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奈及利亚:社会媒体与2011大选

全球之声:谁是Tolu Ogunlesi,以下简称TO)?(@toluogunlesi)(除了那位在NEXT报发表辛辣言词的专栏作者以外)

Tolu Ogunlesi:药剂师,记者,摄影师,社会網絡使用者,诗人和科幻小说家。除了列出这些枯燥的事实,我不确定还能怎样描述自己。我想这该由其他人来评断。

全球之声:奈及利亚2011大选是如何突然在推特跟脸书上变成热门话题,人人分享起评论跟资讯?

TO:我想是因为使用社会網絡已成为越来越多奈及利亚民众生活中的重要部分(估计有200万名奈及利亚民众使用 facebook;虽然就总人口数而言只是一小撮人),但即将到来的大选绝对少不了运用facebook与Twitter。同时,像是总统强纳森 (Jonathan)决定加入脸书,也有助于这股使用社会網絡的风潮。对一个长期被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所统治的国家而言,发现我们能跟总统在facebook上“互动”实在是件令人惊讶与出乎意料的事。

全球之声:社会媒体在这次竞选过程中是否开辟了新的空间?

Tolu Ogunlesi. Photo courtesy of Ifeyinwa Uzowulu.

Tolu Ogunlesi,感谢Ifeyinwa Uzowulu提供照片。

TO:无庸置疑地。Jonathan总统选择在同天早晨于facebook宣布他竞选连任便抢了在阿布贾宣布参选总统的IBB[Ibrahim Babangida]的风采。Ibrahim Babangida推出一支YouTube竞选影片,并有一位侍从宣称他早已是热衷于facebook的使用者。

全球之声:社会媒体在选民选择候选人方面扮演什么角色?特别是关于总统参选人们大量的线上民调

TO:我们必须认知到只有少数奈及利亚民众使用社会網絡。然而我并不是要贬抑社会網絡对线上民众的效益,只是指出线上民调或许不是对竞选潜力的公平测量,想想看线上民调的受访者很可能是年轻人,并可合理推测为受过教育与中产阶级–这些特质并不能准确的代表总投票人口。

全球之声:多数奈及利亚民众仍旧仰赖传统媒介(特别是收音机)获取选举新闻。你认为社会媒体可不可能进一步打败传统媒介成为奈及利亚选举资讯的主要来源?

TO:我不认为传统媒介与新媒介之间属于竞争关系。我更有兴趣观察的是传统媒介与新媒介相互汇整、连结与强化的方式。我有兴趣研 究推文与黑莓讯息如何跃上广播电台并成为潜在的新闻来源(例如路况报导)。Piers Morgan 近日推文说他是从Twitter上得知宾拉登的死讯(据他说是一篇“随机推文”)。然后他提出了一个有关 “主要”新闻来源的有趣问题。

全球之声:在奈及利亚,意见领袖们往往也是投票行为的主要代理人。新媒介是否有机会进一步影响草根投票者?

TO:这个嘛,一方面我们需要更具文化与良好教育的民众之后才能看到这种真正的直接影响力。另一方面,新媒介可以透过传统媒介(收音机、电视)影响草根投票者,一如我刚以路况报导为例所作的解释。

全球之声:在众多新媒介中哪一种对奈及利亚2011年大选决策最具影响力?Twitter、Facebook、Blogs、LinkedIn等等,以及理由何在?

TO:我手上并没有统计数据,所以很难判断。其次,我偏好Twitter,因此也许不是这个问题最中立的裁判。不过,我认为Twitter的管理避免了许多Facebook 的杂讯,而诸如热门标签与主题追踪等特质,则让解析趋势与汇整/解析有价值的讯息更加容易。

全球之声:你能预见这些奈及利亚大选網絡战士的未来吗:RSVP (Register, Select, Vote, Protect Campaign),Reclaim NaijaEiE Nigeria等等。

TO:当然。一切努力才刚开始。认为#奈及利亚已成定数将是一项错误。事实上奈及利亚正在决定中。我们需要迈向下一阶段,包括确保对我们的民选官员与政治任命人员课以责任,同时精细调整在刚结束的选举中施展的策略,以便2015年的参与更加成功。

全球之声:最后,你认为社会媒体真的影响了奈及利亚大选吗?亦或它只不过是炒作?

TO:它扮演了部分角色。它有助于激发数量可观的奈及利亚年轻人。它使选举意识看起来很酷,就像它在2008年美国大选营造的一样。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