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肯亚:Bantu Mwaura之死震惊部落圈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09年4月28日]

Bantu Mwaura辞世的消息,无疑震惊了许多人。

肯亚籍的Bantu Mwaura曾赢得诸多表演奖项,他是艺术家、导演、剧作家、小说家、诗人以及大学讲师,如今已然辞世。

Bantu Mwaura at the Poetry Africa Festival in South Africa

Bantu Mwaura在南非的Poetry Africa Festival

Bantu Mwaura的家人在(2009 年)4月25日通报他失踪,两天后(4月27日)Bantu Mwaura被发现倒在奈洛比Lang'ata区的自家门外,目前警方正在调查死因。

Bantu也是政治人权运动者与文化理论学者,他的演说向来铿锵有力,他运用戏剧和表演来传达人权和发展的议题,以促进公民社会。隶属于肯亚一家大媒体公司的新闻网站抢先在網絡上公布他的死讯。

不过Google上的肯亚作家群组是最先知道这个讯息的一群人,他们相继通知作家、批评家以及Bantu的夥伴。

与Dreamaker Africa一同为艺术提供经济解决方案的艺术家Renee Mboya,在论坛上发布这段文章:

我只想说,愿Bantu Mwaura安息,有人知道细节吗,例如Langata路上的劫车事件。:-(

由于Bantu辞世细节仍未可知,其他曾与Bantu共事过的知名肯亚作家与诗人,如Rasna Warah、Muthoni Garland、Shailja Patel、Al Kags、Binyavanga Wainanina、Phillo Ikonya、Neema Mawiyo以及Simiyu Barasa,在得知讯息后都备感惊愕。

Bantu是因何而死、或是被谁杀害,目前仍不明朗。

今天又有一位前途无量的年轻人过世。Bantu Mwaura今天辞世,他是个朋友、学术份子,拥有开阔的胸襟,目前仍无讯息指出他是否是遭杀害,若我获得更多资讯将会发表上来,就我自己而言,我会非常想念他。
Rasna

虽然地方媒体的主要时段新闻都尚未报导Bantu Mwaur的死讯,不过许多博客、網絡论坛都表达了吊唁,缅怀过去与他相遇的片段。

KenyaPoet在她的博客写道:

我是在文学期刊Kwani每月的麦克风之夜节目上首次知道Bantu,当时他总会朗读一到两首诗,他的诗大多藉由讽刺针砭肯亚的 政治局势。悲剧演员、行动家,同时也是PEN International Kenya总裁的Phillo Ikonya,在一个为诗人成立的Google群组中表达她的震惊之情;我也是该群组成员。

此时我的心飞到他的家中。我一收到更多资讯,就会发表出来。

Keguro Macharia经营的博客Gukira也说:

Bantu Mwaura的悲剧。

我还没确认他的死因,目前有刺杀和自杀两种论调。
这里有许多悲剧,我选择一种独特的说明:过去数个月来人权捍卫人士屡遭暗杀,据传是政府军所为,因此所有人权倡议人士的可疑死亡都相当模糊,标签云显示出政府资助这些行动的迹象。

标准公司集团的记者Peter Kimani也说明了Bantu的死讯:

得年40岁的Bantu Mwaura是肯亚艺术家的先驱,他的星光却在天空开始放晴时黯淡下来。
我还记得15年前我们首次见面时,荒凉吞没大地,艺术自由十分受限,发声之士若非琅铛入狱,就是遭驱逐。

当时我倚靠位在奈洛比闹区的Rahimtullah纪念图书馆柱子旁,询问他所留长发的意义。Bantu是该图书馆台柱。

总部设在肯亚奈洛比的網絡日报《奈洛比纪事报》(The Nairobi Chronicle)指出:

Bantu的死因仍不明朗,奈洛比也流传好几种说法,各种揣测从政府雇请职业杀手刺杀一直到自杀都有,警方正在调查死因。
这则新闻发布之际,正值外传令人害怕的KweKwe 行刑队更名为“老鹰小组”(Eagle);该小组的任务就是杀掉所有疑似与肯亚政治宗教团体Mungiki关联的人。

肯亚广播电台CapitalFM也刊登由Bernard Momanyi撰写的Bantu死讯报导:

Mwaur在周日夜间辞世,但他许多朋友和他之前在奈洛比大学的学生都说,他们周一下午才得知这个消息。

一名曾在奈洛比大学就读的学生说:“我不敢相信Mwaura博士已经辞世,他是一位这么好的老师。他两年前曾教过我。

各种網絡空间内的评论显示,许多人显然都还无法接受这个悲剧。

Incognito在首府新闻(Capital News)的网站发表以下评论(2009年4月28日早上8时57分):

我仍无法相信Bantu真的已经辞世,我的心碎了,因为Bantu是最罕见的一种人,拥有自由徜徉于世界的奔放心灵,触动许多人的心。我们都该得知真相。Bantu,愿上帝让你的灵魂永远安息,你将被世人怀念,并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Bantu Mwaura曾在圣劳伦斯大学担任兼任教职员,该大学已为他设立纪念网页,供所有人表达吊唁之意。

的确,肯亚失去了一位能够增添文学色彩、并使人权平台和学术殿堂蓬荜生辉的伟大心灵导师。

以下为Bantu创作的一首诗。

政客

这只驴子是政客,
它不在乎、
并踹它的主人,
即投票支持他的人民!
他努力自所有交易中收取回扣,
代价却是他的主人,选民。
政客就是驴子,
他不在乎。

这位政客是只螳螂,
它举起双手祈祷并挑逗以求偶!
一旦吸取的生命的汁液后,
便大啖伴侣。
这只螳螂就是政客。

(*所有诗作版权归作者所有)

Banta身故后留下太太Susan Bantu和两位女儿,包括Makeba 和Mekatilili 。Makeba 的名字是为了向已故的南非女歌唱家 Miriam Makeba 致敬,Mekatilili则是为了纪念20世纪初,领导 Giriama族,抵抗英军侵略的肯亚女英雄。

校对:jessieciel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