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印度:对农药安杀蕃的论辩

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斯德哥尔摩会议中,有关农药安杀蕃(EndoSulfan)的论辩愈演愈烈,印度南部的喀拉拉邦(Kerala)民众也透过網絡和街头向政府施压,希望能禁用这种农药。

喀拉拉邦的Kasargod地区最近活在梦魇之中,部分民众因为误用这种农药而深受其害,網絡论坛上也出现众多鼓吹“禁用安杀蕃”的海报及讨论内容。

终点,照片来自Thulasi Kakkat,经许可后使用

摄影博客Thulasi Kakkat张贴一张题为“终点”的照片,提到一名年仅十岁的受害者,因为Kasargod地区一座腰果园使用安杀蕃后的副作用而死。

公民记者Harish Madiyan大力主张禁用安杀蕃,不断透过Google Buzz功能,转播斯德哥尔摩会议动态:

喀拉拉邦政府目前禁用安杀蕃,但当地却有一座厂房,生产1600立方公吨的安杀蕃,该怎么办?制造厂将有害废弃物排入邻近河川,且污染管制局已发出22张警告。

尽管世界多数国家都支持禁用安杀蕃,印度政府却反对禁令,生产这种农药的Excel公司有两名高层是印度政府代表。

相关论辩总是挑起许多情绪,例如张贴许多残障受害者的惊人照片,会让人想起核武攻击,以及多数受影响者均为孩童,不过也有少数人希望传达不同观点。

Physel Pollil提到,为何印度政府不愿直接禁用这种农药:

为何印度支持安杀蕃?答案很简单,这是印度农民手中最有效的农药,而且由印度制造及出口。

对于Kasargod地区的安杀蕃受害者,印度政府只有一个问题,自1980年起,这项农药普遍用在印度许多地区,为何众多受害者都集中在这个区域?我们必须进行详细调查,才能验证受害者所言,但印度身为会议中唯一安杀蕃支持者,显然很难以寡敌众。

K.P Sukumaran指出

有谁研究过Kasargod地区的受害者吗?只有欧盟赞助的一个非政府组曾进行调查,让一切看来很可疑,没有任何印度政府认可的机构有此结论,我们必须瞭解当地发生什么情况,而非怪罪安杀蕃造成种种问题,有些人为了自己利用无助受害者,这也是种恶行。

至少到上个星期,喀拉拉邦现任首长V.S Achuthandan(印度共产党员)带领一大群志工,以一日禁食要求禁用安杀蕃;该党亦在4月29日于当地发起罢工,继续向印度政府施压。

本文于撰稿之时,斯德哥尔摩会议已决定全球禁用安杀蕃,不过专家表示,禁令尚需五年才能落实,但对于未来数十年都会存在于Kasargod地区的毒素及受害者,这个答案无法解决问题。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