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对援助人员伸出援手

日本东北大地震与海啸发生至今已逾两个月,民众若未直接受到影响,生活已逐渐回到常轨,但警方估计避难所内仍有约11万居民。

对于许多灾民而言,缺乏隐私、离乡背井、痛失至亲,都令他们身心俱疲。

Map of earthquake/tsunami evacuation centers in Japan.

日本避难所地图

Hiroshi Moriwaki说明人们遭遇的种种伤痛,并鼓励关心孩童与成人,因为这场悲剧对他们造成各种深浅不一的影响。

许多事每天在我们眼前发生,当意外或麻烦临头,我们都具备某些程度的处理能力。

但是若天灾或犯罪事件等超过“自制”程度的暴力/侵入刺激出现,我们便无法处理,除了造成强烈冲击,也会留下情感创伤。

创伤有两种,一是重大事件或灾害之后的急性创伤,二是虐待或霸凌引发的长期创伤。

其中症状包括梦魇、不断回想、头痛、胃痛、反胃等,尤其是孩童会不断想起受到惊吓的那一刻。

在此重大地震中,许多灾民面对他们平常不会经历的情绪,由于灾变就在眼前上演,又身陷在巨大灾害即将来袭的恐惧,有些人甚至目睹亲友被大浪卷走,还有些人灾后可能得前往指认亲人的遗体。

纵然多数成人能够利用过往经验或情绪克服此次感受,许多孩童心中势必会留下伤痕,许多志工也很可能需要支持,例如自卫队、警察、消防员等。

光是从各种“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便可明白只有具备专业训练的人士能够处理,且重建期间也需要长期情绪照料。

产官学界长期支持肯定非常必要。

Some patients are moved to an elementary school after the earthquake, Fukushima. Image by Natsukado, CC BY-NC-ND.

福岛发生大地震之后,医院将部分患者移往小学,照片来自Natsukado,依据创用CC BY-NC-ND授权使用

灾变发生后,许多志工与医师、护士及心理学家等专业人士都涌向灾区伸出援手,有些人提供医疗服务,也有些人只是纯粹倾听灾民的经历与心声。

由于援助人员习惯在急难时工作,长时间值勤相当常见,许多人也开始将他们的贡献视为理所当然,但大众常常遗忘,这些医护人员本身亦为灾民,也同样失去亲友或房屋。

因为如此,许多公民营中心开始教育援助人员,让他们学习抗拒工作过度,也提醒他们得先照顾自己,才能真正帮助他人。

@jishin_care藉着描述一名朋友的经验,说明医师得面对哪些身心压力,根据“地震相关心理照顾资讯”一文,虽然医师与护士接受训练时,就必须在急难时刻发挥最大力量,但在如此艰困时刻,他们最需要他人支持。

我有位医师朋友也前往灾区现场,也从他口中得知不少故事,因为工作条件如此艰困,让我对他展现的专业精神更是肃然起敬。

也因为如此,我更明白旁人声援对他的疲惫身心有多么重要,尤其是听到他怪罪自己因为资源和人力不足,无法提供适当协助,更是令我感到同情。

在“急难时刻”,外界认为援助人员应该“很坚强”、“要协助弱者”,反而忽略他们更需要照顾与支持。

为了持续处理各种伤势,以及各种情况下的苦痛,还得时时保持冷静(例如不能落泪),他们纵然犹如超人,也势必会承受各种身心压力。

他们在困难环境中执行困难任务,所以我们更要照顾与支持这些援助人员,让他们维持身心健康,才能够帮助更多灾民。

医护人员通常选择隐忍自己的苦痛,认为“自己得提供协助,绝不能示弱”,是故他们身边的亲友和组织更要充分瞭解,医护人员需要各界声援与支持。

心理学家Satoko强调,志工与专业医护人士不该觉得“灾后疲劳”是软弱的表现:

有些灾民自愿帮忙,请各位保重,不要工作过度。

生病或疲倦都很正常。

绝不是因为各位软弱!

感谢Rino Yamamoto提供日文英译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