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加坡:社会媒体与年轻选民

在即将举行的新加坡大选中,年轻人将是重要选票来源,因此各政党相当积极进行網絡竞选活动。

人民行动党”自1959年执政至今,此次可能会碰上多个在野政党强烈挑战。前次大选是在2006年举行。

以下是ahmad所制作的集会场所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上查看Singapore GE 2011 Rally Venues

Aaron Koh解释,为何“Foursquare”手机功能对竞选造势活动如此重要。

在竞选活动起跑第一天,劳工党选民最常使用Foursquare功能。

为何这项功能如此重要?因为他们一定都使用智慧型手机,换言之,这是他们的重要资讯来源。

此次国会87席中,共有82席要改选,许多年轻选民意向尚未决定,各政党自然必须思考網絡策略,才能够向选民传达讯息,甚至为五年后的下届大选做准备。

届时重点并非新闻讯息来源,而是取得讯息的方式。

Yawning Bread分析主流媒体如何报导竞选活动:

在今日世界里,手机镜头无所不在,还有诸多传播速度更甚博客的管道,例如Twitter、Facebook等,传统编辑原则已不适用。

若报纸不刊登某些照片,其他媒体也不会错过,造成报纸公信力受损。

数位原生代这个族群普遍倾向于排斥主流媒体,但仍不能忽视它们。

今日报纸或许已不能为了执政党,而刻意扭曲或偏颇报导,不过仍有许多细微的手法,能让议题对执政党有利。

因此真正不偏不倚的主流媒体还是很重要,所以才要继续监督主流媒体的行为。

Flaneurose则依据人口普查资料,判断青年选票的重要性:

我不是专家,也没有神秘力量去解读民众感受,但我手中拥有人口普查数据,也相信年轻人更可能希望改变,而年长者较倾向于现状。

2000年属于40岁以上的新加坡人口,如今起码已50岁,无论在哪个区域,因为死亡率影响,他们所占的人口比例势必比以往更小;反观2000年属于10至19岁的人口,今日年龄为20至29岁,已为合格选民。

在多数选区内,年轻选民所占的人口比例都比2000年更高。

Aaron Ng觉得年轻世代无法预测、难以取悦:

可是Y世代新加坡人已是不同族群,他们在政治上更难以取悦,这群人普遍教育程度较高、思维较为独立,相较于上一代对政府要求更多,经济繁荣并不足够,且与父母相比,Y世代民众对经济荣景的定义可能也有所不同。

在社会与政治方面,Y世代新加坡人与父母不同,不想再将一切都交由人民行动党决定,新加坡自1959年摆脱英国独立后,便由该党执政至今;網絡伴随着这些年轻人成长,故他们在網絡平台上的意见也清楚明白。

年轻选民可能也比父母更难以预测,政治人物必须思考,用什么内容才能吸引Y世代注意、如何让他们有共鸣,当然该如何获得他们的选票,因为未来选举里,年轻选民只会愈来愈多。

Ow Shi Hong对年轻人的政治教育感到忧心:

我很好奇,新加坡孩童与青少年是否对政治漠不关心,或者是可得资讯不足,我怀疑他们在政治方面是否受到忽视,只能透过聊天、报纸、博客等非正式管道认识政治,光是想像小学生会如何回答“何谓政治?”这个问题,就令我发抖。

The Satay Club简述竞选活动第一周的情况:

选战一开始就很热闹,五个政党分别举办集会,劳工党在后港的活动群众人数最多,估计有六、七万人出席。

成立不久的改革党则在西岸集选区首次举办竞选活动,人数也算可观,估计有五千至八千人。

人民党则选择在白沙—榜鹅集选区起跑,这里是副总理张志贤的大本营;NSP与SDP两党则分别在马林百列集选区和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造势。

虽然在野的劳工党场合规模最大,但不保证会拿到更多票,Singapore Election Watch解释

这是我在4月29日前往劳工党活动现场的感受,我和在场民众交流,但结果令人忧心,在这六人之中,两人将投票支持执政党、三人尚未决定,还有一人想要投废票,令人惊讶,但却是事实。

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Logos…对于在野党候选人演说的看法是:

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内容,在于他们强调要提供合适的居住、经济及环保条件,让国民愿意生儿育女,但住宅及经济负担太重,工作时间又太长,就难以照顾及养育下一代,如此国家前途更加堪虑。

The Online CitizenSingapore PoliticsDarren Soh等网站都有竞选活动照片。

全球之声亦推荐以下选举相关网站:Singapore General Election PortalThe Singapore DailySingapore SurfGE 2011 Media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