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乌克兰:讨论国内媒体现况

联合国将5月3日订为“世界媒体自由日”,藉此促进世界各地重视媒体自由。

一如许多国家,乌克兰记者也在这一天宣布国内“自由媒体之敌”,今年“大众资讯研究所”与“乌克兰独媒体工会”公布的名单中,将总统亚努柯维奇(Victor Yanukovych)与总理阿萨洛夫(Mykola Azarov)列为黑名单之首。总统之所以会入选,与他有关的事件中,包括“1+1”电视频道在他就职百日原订的批判报导消失、禁止《Vechirni Visti》报纸记者拍摄总统车队,以及亚努柯维奇和俄罗斯总统梅德维德夫(Dmitry Medvedev)召开共同记者会时,不允许记者发问。

“世界媒体自由日”也让许多人讨论乌克兰媒体现况,以及国内媒体自由受到限缩的原因。

记者Serhiy Leshchenko在Ukrayinska Pravda博客中,提到乌克兰官方“记者日”与“世界媒体自由日”之间的差异:

乌克兰刻意设立“记者日”,定于6月6日,当初由官员提议、由总统下令实施,[…]而在此之前,多位国会议员和政府官员也打算提出,属于他们的“专业纪念日”,显得格外讽刺,最突兀之处在于,政府颁发多个奖项给忠诚的媒体代表,以兹“奖励”。

这就好像是屠夫在“牛肉日”恭贺牛只一样。

全球正常世界真正的“记者日”订于5月3日,亦即“世界媒体自由日”,记者在这个日子不会庆祝任何事,而会怀念受谋杀的同事、记住干预工作的政治人物,也批判箝制言论的政府。

Zoryana Byndas是網絡报《Pohlyad》主编,对乌克兰媒体界的媒体自由抱持怀疑态度

我最近与未来可能合作的广告商会面,讨论他的服务内容、如何呈现给读者,也澄清各项细节;在会议尾声,他问及網絡报 《Pohlyad》的老板,我回答一切都详载于网站上,广告商轻笑后说,“我知道这里是你负责,但这是谁的资金?来自哪个政党?”我又再说明一次,他开始 变得紧张,询问这个人如何能资助这份網絡报,还同时拥有一家电视频道,也提及这家报纸长期报导特定政党的活动,代表该政党掌控这个媒体。广告商认为光是靠 我和我的朋友,一小群热心人士不会经营一家網絡报纸,因为此类媒体只是为了在大众面前美化某些人、丑化其他人。

我心想,“嗯,他说得没错”,独立媒体至今仍前所未见,纵然还存在,外界也会想问,这有何目的?

在乌克兰政治社群网站Politiko.ua上,Serhiy Trehubenko批判国内媒体,认为媒体自由在乌克兰根本不够:

乌克兰媒体功能和前苏联时代相同,表面上支持社会发展,但结果显示却比共产时期更糟。

在文明国家里,有些事已理所当然,但在后苏联国家里,却仍需要讨论,我国媒体自由不足,我们需要有智慧、负责任的媒体,除了能详实说明事件,亦能建议改进方式。

Viktoriya Yadoshchuk则在Vikna.if.ua说明,为何“世界媒体自由日”在乌克兰不该徒具形式:

自从橘色革命之后,乌克兰社会因为媒体而走向民主,但这还不够,因为乌克兰尚未获得完整的媒体自由,而且自亚努柯维奇就任总统,监督组织“自由之家”认为,国内言论自由不进反退。[…]

如我们所见,情况相当危急,乌克兰人民再度深怕说出事实,担心小命不保,社会必须处理这项问题,若全国团结说出真相,就能够撼动政府,促进官员重新思考自己的行为;我们要放下恐惧与疑虑,保持坦诚态度,不让当权者摧毁自由、选择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等重要价值!

在“世界媒体自由日”之前,“自由之家”组织发表报告,突显乌克兰媒体自由持续恶化,国内不少博客及Twitter用户都转载这则消息;今年初,该组织亦将乌克兰的自由程度从“自由”调降为部分自由。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