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海啸、天意、人民

“海啸为天谴”,这句话出自谁之口?是欧洲天主教会代表?还是口臭的亚洲政治人物?以上皆是!

巨大海啸造成日本逾万人死亡后,义大利国家研究院副院长马提(Roberto De Mattei)与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Shintaro Ishihara)宣称,这场灾害是天意,让两国博客圈震惊不已。

Tsunami devastation in Sendai's Wakabayashi district, Japan, 14 March, 2011. By Flickr user robertodevido (CC BY-NC-ND 2.0).

2011年3月14日,日本仙台若林地区海啸灾后,照片来自robertodevido,依据创用CC BY-NC-ND 2.0授权使用

为梵蒂冈电台频道Radio Maria主持节目时,马提教授以现在式文字评论地震与海啸,其中引述义大利南部一个小镇主教提到,在20世纪初:

Rossano Calabro主教认为,灾害有时代表上帝的正义,是适当的处罚。

终有一天,[…]世人会明白,今日我们为许多地震受害者哀悼,但其实震灾是场苦痛洗礼,能够净化他们的灵魂,也感谢这场悲剧,让这些灵魂登上天堂,因为上帝要救他们离开悲惨的未来。

在地球另一端的日本,有位政治人物同样“敏感”,东京都知事石原以充满种族主义及仇视同性恋者的发言闻名,他则认为为重建日本精神,这场灾变很有必要。他事后为言论致歉。

日本政坛受自私与民粹污染,我们要用海啸抹去自私,因为这种态度已长期腐蚀日本民众心理,[…]不过我仍为受害者感到难过。

两国博客圈都很不满,这种愤世愱俗的言论竟出自义大利科学界与日本政界重要人士。

網絡上正流传一份连署书,要求马提立刻辞职:

我们要求义大利国家研究院副院长马提即刻引咎下台,他的职位与言论显不相符,超越社会对科学界所期望的理性、经验与理解。

Giovanni Boaga支持连署,认为马提个人有何看法都可以,但他应该记得自己的公共角色有其责任。

许多人都很担心,科学文化本应是在艰困时局里面对问题的有效工具。我们原本期望义大利科学界代表人物应展现理性及智慧,并引导大众迈上正确思维与信念,却遭到今日领导人破坏。

马提的看法却令我们无言,他在电台里评论来自日本的不幸消息,他的语调温和,似乎懂得思然后言,也显然明白国家研究院是义大利最 大科学研究公家单位,在社会具有重大功能,但马提却觉得毋需讨论日本震灾相关科学议题,他不想提自己所带领的专业团队能找出什么方法,让义大利不致成为地 震灾民,他固然并非主持科学节目,但原本可以藉由这个机会,传递部分资讯给不熟悉科学议题的听众。

身兼神职人员与神学人类学教授的Marco Statzu感到难以置信

马提的话也让我有反胃感觉…

无独有偶,美国电视主持人贝克(Gleen Beck)也出现类似言论,指称天灾是上天的警讯,许多日本民众虽不熟悉基督教或天主教的天谴概念,国内却意外出现相似论调的政治人物。

有些人声称外界误解石原的言辞,但许多博客仍因此而怒,认为在高位者如是应谨言慎行,在举国哀悼时刻更应斟酌。

例如Ichinose认为,这句话已伤害无数幸存者:

天谴?
什么?!
你以为你是谁?
国民不是玩具或仆役,我们正努力求生,这么多无辜人民失去性命,就为了你们的薪水与福利。
可怜?
什么?!
你真的应该说这种话吗?
或许有些罹难者铁石心肠,但对于努力工作追求幸福的民众,你真能说这种话吗?

另一位博客指出,幸存者也是日本人,正在为石原批评的同一个日本努力:

任何人都能瞭解,许多无辜而努力的人民因为地震及海啸失去宝贵生命,无论他说出什么藉口,这位老人的思考线路令人无法理解。

我听到他说“受害者很可怜”,但就算是这种表达方式,听起来也像是别人的问题,纵然是说出爱国言论,人民也正在冒着生命危险,尽力为日本及日本民众奋斗。

松永英明要求石原请辞:

纵然我们试图用最积极正面的态度,揣测石原知事想表达的意思,也绝对不必使用“天谴”一词,这句话完全不适当,光是如此,便足以要求他下台,任何人会使用这种语词,除了不适任作家或知事,也没有资格当人。

感谢Rino Yamamoto参与本文写作。

校对:Vergil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