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古巴:“警方暴行”或“自然死亡”?

更新消息

2011年5月11日上午9点15分讯Babalu依据一份医院报告推测:

几个月前,索托曾接受健康检查,在报告中罗列的种种疾病之中,并不包括胰脏炎,换言之,导致死亡的胰脏炎为突然发生,很可能出自于古巴国安人员暴力攻击。

这位博客亦指出,“古巴在野阵营与异议人士要求国际社会调查索托之死”,而Pedazos de la Isla注意到:

索托于5月8日死亡后,古巴掌权者发动另一波迫害异议人士行动。

更新消息结束,以下为原文

古巴部落客持續抗議異議份子索托(Juan Wilfredo Soto)身亡一事,尤其是因為官方聲明稿中,指稱綽號「學生」的索托為「自然死亡」。

Uncommon Sense聽聞古巴官方立場後嘲諷:

這當然可能是事實,因為在卡斯楚(Fidel Castro)主政下的古巴,警方毆打異議份子非常自然。

他的語氣之後轉為嚴肅:

但勇於出面的目擊者所言,卻與官方說法相悖,政府立場禁不起真相考驗。

例如Mario Lleonart Barroso便表示,索托在遭到攻擊後、再度入院前,兩人曾經交談。

這位部落客另提到,還有「其他目擊者也願意出面作證,冒著自己的生命危險,也要將索托真正死因公諸於世」,而且「若至7月26日,獨裁政府都未詳細調查事件經過,多位異議份子也準備絕食抗議」,據稱有位異議人士已開始絕食。

民間與政府對索托之死的說法相當矛盾,當地民眾堅稱索托曾遭警員毆打,官員則強調是「急性胰腺炎…導致多重器官衰竭」,並認為民眾指控警方施暴,根本是種「『抹黑行為』,企圖打擊古巴革命」。

Babalu並不接受官方說法:

政府顯然覺得,遭國安單位惡意暴力攻擊,在古巴屬於自然死因。

他也特別批評另一篇文章

我們又見到有「古巴專家」怪罪受害者、放過加害人,指稱索托身亡並非因為古巴安全人員毆打致死,而是因為索托「拒絕安全人員要求他離開現場」。

Pedazos de la Isla則想到索托的母親,「必須得面對這項殘忍現實,因為兒子選擇捍衛人權,但此舉在古巴卻是非法行為,導致母子天人永隔」,他接著質疑古巴政府的立場:

有件事很明確,政府的反應充滿恐懼,很快證實一切都是謊言,我們只能等著看,觀察國際媒體是否會覆述古巴政府創造的荒謬言論,去年社運份子Orlando Zapata絕食身亡後,許多國際媒體就曾出現這種現象。

Octavo Cerco提出個人觀感:

我對索托的最後印象,就是和他一同在Santa Clara東奔西跑,只希望獲得主教許可,讓Padre Dominico遠渡重洋來到古巴後,能夠在會客時間內,見到躺在加護病房的Guillermo Fariñas。

但我看著Penultimos Dias網站轉載的索托照片,卻完全認不得他,一定是因為我不願接受警方毆打他至死,一定是因為我不願承認,恐懼時刻已降臨這座島嶼,我自問,過去曾有多少索托?未來又會有多少索托?他坐在公園裡,令人無法置信的罪行不斷落在他身上,那是五十年警察逍遙法外累積的巨大重量。

她最後將古巴警方形容為「下流的無名面孔」:

長期以來,人們對他們的恐懼更甚小偷、騙子與罪犯,「叫警察來」已成為最後不得不然的下下策,因為正義並未隨之而來,因為他們並非前來保護我們,而是用一切代價掌控我們。

本文縮圖來自於Flickr用戶quinn.anya,依據創用CC BY-SA 2.0授權使用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