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韩国:用Twitter鼓励青年投票

韩国于4月27日举行期中选举,结果执政的大国党惨败,反映出民心思变,在许多人眼中,也象征Twitter在政坛拥有的力量;选举期间,许多年轻且立场进步的Twitter用户纷纷上传“投票证明照”,除了强调自己有投票之外,也鼓励他人参与。

照片来自Twitter用户@mizry,张贴于Wiki Tree网站,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由于此次并非总统大选或国会大幅改选,原本外界并未期待年轻选民造成影响,期中选举平均投票率常只有三成左右,在某些地区更低,且20岁至40岁的年轻选民向来兴趣缺缺,但今年却有不同。

大学生Lee Boo-hyun(@Bohyun422)也上传确认投票的照片

庆祝拥有投票权

自4月27日早上开始,年轻选民便在投票所外冒雨排队,Twitter网站则出现众多照片连结,民众纷纷拍下自己拿着投票通知或选民登记表的模样。

还有些人则选择另一种场景,在指引投票所方向的告示牌前留影;还有一种热门照片,则是在拇指或手掌上,盖上圈票专门的印章;有些过度热情的民众更加夸张,竟违法在投票所内摄影,可能得因此缴罚款。

知名Twitter用户此次发挥影响力,鼓励年轻人出门投票,国内畅销作家Lee Oi-soo在Twitter网站即相当活跃,共有739469人追踪他的讯息,他也分享自己的投票证明照。

@oisoo在投票所旁的投票证明照,张贴于Wiki Tree网站,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此次在Twitter网站发起的投票运动中,并未支持特定政党或人士,只是鼓励年轻选民参与选举,最后这次期中选举投票率将近四成,超过许多人预期,比2000年以来的平均值高出近7%。

期中选举投票率之所以特别低,其中一项原因在于投票日当天并未放假,韩国一则报导估算,普通上班族若要投票,大约早上五点半就得起床、六点半要到投票所,才能在七点去上班。

执政党挫败

立场保守的执政党“大国党”在此次选举中,有位候选人输得特别惨,嚴基永(Ohm Ki-young)过去是MBC电视台知名新闻主播,韩国许多民众向来认为他在电视上的立场比较进步,此次却加入保守的大国党,让不少人批评他投机。

Sun Dae-in(@kennedian3)是知名Twitter用户,共有3.75万人追踪他的消息,他也是金光洙(Kim Kwang-su)经济研究院助理院长,他在4月28日早上以胜利口吻发出一则讯息

在这次选举中,我再次体会到Twitter与社会媒体的强大力量,嚴基永这位候选人的本质有多么糟糕,就是透过社会媒体而声名远播;因为人们在Twitter网站发起投票运动,让投票率能够提高,社会媒体让涓滴成流、汇聚成川。

他也论及嚴基永败选一事:

在这场选举中,嚴基永败选的意义比地方首长崔文洵(Choi Moon-soon)胜选更大,反映出投机政客为了掌控媒体,完全臣服于权力之下,而人民也用选票做出评断,虽然这位候选人隐身于形象背后,但人们还是因为 一连串选举舞弊和他个人无能,决定让他败选…这都是社会媒体造就的成功。

这位博客后来提及,超过百人都提供自己的投票证明照给他。

Lee Mi-ah表示,这场期中选举是个里程碑,突显传统媒体与社会媒体报导落差日增。

我从没看过在一场选举里,主流媒体与社会媒体的内容及观点差距如此大,电视与报纸引发民众强烈情绪、企图模糊真相、低估贪污案件严重程度,反观社会媒体用户采取另一态度,拍摄“投票证明照”,这世界真的改变了。

这项Twitter运动的新概念也遭到国家选举委员会警告,选委会对于Twitter网站上的自愿行动并不熟悉。

自由记者兼米酒店老板Lee Yo-yong在Twitter上约有5000人追踪他的消息,她表示自己接到官员关切电话:

选委会打电话给我,问我“你发起鼓励投票活动,动机是什么?你有什么意图?是否与任何政党有关”,还问我“Wol-hyang党是什么?”

Wol-hyang其实是她的米酒店名称,这个问题也反映出执政党对于这个现象有多陌生,在韩国網絡圈之中,“党”这个字已不再只有政治意涵,任何兴趣或思维相同的人聚集起来,都可以称为“党”,许多人也在Twitter上回应,认为执政党的社会媒体方针非常需要更新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