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印度:亡者隐私何在?

印度“国家科技研究中心”一名研究员意外身亡,却再度引发人们讨论女性隐私、死者隐私、社会残存男性沙文主义等议题。该机构位于印度喀拉拉邦(Kerala),一般认为是国内较进步的地区,也常与许多已开发国家并驾齐驱,然而当地女性却仍得忍受各种犹如源于18世纪的性暴力。

事件起因为一名女性研究员在行驶的列车上失踪,之后却陈尸在邻近河中,由于她与一名男子同行,可恶的主流媒体集团Malayalam陷入疯狂,将死因调查全都导向该名男性友人,她的贞操、手机简讯、“下流情事”全都遭到公诸于世,不断羞辱这位已亡故的女子。

对于主流媒体无视亡者隐私的行径,博客全都吓得目瞪口呆。

喀拉拉邦搭乘火车的女性,照片来自Flickr用户jynxzero,依据创用CC BY-SA授权使用

Netha Hussain激动地写道

我住在喀拉拉邦,过去19年来,每天都搭乘火车及其他大众交通工具,未来也不会变,我不知道自己寿命长短,也不知道是否会遇到意 外,若我发生什么事,只希望自己不会遭遇近期事件,希望报纸头条不会写着,“女性死因存疑,警方正在检视手机简讯”,可能会有许多朋友传来“我们爱你”的 内容,届时就编造为男女关系,导致亲友受到骚扰。

“国家科技研究中心”的Sudeep KS博士撰写公开信给Malayalam集团旗下报纸《Deepika》编辑:

亲爱的《Deepika》编辑团队,

贵报今天有则消息,涉及本中心一位研究生之死,报导内引述“警界”说法,指称她与朋友(本中心电子系助理教授)过去一年同居,本人在此工作,明知此为不实,死者一直住在女性宿舍。请不要刊载如此毫无根据的煽动内容,却完全不加查证,只是在破坏这位女性死者的名誉。

记者兼博客Berly Thomas进一步说明主流媒体讨论的各种角度:

主流媒体时常提及,死者与男性友人同行,这并非世界初次有两名朋友一同出游,多数媒体强调这个论点时,也会影响其他同业的态度,但看到记者藉以诽谤当事人,还是令人惊讶。

Sreejithd询问能否求助法律保障隐私:

假若家人或我自己因不明情况死亡,是否有任何法律能维护隐私,不受外界窥探?无论是对于媒体或警方皆然,因为两者都会乐于查看个人简讯,进而侵犯我的隐私,相同情况随时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必须瞭解相关法律。

印度媒体发展仍在初期,在大量新媒体及频道丛生之时,却尚未形成合理的自制原则,以尊重民众隐私,除了法律层面之外,喀拉拉地区女性所受的性暴力与道德规范也需要深思。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