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打开独裁时期档案

巴西独裁时期共维持整整21年,起自1964年4月1日(亦即愚人节,所以军方才会在3月31日发动政变),终于1985年5月8日,在这段政治高压期间,共有380人遭到杀害(多为左翼独裁游击队成员,但亦有许多学生及不支持政府的民众),其中仍有147人失踪,遗体下落至今不明。

无数巴西民众都曾遭到任意虐待与逮捕,包括孕妇及儿童,政治犯子女也难以幸免

漫画来自@tonoise,依据创用CC 2.0授权使用

1979年8月28日,当时的独裁者João Figueiredo预见独裁体制将要告终,之后有人恐将面临官司缠身,于是颁布第6683号法律“特赦法”,形同赦免所有与犯罪情事有关的民众与军方人士。

陆军上校Coronel Carlos Alberto Brilhante Ustra大概是唯一遭司法审判的军方将领,他在2008年10月9日由法院宣判虐囚罪成立,但没有任何罚款或刑期,只有宣示意味。

独裁制度终结至今已25年,却无任何人受惩处,军方当时记录也未公开,让147名失踪人口家属无法埋葬亲人或获知真相。

有个共笔博客因此于二月成立,要求公开独裁时期档案,认为现任总统罗瑟夫(Dilma Rousseff)应支持此事,因为她自己也曾是虐囚受害者,并参与当时对抗政权的游击战。

Pimenta com Limão的Niara de Oliveira是共笔博客发起人,说明行动原因:

让这些父母在过世之前,知道巴西军事独裁政府如何结束子女的性命,让秘密档案能公诸大众眼前,让虐囚者与刺客受到惩罚。

毕竟若有这么多神秘命案,就不可能完整的民主制度。

Gabriel Pinheiro说出对总统有何期望:

罗瑟夫宣誓当天深受感动,并回忆那些在反对军事政权期间“不幸遇害”的同志,也邀请过去的狱友出席就职典礼,前武装份子当选总统,极具象征意义,她今日也是军方最高统帅。基于种种原因,许多选民相信罗瑟夫能采取不同态度处理军事记录,也调查当时政府所犯下的罪行。

Leandro Parteniani看不出继续让档案保密的理由:

[…]这一点都不合理,国家回归民主25年后,还将军事时期档案列为最高机密或极机密,让大众无法见到这些档案内容,就等于剥夺社会基本权利,也阻碍民主进展,若人民不清楚过去发生什么事,对民主会产生什么价值观?民主制度若隐藏部分历史,要如何获得社会支持?

他进而主张仿效邻国,成立真相委员会:

别忘了,当初巴西、阿根廷、智利、玻利维亚、巴拉圭、乌拉圭军事政权共组“兀鹰行动”,压制极左派反对者,今日这些国家之中,只有巴西尚未建立真相委员会。

受虐者,漫画来自Carlos Latuff,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Ediane Oliveira提醒,“美洲国家组织人权法庭”早已裁决,军事政权时期的特赦令违法,但巴西却不在乎这项决议:

美洲国家组织人权法庭认为,必须找出与惩处军事独裁时期的加害者,故裁决特赦法有违巴西所签署的国际协约,然而巴西政府却对此置之不理。[…]

虐待已存在于国家制度中,因为政府能放过国史上最恶劣的虐待者,不能惩罚他们,甚至不能指认他们。

Thiago Beleza对比历史经验与今日发生在警局的虐囚情况:

就是因为不惩罚过去的谋杀犯与加害者,导致今日谋杀犯与加害者同样平安无事,政府与他们沆瀣一气。

Rodrigo Cárdia对照审判军方罪犯的阿根廷:

阿根廷的独裁历史确实比巴西更加残暴,仅仅七年就造成超过三万人死亡与失踪,但这不代表历时21年的巴西军事政权史就该遗忘,我国同样有逮捕、虐待、失踪与谋杀案例。

Amanditas说明受害者及家属的权利:

这些受政府影响的家庭不能受外界忽视,他们并未随着政权一同死亡,这些家庭的生活仍然继续,他们的要求几乎像是种奢求,希望有权诉说自己的故事。

Luka澄清

公开军事独裁政权档案不只是为了纪念亡者,也要证明我们不愿再接受失踪人口毫无音讯

我们不愿再有受虐者。

巴西律师会发起網絡连署,要求档案解密,并举办“全国真相与记忆行动”,由演员饰演过世与失踪的左翼武装人士。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