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智利:反对为水力发电建坝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1年5月16日]

5月9日,环境评鉴委员会于智利巴塔哥尼亚的Coyhaique市开会,12名成员全由政府指派,会议中审批通过兴建Hidroaysen水力发电厂,由Endesa(西班牙、义大利合资)和Colbun(智利)两家公司合作。

这项开发案将兴建五座水坝,两座位于贝克河,三座位于帕斯库亚河,都座落在偏远的巴塔哥尼亚高原艾森地区(Aisén),预估投资额为32亿美元。

Where the Baker and Nef rivers meet. Image by Flickr user jpgarnham (CC BY-NC-ND 2.0).

贝克河与耐夫河汇流处,照片来自Flickr用户jpgarnham,依据创用CC BY-NC-ND 2.0授权使用

这段影片简介计划内容:

影片:Hidroaysen水力发电厂将在巴塔哥尼亚地区兴建与营运五座水坝,两座设于贝克河,三座设于帕斯库亚河,计算将淹没5910顷土地,相当于美 国纽约曼哈顿岛的面积;为提供能源给首都圣地牙哥及北部新矿场计划,这座电厂打算兴建3800座电塔,各60尺高,緜延2000公里,将成为全球最长电缆 线,并于Lo Prado桥连接上中央系统,贯穿全国半数区域。

会中最后投票以11人赞成、1人反对通过本案,场外气氛相当紧绷,市政府大楼前聚集上千名抗议群众。

智利新闻网站El Ciudadano指出:

尽管约11000名民众强烈反对,多个技术单位发表报告,要求调整计划内容,并批评政府四个部会无能,但中央政府与媒体公开支持开发案,最后本案在警方层层戒护下过关。

radio.uchile.cl网站提到:

此项能源计划处处令人起疑,起草法律文件时出现多项异常之处,多项改变令人惊讶,亦未经任何技术单位同意,批评者指称,两家公司有政府撑腰,不断游说要让计划强渡关山。

正反双方各有不同立场与原因,但多数民众反对这项开发案,碳足迹顾问公司@carboambiente表示:

各项網絡民调中的反对者比例:@Emol 53%、@laterceracom 66%、@nacioncl 79%、Publimetro 81%…社会态度还不够明确吗?

Bio Bio电台记者Tomas Mosciatti向CNN智利频道说明,大众为何反对兴建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uls0enMHvE&feature=player_embedded

影片:Tomas Masciatti个人认为,除了电厂无益于环境,对于他口中这项智利史上最大计划,也觉得事前考量严重不足,他指出,智利并无能源政策,且税赋、缆线系统、消费者权益亦未备妥,他也强调,智利目前并未面临严重能源危机,不需如此仓促决定。

他也提及此事的政治意涵,例如智利能源(或污染)产量高于需求,后来转卖给阿根廷;他还谈到其他问题,包括政治内部贪腐、帝国主义、垄断局面等,因 为这座电厂若开始运转,产能将占市场八成;且艾森地区居民不会因此获益,因为所有电力都会运往首都,当地民众电费费率也与他人相同,故对他们完全不公平。

许多文章亦对开发案不满,例如生态团体Verdeseo发表“巴塔哥尼亚不该有水库七大理由”;網絡社群El Quinto Poder成员Pablo Astudillo论及“开发案闯关前的七项省思”,其中简而言之:

Protest for a Patagonia Without Dams. Image by Flickr user International Rivers (CC BY-NC-SA 2.0)

反对巴塔哥尼亚地区兴建水坝抗争情形,照片来自Flickr用户International Rivers,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一,水力发电并非洁净能源。 二,发电量加倍无助于减少贫民。 三,发量量无法确保经济繁荣。 四,可选择另类可再生能源。 五,水坝不保证电价低廉。 六,政府缺乏环境政策。 七,大众对此类能源计划可能负面冲击所知不足。

至于支持理由,开发商网站指出:

一,水力发电是洁净的可再生能源。 二,可避免兴建热电厂。 三,不会损及观光。 四,为地方创造就业及整体社会责任。

Sebastian Jordana在Platforma Urbana网站上分析其中利弊,题为“Hydroaysen水力发电厂是必要之恶吗?”:

既然人人都清楚会造成什么损害,为何还要兴建?能源需求逐年递增,故供应必须随之成长,估计在十年内,智利能源产量就无法自给自 足,故必须开发新产能。批评本案者常提到另类能源时,则指称水力发电既洁净又有利可图,例如若要生产360兆瓦电力,太阳能发电需要25000公顷土地, 风力发电需要15000公顷,水力发电仅需3600公顷。

社运人士、博客、全球之声作者Felipe Cordero(@felipe_cordero)归纳出批评者的立场:

没有人说开发案生产的电力不可再生,水可以再生,洪水及缆线才是问题所在。

兴建案通过之后,社会媒体上迅速出现诸多反应,抨击政府以急就章态度处理此事,Twitter标签#nohydroaysen也在5月9日全天相当热门;全国各地亦有人号召上街抗议,El Dinamo网站估计约有上万人响应。

Carolina Santander(@carolinasantan)感叹:

基于诸多愤怒、遗憾与羞愧,社会应该把所有政治人物卖掉。

Travesia La Bermudez(@Kaxorras_Mal)指出:

因为绝大多数智利民众都不愿在巴塔哥尼亚建水坝!

女演员Leanor Varela(@leonorvarela)亦表示:

身在远方令我相当难过,此刻我好想回到智利,走上街头的各位要坚持下去!

但是抗争行动遭到智利警方以催泪瓦斯及水柱强力镇压,《El Mercurio》 报纸网站指出,光是首都便有63人遭逮捕;Cooperativa电台表示:“约有七千人在首都的‘义大利广场’集结,但警员派出三辆水车与两辆瓦斯车驱 散群众,[…]在Coyhaique市的环境评鉴委员会前亦有抗争,Concepcion、Temuco、Valparaiso、Valdivia等 地亦然,警方在Valdivia地区同样动用催泪瓦斯驱散现场500人”。El Quinto Poder的Facebook页面汇集各地抗议民众的照片及证词。

March against Hidroaysén in Santiago, Chile May 9, 2011. Image by Flickr user jorgeparedes (CC BY-NC 2.0)

5月9日智利首都反Hidroaysén水力发电厂抗争游行,照片来自Flickr用户jorgeparedes,依据创用CC BY-NC 2.0授权使用

Andres Araos(@andresaraos)提到:

义大利广场的抗争始于晚上七点,警方于七点五分便发射催泪瓦斯,完全在压抑言论自由。

政治评论员Ivonne Cubillos(@ivocubillos)写道:

义大利广场的游行队伍根本无法前进,催泪瓦斯和水柱使民众步步后退,真是可爱的民主!

El Mercurio网站报导,政治人物与媒体齐声谴责警察以武力对待抗议群众,政府亦召见警察署长,要求说明“滥用武力情形”

不过Tomas Bradanovic则发表“巴塔哥尼亚要盖水坝”一文,批评抗议活动:

人类总忍不住跟随流行,今日通讯媒介进步后,要创造风潮更加轻而易举,成为“环保人士”恰好正流行,但环境最不需要的事物,就是一大群好战份子和易于玩弄股掌间的笨蛋。

Hydroaysen水力发电厂执行副总裁Daniel Fernandez接受El Dinamo网站访问时,亦不赞同抗争人士的行为,指称民众反抗背后有阴谋,正如Barrancones表示,“一百名Twitter用户并不代表所有人”。

就抗争而言,目前只是揭开序幕,许多人主张在5月13日及23日继续走上街头,“巴塔哥尼亚无水坝”抗争活动领导人亦发起網絡连署,也会诉诸法律途径,该组织代表律师Marcelo Castillo接受Bio-Bio电台访问时,强调新战场刚开打,约有20件司法、行政与刑事诉讼皆针对水力电厂开发案。

除此之外,“绿色和平组织”在智利的负责人Matias Asun也在同一电台中,抨击国内政治人物近年来欠缺历史担当,并未认真看待环境问题。

相较于九零年代,今日社会媒体和網絡社群让民众更瞭解能源计划后果,一如Punta de Chorros地区的Barrancones计划因为社会运动而冻结,Hydroaysen水力发电厂计划如今也同样众所瞩目,资讯与讨论让人们能说出自己的感想,计划过去能轻骑过关,今日也受到各方检验。

1000 Chilean pesos bill with the phrase "Patagonia Without Dams". Image by Flickr user soy elOjo (CC BY-NC-SA 2.0)

智利纸钞一千元上写着“巴塔哥尼亚无水坝”字样,照片来自Flickr用户soy elOjo,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感谢Elizabeth Rivera协助本文英译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