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香港:洗脑教育

香港教育局计划将爱国教育列为中小学校的必修课程。

《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课程》旨在促成“国家和谐、国民身分认同与个人间的团结一致”,帮助学生“发展对祖国的归属感”、“为国家队打气”并且“欣赏中华文化”。然而,这项计划却引发社会大众对于政治洗脑的恐惧。

“洗脑是一种国际惯例”

Hong Kong school children. Image by Flickr user wok (CC BY-NC-ND 2.0).

香港学童,照片为Flickr用户wok所有(创用CC姓名标示-非商业性-禁止改作 2.0)

就好像是自我应验的预言,中联办宣传文体部部长郝铁川于2011年5月8日在新浪微博上写道,“洗脑”在西方的教育体系里是一种惯例(作者补充:我今天发现这则讯息已被删除,以下是原文副本):

关于香港中小学的德育及国民教育,有人说是“洗脑”,只要看看美、法等西方国家这方面的制度,就会看到这种必要的“洗脑”是一种 国际惯例;有人说要培养中小学生的批判意识,但国际社会通常做法是在大学培养批判思维意识,而不是中小学;有人说德育及国民教育不要听中央政府的,但那还 叫国民教育吗?

回应郝铁川的“洗脑理论”

2011年5月9日至11日之间,郝铁川的评论由主流媒体、脸书与其他社会媒体广为报导,许多网民在郝铁川的微博留言,结果却发现多数的批 判意见都被删除。包括我自己在内,许多网民在郝铁川微博的评论权限都被封锁。下面这张萤幕截图显示了2011年5月11日那天,我无法就郝铁川的“洗脑言 论”发表意见:

尽管如此,我还是设法透过新浪搜索存取其中一些评论(批判色彩较重的言论都被新浪管理员从搜寻功能中封锁):

石孝文: 英国教育教导国民爱国,也同时从小就培养她/他们的批判精神;国民爱国,但不会盲目维国。一个人由小学开始被“洗脑”洗至大学,脑都早已残废了,只怕耶稣 重临再行神迹,也不能令脑残生出批判思维。听中央政府是爱 D 教育,而非国民教育。还望郝先生厘清思维再发言,别为争功而暴露了脑残真相。

忽悠神Johnson: 典型的不懂装懂,假如你真的懂还说得出这些说话,你更罪恶。西方的是国民公民教育并存,之所谓国民教育认同感,是基于国家历史荣辱认知,政府奉行宪政主义 下有限政府原则,对历史中立,皆因政府的组成是人民意愿。至于人之所以为人,是良知的判断,人如何立足于社会做人处事,则为公民教育。

音乐达人史丹利: 中联办宣传部长郝铁川近日透过微博发表,毫不掩饰地指出香港政府推动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就是要向学生“洗脑”,制造只臣服于党的公民。“德育及国民教育如果 不要听中央政府的,但那还叫做国民教育吗?”有香港立法会议员形容言论“赤裸得令人心惊”!…哈哈哈哈,我觉得这宣传部长够坦白,很可爱!

CLPRO: 有木有良知啊!!!你这不是在逼疯人民吗?人民爱国是由心而发,用得着你这样做么?法国人民之所以爱国皆因自由、平等、博爱,美国人民之所以爱国是因为爱 自由、包容力高,中国人民之所以不爱国,是因为腐朽的架构、失败的教育、官僚主义,醒醒吧!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不需要国民教育,国民会自然自豪!

如何对学童进行洗脑?

郝铁川脱口而出的言论就谈到这里,到底这套课程将如何在香港执行?吴志森研读了课程的谘询稿之后,就洗脑的过程提出解释:

在“我为国家队打气”这教案里,再三求同学们回忆奥运颁奬台上国旗升起国歌高奏的情景,要同学说出自己感受。然后有一个注意事项:“教师如发现学生对国家民族感情不太强烈时,不要批评,并接纳其表现,但仍请学生为此作自我反省。”如何反省呢?面壁思过?写悔过书?还有一个“我学会了唱国歌”的教案,一轮听唱国歌之后,老师要学生:“请你站起来,大声说出其中两个中华民族的精神。”然后:“请大声说出‘我为到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高兴’”。要求学生大声说出的,在这个教案中还有几次之多。

“香港独立媒体”的库斯克也指出魔鬼就在细节里,要读者更审慎地阅读这套教程。举例来说,学生虽然不必接受考试,却得通过一系列的评估:

课程文件提出了一个必须严肃讨论的评核方法:让家长评估学生、学生互相评估。他们会有一个量表,评估学生是否做到指定的标准。

一如库斯克所言,个人的感受与情绪是不可能被评估的,这种评量更可能造成学童间的相互监视:

同侪互评还可能带来另一个问题,就是学生之间互相监视。这个担忧可能有点拉远了,不过其实学生互相举报在内地学校不是什么奇怪事。香港的国民教育课评估表只要加入更多有关“体谅国家”、“维护国家领土完整”等项目,同学之间的互评就可变成互相监督了。

与国家教育体系进行抗争

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教育体系与主流媒体强加“洗脑”机制必不可免。Tommyjonk(离太郎)在“香港独立媒体”上援引香港知识份子马国明对于有机知识份子角色的看法,敦促市民应做好准备以进行意识形态的抗争

“葛兰西认为,资本主义的国家体制更扮演着教育家的角色(The State as Educator)。要重新启动社会主义革命,必须抗衡资本主义的主导意识形态,这个任务落在有机知识份子(organic intellectual)身上。葛兰西设想的有机知识份子不是在象牙塔里闭门造车的人,而是紧密跟社会上的抗争运动相呼应的。”事实上,香港教育界内仍有不少进步的有机知识份子(见管治不能的香港)。假若中央及特区政府真的不理反对锐意推行德育及国民教育必修课,我们便需要集结业界内外所有进步力量,跟庞大的国家机器大干一场!!!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