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赤道几内亚:稀有但强烈的網絡之声

“阿拉伯抗暴”掀起之后,有些人好奇,风潮是否也会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出现,这股自由之风透过集会游行不断吹送,还有網絡这项重要工具,人们充分运用博客和Twitter,不仅相互传递讯息与号召人们加入抗争,也做为分享想法和自由诉求的平台。

埃及共有约20万个博客和500万Facebook用户,但赤道几内亚情况大不相同,全国只有2%的人口有机会使用網絡、只有11000个Facebook 用戶和两个博客。

Juan Tomás Ávila LaurelEyi Nguema是唯二的赤道几内亚博客,但两人的博客均设于西班牙,前者隶属于網絡杂志Frontera D,后者则与《国家报》合作。

Juan Tomás Ávila Laurel,照片由本人提供

对比埃及与赤道几内亚情况绝非偶然,2月11日,成千上万埃及民众驻扎在塔里尔广场(Tahrir),总统穆拉巴拉克(Hosni Mubarak)宣布辞职,西班牙下议院议长José Bono恰好访问赤道几内亚,他表示,“此事让我们更靠近,而非更疏离”,但他所指称的对象并非赤道几内亚人民,而是自1979年执政至今的独裁总统姆巴 索戈(Teodoro Obiang Nguema Mbasogo)。

就在当天,博客Juan Tomás Ávila Laurel开始绝食,反抗“独裁体制侵蚀人民灵魂”,也抗议西班牙继续支持姆巴索戈,他在绝食前的最后一篇文章中,提及姆巴索戈担任非洲联盟主席一事,抨击政府为了国际活动大兴土木,社会却欠缺基础建设,民众家园若座落于“战略位置”,随时都可能不保:

在Baney村附近的Malabo,政府在岸边摧毁一大片建筑物,以兴建旅馆、奢华建物和私人住宅,供非洲各国元首今年出席非洲联盟年会时下榻。

Eyi Nguema亦在博客中,突显政府缺乏社会及经济政策:如何度过没有电的生活、如何处理用水需求、如何国家与世界接轨,以及如何让国家属于人民,而非属于外国利益及姆巴索戈的亲信:

因为政府毫无治理能力,所以我们只能用手压着伤口,说服自己要为独立而努力。

人民除了争取政治自治,打造自身家园也是许多人日常课题,Eyi Nguema在近期文章中,提到国内住宅情况:

其实民众若不想餐风露宿,就会买四块木板和四尺木材(或买水泥与沙),再加上一大片铁皮,就能有个遮风避雨之处;在一边凿座饮水井,另一边凿座污水井,一切就完成了!若讨论国内屋宅,大概八成以上都是这副模样。

他们并不否认,赤道几内亚其实很富庶,石油、木材、水资源都很丰沛,但多数人民生活困顿,婴儿早夭率很高,农业亦相当落后,根据近期“人权报告”,侵害人权案例众多,政治迫害与草率处决消息屡见不鲜。

Juan Tomás Ávila Laurel也提及这些问题,但他认为網絡行动只适合都市化程度较高的国家,他常说自己拥有自由心智,无意涉足政坛,可是他在发起绝食抗议后,不得不离开 赤道几内亚,其实便已成为政治象征。他形容该国是个“共和王国”或“非共和国”,国内充斥政治裙带关系,政府也任意没收财产;如今这位博客居住在西班牙巴 塞隆纳,提及国内外社会漠不关心,民众因恐惧而毫无行动,会导致危险后果,他指出

我们还好,这就是非洲,其他国家情况更糟,各位没听广播吗?

国内电台遭受强大政治审查,若只收看或收听国营频道,将会对突尼斯、埃及或利比亚的动态毫无所悉,在这个没有报纸的国家,民众只能靠口耳相传散播新闻;若是能够上网,才能从Asodegue网站找到唯一其他资讯来源。

在艰困环境下,上述两个博客提供少数建立網絡言论自由的空间,正如Juan Tomás Ávila Laurel所言,“这就是非洲”。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