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孟加拉国:山区人权问题引起网友抗议

尽管人数不及孟加拉国人,孟加拉国仍有将近一百万原住民,主要居住在吉大港山区。经年累月下来他们已经成了弱势的少数民族。

在一九七零和八零年代,政府将游民重新安置在孟加拉国的三个山区,引起原住民的反抗及暴动,也使这些原本是观光区的地方成了军事保护区。

数十年来孟加拉国的移居者和士兵一再被指责侵犯少数民族部落的人权,而和平力量等原住民反抗团体也有类似行为,包括屠杀没有武装的孟加拉国移居者。一九九七年与和平力量之间的和平协议,赋予原住民有限自治权而遏止了暴力,但问题并没有解决。

Settlements in the hills. Image by Flickr user Nurulamin Russel (CC BY-NC-ND 2.0).

山地居住区。图片来自Flickr 用户Nurulamin Russel(CC BY-NC-ND 2.0)。

最近种族间的暴力冲突再次发生。据新闻媒体报导,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星期日在蓝姆迦有四名孟加拉国移居者被杀,五十人受伤。一份国际特赦组织的声明表示:

最新一波紧张情势自四月十四日开始,孟加拉国东南部哈格拉恰里区,有一群孟加拉国移居者占据了一块朱马祖传土地,试图在此种植作物。在四月十七日三名移居者据传被朱马人杀害之后,移居者劫掠了附近的原住民村落,伤害居民并焚毁至少六十栋房屋。

原住民表示他们将移居者的行为通知了当地政府 —— 包括此处驻有重兵的军队,但是他们都没有反应。

主流媒体上很少听到原住民的声音,但在網絡上 —— 博客和脸书上 —— 他们找到了传达声音的平台。在脸书群组吉大港丘陵之声中大家一直很疑惑,为什么新闻只有报导孟加拉国移居者的死伤。Radhamon写道:

新闻被过滤了,媒体则带有偏见。他们没有说谎,但也没有告诉大家真相。

新成立的吉大港丘陵新闻更新博客提出疑问:

孟加拉国主流媒体上充满对于蓝姆迦事件的偏颇新闻。记者试着保持客观,但是所有的新闻稿在发布前都会被安全部队过滤,所以大众无法知道真正的情形。若是读孟加拉国的报纸,会看到死伤的孟加拉国移居者的新闻与照片。他们怎么从来都不敢登受伤的原住民照片?

博客兼记者Biplob Rahman在孟加拉国原住民博客中写道:

试过自己收集新闻的人都会发现,虽然死伤的大多是孟加拉国人,但他们是先动手攻击的一方,而原住民以他们仅有的方法抵抗。不仅如此,造成暴力冲突的土地纠纷,也是因移居者抢夺当地原住民马尔马人的土地所引起的。

不闻之声博客张贴了主流媒体的新闻综述,以及通过电子邮件取得的新闻和影像。

另一个博客CHTBD.Net报导,被焚毁的房屋数目是九十五栋,有四名原住民确认失踪。Polen Chakma在访问中描述自己四月十七日如何逃过一劫。

Anandi Kalyan引用她的朋友在脸书上的讯息,描述这些事件如何累积原住民对孟加拉国人的仇恨:

数十年来山区一直不平静。别管媒体上的数据,我从个人管道瞭解到的是,我的原住民朋友们都是某种形式的受害者。当我去班达班、兰 加马蒂、代格纳夫、考克斯巴札这些地方,我看到许多企业和聚落都属孟加拉国人所有,在那些地方的原住民被逼入困境。山区再度陷入动荡,而我们看到的是孟加拉国 移居者被攻击的报导。对原住民的压迫则被遮掩。

从和原住民朋友的谈话中可以发现,我们一心夺取土地使仇恨渐渐在他们内心成形。我有个不关心政治的朋友也开始考虑采取武装反抗。

我们不该只把吉大港山区当作很棒的观光区。我们有考虑到当地原住民的福利吗?

An indigenous family in the Chittagong Hill Tracts. Image by Flickr by Jonas in China (CC BY-NC-SA 2.0).

吉大港山区原住民家庭。照片来自Flickr用户Jonas in China(CC BY-NC-SA 2.0)。

博客兼记者Arif Jebtik写道

有些时候公民社会必须站出来勇敢地说出真相,现在山区的情况正需要我们这样做。山是属于山地人民的,不能强加政治学的逻辑来掩盖 真相。政客将孟加拉国游民安置在这些山里,必须帮他们建立居住区,派遣军队保护他们的安全,问题就产生了。我们同时将孟加拉国游民、维安部队、当然还有原住民 置于危险之中。

解决所有山区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撤走孟加拉国移居者。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