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及:我不跟随戈宁因为…

埃及網絡运动份子戈宁(Wael Ghonim),在埃及革命之初遭逮捕,抗议民众大力声援、要求政府释放戈宁,他因而扬名国际,但如今戈宁却得面临自己拥护者的批评声浪。

今天戈宁在推特上发表一连串推文,呼吁抗议民众应该把首要目标放在国家的经济发展,而非革命大事。

[阿拉伯文]:

最高军事委员会是否能带领埃及走向民主,已让革命份子产生质疑,但我们应该要明白,沉默的大众对我们这些所谓的革命者也已经失去信心,这次埃及政治危机连带影响经济,让老百姓尝尽苦头。

Egyptian blogger Wael Ghonim. Image by Flickr user yamaha_gangsta (CC BY 2.0).

埃及博客戈宁,图片来自Flicker使用者yamaha_gangsta(CC BY 2.0)

接下来的推文,他解释道[阿拉伯文]:

无论革命是否发生,埃及经济早已陷入困境,这点无庸置疑,但我们不能否认埃及暴动的确对生产力造成伤害,尤其是贫穷人口受到的波及更严重。

他进一步补充说明[阿拉伯文]:

领日薪的劳工(其人数不下于一百万)、靠观光业及房地产业维生的人、还有许多其他民众,感受不到我们对他们的需求表示关切。

戈宁总结说[阿拉伯文]:

革命的首要目标应该放在“经济发展”,因为唯有繁荣经济才能保证革命持之以恒,并且肃清埃及贪污舞弊之情。

戈宁一系列推文引发埃及推友及当地民众反弹,尽管戈宁为埃及带来偌大影响(他的推特粉丝约有156,000位),但最高军事委员会镇压示威民众,戈宁却没有为之发声,已招致不少批评,在我不跟随戈宁因为:(#UnfollowedGhonimBecause)标签页面里,可以看见推友的发言:

“我们都是萨依德(We Are All Khaled Saeed)”脸书专页点燃埃及2011年一月二十五日的革命之火,当民众发现戈宁即是该专页的发起人,他被政府释放后,英雄光芒锐不可挡。萨伊德是一名 来自亚历山卓的少年,受埃及警察毒打后身亡,如同突尼斯南部地区西迪布吉德(Sidi Bouzid)的布瓦吉吉(Mohammed Bou Azizi)之死引起当地反政府示威,萨伊德惨死激怒了埃及民众,大家因为“我们都是萨依德”而团结,受突尼斯革命激励,埃及人着手计划一场如法炮制的埃 及起义。

以下是来自埃及人及其他网友对于戈宁立场的意见。

Nourhan Ramadan [阿拉伯文]:

戈宁永远值得尊敬,我也不否定他的影响。但是他的首要目标和我们背道而驰,我不知道他到底明不明白我们现在的处境。

阿拉伯春天补充

我不跟随戈宁因为:比起人权,他似乎更关心“经济”,但他不明白只要人民有了人权,经济自然就会蓬勃发展。

Karem Said解释

我不跟随戈宁因为:除了提升ICT产业,我想他对于政治及经济改革根本一点远见都没有。

Karima Momen接着说

我不跟随戈宁因为:我听说这本书的时候,你说一生都被囚禁了,你到底要表达什么!

Amira Khalil 的留言更是一针见血:

我不跟随戈宁因为:他根本是个没有原则的人,中了“经济稳定”的操弄技俩,把一月二十五的革命全都当成过眼云烟吧!

来自巴林的Mohammed Al Daaysi推文

我不跟随戈宁因为:他已经被权力/名利迷昏头了,想到他也曾是埃及革命的“一份子”就让人不舒服。

Kuwaiti Mona Kareem补充

我不是针对“我不跟随戈宁因为…”发表意见,也没有人说不爱国,只是因为他名气大,所以应该站出来发声反对军队。

以色列的Israeli Elizabeth Tsurkov接着道

我不跟随戈宁因为:他的推文简直是陈腔滥调,而且他还刻意营造“数位2.0革命时代”的神话,还需要给这种人尊重吗

有些人则不认同这些看法。

M_Ibrahim_M表示

我跟随戈宁因为:他是个值得敬重的人,旁人都是酸葡萄心理。

Sherif El Saadani补充[阿拉伯文]:

随意谩骂别人冷漠或图谋不轨是不道德的,因为大家还不能理解他所追求的信念,所以才会有这些误解,但文明社会就是即使一个人的意见与我相左,我还能捍卫他的言论自由权。

Haisam Yehia 总结

我觉得@Ghonim 的推文很讽刺:“英明一世毁于一旦”偏偏在此时让自己名声扫地。

Chirpinator有更完整的推特回文整理列表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