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匈牙利:等着匈牙利自卫队到来

布达佩斯北边的村落军约斯帕塔(Gyöngyöspata),当地匈牙利居民与罗姆人之间的冲突越演越烈;大约两周以前,匈牙利右翼政党结束群众大会之后,武装卫队(paramilitary)随即进驻村落。

右翼新闻网站Barikád.hu于二月间张贴了一则军约斯帕塔的报导,文末并附有影片[匈牙利文]。这篇名为〈恐怖的吉普赛:赫维什州的内战一触即发〉的文章描述小村居民遇上的麻烦。说明白点,就是匈牙利居民十分畏惧当地罗姆社群的犯罪行为。在影片里,记者对军约斯帕塔的多数村民表示“若有需要,匈牙利自卫队会前来协助以平息争端。”匈牙利人则对此说法点头称谢。

极右派政党Jobbik(直译:更好的匈牙利运动)的集会于三月六日结束之后,为官方所禁止的匈牙利自卫队成员便以另一种形式进驻村庄。另外还来了一批“拦路强盗”(betyárs),他们的装扮举止就像十八、十九世纪的劫匪。

右翼新闻网站Kuruc.info有篇文章[匈牙利文]谈到这六位“拦路强盗”在村子里的经历:

他们说军约斯帕塔的匈牙利居民很高兴邻里守望队与“拦路强盗”来到当地。他们出现之后,匈牙利村民这区才稍微平静下来。不像村子另一头的吉普赛区,那里的四百六十位罗姆人可气坏了,他们既吓唬不了村里的老人家、又偷不着东西。

由于情势逐渐加温,越来越多的记者涌入军约斯帕塔村以报导事件发展。新闻网站So Si?[匈牙利文]提供罗姆人记者的现场报导,政治分析家Orsolya Fehér 引述了其中一则新闻:

网站www.sosinet.hu上写着:“三月十日星期四那天我们到军约斯帕塔,才发现要进入罗姆人区域前还得穿越两道关卡,就像战争片里的场景。”那时候,罗姆人与周围的黑衣人正处于紧张对峙的状态。“在访谈的过程中,当地罗姆居民向我们描述长期以来所经历的精神恐惧、羞辱之痛与焦虑不安。他们只要离开家里就可能遇上危险,连出门工作也不例外。”当地罗姆人特别提到,政党Jobbik公然支持匈牙利自卫队,让自卫队成员以Jobbik的公民自卫队为幌子、换上“警卫”的制服进到村子里;接连两个星期,罗姆居民都过得很不安稳。情况有多糟呢,罗姆人不敢出门、不让孩子去上学,就算待在家里也很害怕。

匈牙利自卫队(2008年),照片为Erik Adam Klausz所有

部落格Mikor? Melyiket?[匈牙利文]的Zupast就此情势发表了一篇评论〈吉普赛区的恐惧〉[匈牙利文]:

Jobbik的邻里守望协会套用“邻里守望”一词根本就徒有其名。全国邻里守望协会的伦理守则禁止种族歧视与政党活动,军约斯帕塔的自卫队跟这一点关系也没有。Jobbik才不关心赫维什州的小镇,他们要趁此机会向全国宣传。简单地说,他们需要迫害罗姆人好向某些没知识的社会大众提出交代,人民拥戴的政党会继续推动种族净化。

三月十三日这天,匈牙利公民自由联盟(HCLU)、匈牙利赫尔辛基人权委员会、少数族群法律辩护局(NEKI)一起向内务部递交书函。与此同时,匈牙利公民自由联盟根据实地调查的结果,也对村子里所发生的事采取法律途径 [pdf档]:

这群人以公共秩序之名从事令人恐惧的行动,超出集会自由法的保障范围。他们的存在挑战了国家力量的绝对权威。警方对此毫不干涉表态,则引发了法制的模糊地带。

武装卫队在三月十五日的国定假期后撤出军约斯帕塔,媒体马上报导了几个可能的新目标。

Gyöngyöspata Solidarity的部落客写道

如你所知,消息指出自卫队可能会去的三个城镇是:荷伊杜赫哈(Hajdúhadház)、蒂萨瓦沙尔瓦利(Tiszavasvári)与包尔绍德纳道什德(Borsodnádasd)。

据传Jobbik的指标性政治人物与议员Gábor Vona很可能在荷伊杜赫哈加入公民自卫队的行列(!)。我们不知道他们会先到哪、也不知道确切的时间;他们很可能在同时间进驻不同的地方。我们必须提高警觉。

根据新闻网站[origo]于周五(三月十八日)的报导[匈牙利文],政府就武装卫队与军约斯帕塔村的情况召开会议。报导指出,尽管总理维克多・奥班(Viktor Orbán)与内务部长多次表示决不宽贷武装卫队,但是政府并未就村子里发生的事情提出明确的行动。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