与恐惧,我们并非如外界所言是个民间发起的巡守队,恐吓气氛只能用勇气抗衡。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