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南韩:搜寻引擎龙头争霸战

正当南韩最大的搜寻引擎“Naver”对Google提出反竞争法控诉之际,南韩网友也开始反观国内几家網絡公司的作为。南韩最主要的入口网站Naver近来饱受舆论批评,专家指控Naver垄断韩国的搜寻引擎市场,并且会监视、审查網絡上的资讯。

Google带来压力?

2011年四月十五日,南韩两大搜寻引擎公司Naver (NHN) 及Daum, 向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Korean Fair Trade Commission)对Google提出控诉,他们指控Google向Android手机制造商施压,禁止在手机上安装其他竞争对手的搜寻引擎及应用软 体,Google十八日则出面澄清,表示Android手机使用者及制造商拥有完全的安装选择自由。

Naver and Google's mobile applications. Image by author.

Naver与Google的手机应用软体。图像由作者提供。

Naver的员工在接受当地报社采 访时指出[韩文],一旦手机制造商选择安装其他搜寻引擎,Google就会仗着自己在资讯科技界的力量,刻意拖延所谓的相容性测试套件 (compatibility test suite, CTS)阶段,而制造商必须要先通过CTS才能获得Google应用程式的授权。

南韩手机市场,Google拥有百分之二十的市占率,但固网搜寻却只占百分之二;反观Naver和Daum两家共占将近百分之九十(光Naver就超过百分之七十)。

然而,一向挺自己人的韩国民众,却将矛头指向Naver,认为Naver不仅独占资讯科技产业,更操控韩国媒体产业。

搜寻引擎公司掌控媒体

Naver搜寻引擎上的新闻網絡点阅率很高,庞大的流量足以改变韩国的媒体业。

南韩網絡新闻网Wiki Tree表示[韩文], 由于大部分人都是在Naver浏览新闻内容,因此不少媒体公司坦承必须使用更煽动性的新闻标题。

为了要在Naver上争取更多点阅率,赚取广告收入,媒体公司会在新闻页面上张贴各种低俗的动画广告,例如:补充食品制造商的裸露照片广告或牙医诊所那些有碍观瞻的图片。

Sample of Internet news adverts. Captured from local newspaper outlet Hankooki.com. Criticism of Hankook newspaper not intended.

網絡新闻的广告范例。图片来自当地新闻网站Hankooki.com,不包含Hankook报社言论。

博客Havnpark在一篇名为“我们要如何了解Naver的势力?”网志写道[韩文]:

“韩国的入口网站被两家網絡巨头垄断:Naver及Daum。 […]随着上传到Naver的资讯越来越多, Naver已经不仅仅扮演中间人的角色,而是成了审查、编辑这些资讯的管理者。[…] Naver已经伸出那只‘无形的手’了。” “目前引发争议的症结点是Naver的搜寻引擎方向改变[…],有些媒体公司的新闻无法在该搜寻引擎中找到,也因此让不少人质疑Naver的动机。”

Naver“无形的手”

Naver上星期在博客及推特遭到严重抨击,因为Naver试图将一家具代表性的媒体平台“人民之声(Voice of People (VOP))[韩文]”从搜寻引擎的新闻播放名单上剔除,VOP在韩国新闻产业一直都颇富盛名,还名列2010年的最佳網絡新闻媒体,因此,民众都对Naver的决策都感到不解。

Yu Chang-seon (@changseon) 在广播界曾有几十年的工作经验,现为一人媒体网站的记者。他在推特上说[韩文]:

“人民之声又再度成了Naver網絡新闻名单的遗珠,不管人民之声的新闻品质还是流量,都在水准之上,Naver的决定真的很不公,到底是因为人民之声的不少新闻都涉及反政府言论,还是只是因为它的名字?”

[备注:人民之声的“人民(민중')”在韩文中有政治意味,通常是在“一群人”发起运动或抗议的情境下才会使用这个词,和中性辞汇“人民”不一样。]

但目前尚不能百分之百确定Naver会因为VOP 的政治立场而审查它的新闻,因为还有许多其他更激进、更常言辞犀利地批判政府的新闻媒体如:Kyunghyang, Ohmynews 和 Pressian也都能和保守派的媒体一起被Naver列入網絡新闻名单。

博客Photohistory 则替Naver抱不平[韩文],说那些愤怒的网友都只看到整个事件的表面:

“我本来也是忿忿不平,还向Naver顾客服务中心询问,得到的答覆是,VOP会重复发布同样的新闻,此举会造成其他新闻媒体的文章曝光率下降,因此Naver就请VOP改善,但迟迟没有等到VOP的回覆和调整,最后就只好把VOP从新闻名单中移除。”

然而,无庸置疑地是,普遍认为Naver已经开始将势力范围延伸到新闻产业,博客Yoizu公开VOP 的编辑经理金东炫(Kim Dong-hyun)的email [韩文],来证明这个说法:

“我不认为短期内Naver会将VOP移除,但很明显,只要Naver出手,就可以轻易地把任何内容移除,如果我们无法在Naver的搜寻引擎上找到VOP的新闻,那Naver的做法实在有失恰当。”

无立足之地?

韩国资讯科技圈内人都认为Naver是“五十步笑百步”,Naver过去也曾经积极拢络網絡新兴产业公司,像是小规模的网购公司、房地产还有地图服务等,社群媒体及品牌市场行销专家李章宇(Lee Jang-woo) (@leejangwoo) 在推特上说[韩文]:

“Naver几天前向公平贸易委员会控诉Google垄断,此举是否合理?毕竟Naver是韩国最大的搜寻引擎公司,会只因为手机網絡搜寻的市占率,就提告韩国搜寻引擎第三大的Google?其他韩国公司怎么信服?”

韩国人很早就能在Google上搜到关于Naver的资料。韩国博客Bloter上一篇文章名称就叫“五十步笑百步”,内容指出Google的CTS过程迫使手机制造商不得不安装Google的应用程式,但却没有提到Naver曾经向资讯科技业的小公司施压。

Kunoo (@peilkai)在推特上发言[韩文],因为网友及广告商过度依赖Naver,才会产生这些问题:

“Naver向政府检举Google引发许多争议,要解决这些问题,不只是Naver本身需要改进,使用者及广告商也该扪心自问,他们是否能接受没有Naver这个入口网站?”

国际IT产业品牌常常吃到韩国人民及政府的闭门羹,2011年一月,Google也曾卷入另一起反公平竞争法案件,韩国警政署表示,Google提供的街景地图服务有非法搜集个人隐私资料的嫌疑。

脸书在2010年十二月也曾遭到韩国传播通讯委员会点名,因为脸书没有先征询使用者许可,就直接取得他们的个人资料,违反韩国隐私法。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