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菲律宾:政治犯的網絡狱中日记

菲律宾一名艺术家、记者兼社运人士自从遭政府拘禁后,便成立博客,记录自己的监狱体验及想法,他的亲友、其他艺术家、作家和一般民众也运用網絡,四处为他奔走,希望让他获释。

2011年2月13日,亚哥斯塔(Ericson Acosta)正准备驾驶汽艇,前往菲律宾东部岛屿萨马(Samar)的偏远乡镇圣荷黑,却遭到军方逮捕,现场人士还取笑他带着电脑去乡间,但他遭指控为地下共产运动领袖一事,却令人完全笑不出来。

前总统艾洛优(Gloria Macapagal-Arroyo)执政时期,当时共有126人未经司法程序遭到杀害,另有27人失踪,亚哥斯塔被捕时,正在为当地撰写人权报告书

军方讯问他后,以非法持有爆裂物罪名起诉,民间团体、作家、艺术家和他的亲友均严正驳斥不实,要求政府立刻无条件释放他。

亚哥斯塔目前仍监禁在萨马地区的Calbayog市监狱,人权联盟KARAPATAN指出,除了他之外,至2010年12月30日为止,菲律宾监狱内尚有353名政治犯。

起自前总统马可仕(Ferdinand Marcos)独裁时代,菲国政坛便不时出现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的运动,执政党长期骚扰、恫吓、甚至杀害批评政府的人士及社运份子,阻止他们争取缩短贫富差距及增加贫民权力。

此次要求释放亚哥斯塔的运动中,民众大量运用網絡工具,这一点与过去相当不同,相较于义大利哲学家Antonio Gramsci得等待近30年才出版《监狱手记》,亚哥斯塔的狱中日记定期刊登在acostaprisondiary.blogspot.com博客中。

其中记录许多监狱体验,例如4月13日的文章提及

我可能还没适应目前牢房环境,因此白天几乎无法动笔,闷热程度令人无法喘气,囚室里没有天花板,唯一的窗户不到一尺,旁边又是两 座从不停歇的煤炭火炉,外头噪音令人发狂,有时似乎来自青少年,有时却又像僵尸,我和另外11名囚犯挤在这个狭小空间里,让人无法专心、也无法集中注意 力。

4月17日的文章写道

对许多狱囚而言,会面与放风时间都令人无比期待。

会客室大小几乎是一般囚房的三倍,也同时做为活动空间使用,每间牢房平均都有12名囚犯,每星期都有一次可在会客室待几小时,囚犯能趁这个机会透透气,纵 然不是新鲜空气也无妨。囚室内几乎吸不到氧气,尤其在早上十点至下午三点格外明显,故犯人们都很期待每个礼拜一回的会客时间。

博客里也有亚哥斯塔在狱中的想法

在我遭到非法逮捕及羁押之前,我早已觉得自己基于种种目的和原因,和社区关系已变得疏远而模糊,为了全心投入反封建、反法西斯的集体运动,为乡村贫农及农村劳工争取权益,这是必然的结果。

脱离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其实牺牲很大…其中当然也有浪漫的成分,且身为诗人,我从未遗忘稻田与赤脚孩童的朴实画面,也从未忘记蟋蟀和乌鸦的原始叫声,不过有时在自省时刻,也会觉得自己好像脱离了诗歌。

亚哥斯塔的狱中诗作请见Ikatlong Sundang: SIPAT博客。

“释放亚哥斯塔运动”主持人除了代替他张贴狱中日记,也建立網絡连署活动与Facebook页面,本文撰写之时,已累积788人参与。

这项行动的博客freeacosta.blogspot.com中,汇整愈来愈多声明、证词及其他文章,显示活动声势仍在增强,菲律宾争取政治犯获释的路途也会继续进行下去。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