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透过女性改善全球饥荒

本文由Pulitzer Center委托全球之声撰稿,以粮食安全为主题,以多媒体方式呈现于专页,分享故事请至此

全球粮价至今居高不下,且随着油价攀升及粮食供应不稳,可能再创新高,专家表示,在对抗饥荒问题时,外界常遗忘女性这项解决之道。

Woman farmer harvesting high yielding maize variety. Image by Flickr user IITA Image Library (CC BY-NC 2.0).

农妇忙着收成高产量玉米,照片来自Flickr用户IITA Image Library,依据创用CC BY-NC 2.0授权使用

性别差异

在许多开发中国家,女性是粮食生产重要成员,平均占农业劳动人口的43%,部分人士估计,女性在非洲农业人口占八成、在亚洲占六成。

本月初于美国纽约召开的Envision论坛中,有一场次即以克服饥荒与贫困的女性角色为主题,其中联合国发展计划副主任Rebeca Grynspan表示:

纵然仅论及乡村地区,女性也为全球生产半数粮食,但所获得的认同却只有1%。

除了缺乏外界认同,联合国农粮组织上个月发表的报告亦指出,虽然女性角色在不同区域各异,但相较于男性,她们获得资源与机会的管道均较少,若能克服这些落差,至多能帮助1.5亿人脱离贫困生活。

Ma. Estrella A. Penunia在“亚洲永续乡村发展农民协会”网站上,列举世人应关心女性农民的六项关键原因,包括粮食供应问题;美国农民Emily Oakley曾研究数十国的小规模农业,她在In Her Field博客提及务农女性

在我所造访的多数地区,女性不只是农业的助手,也和丈夫合作从事日常工作、决策及规划,肯亚常有女性独自背着孩子、拿着锄头在农 地出现,身边并无丈夫陪伴;在尼泊尔西部偏远地区(所谓偏远,是指得走半天的路,才会到达正式道路),当地人人都同意,其中一位女性最具创新能力,相较于 其他农地面临土壤流失及收成不佳等问题,她在山腰上的田地却欣欣向荣、收获颇丰。最近我参与多明尼加一个农民直接交流计划,着重于用胶膜防护种植钟形辣椒 的女性农民,这些只是女性农作的一小部分。

全家人的伙食

许多女性都担任小农、小型企业家、无薪劳工或零工,联合国报告指出,若能让男女拥有同等的工具和资源,包括金融贷款、技术设备、土地、教 育、市场等,将让开发中国家农产量成长2.5%至4%,让饥民比例下降12%至17%,相当于1亿人至1.5亿人,2010年全球共有约9.25亿人营养 不良。

该报告提到,若能女性掌握更多权力,也能改善全家人粮食供应情况,因为相较于男性,女性较愿意将新增所得用于食物、教育及其他基本家庭需求上,不过尼泊尔的Dipendra Pokharel在博客提到,因为女性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让她们的需求常受到忽视

女性农民心中的事物优先次序与男性不同,这常与她们必须照料家人有关,在尼泊尔乡村地区,传统上是男主外、女主内,导致外界想要 伸出援手时,所获资讯就性别上并不平均,通常由男性对外提供讯息。换言之,除非特别关心,女性在意的事物常未获重视,也因此女性农民想将自家农业扩为营商 工具时,得到的援助服务较少。

这份报告指出,相较于男性农民,女性农民的耕作面积通常只有一半或三分之二,收成也较低,较难租用或购买土地,例如西亚和北非地区,女性地主比例不到5%。

Jane Tarh Takang长期与非洲西部及中部农民合作,她在“国际林业研究中心”博客接受Edith Abilogo访问时,提到土地所有权议题

在非洲多数地区,女性掌握物业或土地的机会比男性少很多,若无土地,她们便无法供养家庭或带来收入,导致下一代也难以逃脱贫困命运;寡妇或未婚女子的处境更糟…有时候因为农耕方式不当,导致现有农地枯竭,男性会保留较肥沃的土地,而将较贫瘠农地交给女性。

埃塞俄比亚女性农民Elfinesh Dermeji今年初前往首都,参加“性别与市场导向农业工作坊”,她在New Agriculturist网站提到,让女性参与农业有时并不容易

有些男性乐于让妻子参与,但女性却缺乏生意思维或动力;但也有些时候,女性很想参与,男性却不希望她们出门,宁愿少一份收入,也不想让妻子加入组织运作。

寻找解答

不过全球仍有多项计划,希望能召集更多女性投入,例如鼓励加纳女性购买牵引机、游说菲律宾政府开放妻子持有土地、协助乌干达农民运用资通讯科技等。

Ananya Mukherjee-Reed在OneWorld South Asia网站上说明,印度奇拉拉邦(Kerala)共有370万名女性组成Kudumbashree这个团体,其中25万成员建立合作社,共同租用及耕作农地:

我听过好多人都说,“现在我们能自己控制务农的时间、资源与劳力”,来自Elappully的年轻女性Dhanalakhsmi 告诉我,她从劳动者转换为生产者,对自己的子女影响深远,她表示,“他们如今对我的看法不同,我们开会讨论农务、收入与其他问题,他们也会兴致勃勃地在一 旁看着”。

不过博客也认为还有进步空间,Solutions博客的Yifat Susskind主张,美国外援项目应包括向非洲农民购买农作物;Dipendra Pokharel提到,乡村女性在公私领域均应获得更多社会及政治空间;Melissa McEwan在美国的Shakesville博客收集近百张全球女性农民照片,反驳农民都是男性的错误想法;联合国报导也指出,政策同样需要改变。

但无论方式如何,Ma. Estrella A. Penunia强调,唯有包容才能成功:

在许多开发中国家,农耕必须动员全家人,若有丈夫及当地男性领袖支持,对于女性农民便大有帮助;男女在家庭中若对性别动态更加敏感,相信双方权利和机会均等,女性农民即可充分发挥潜力。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