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维权律师遭拘留讯问性生活

过去几个月以来,中国有上百位人权律师、社运者、作家与艺术家因为镇压茉莉花抗争而遭到逮捕或起诉。虽然其中部分人士被释放了,但他们大多对于被逮捕期间所发生的事保持缄默。如今,在被拘留三个月之后,上海律师李天天(@litiantian)在推特上打破沉默。在5月27-28日的一系列推文中,她描述国家安全警察如何扭曲她的亲密关系作为其运动的一部分,藉以在社运者与意见领袖之间煽动恐惧。

无以名状的恐惧

5月26日,天天推文说:

@litiantian: 5月24号,我出院了。谢谢大家的关心,晚了2天才上网通知大家很抱歉。看了大家对我的关心,感觉很温暖。未未的事情我在里面就知道了,很难过,希望他早日平安出来。

5月27日,她写道:

@litiantian: 能说出的恐惧还是小恐惧,不敢说的恐惧才是大恐惧,给猫说好话的老鼠一定内心受到了特大恐惧的袭击,我想很可能是这样。就像有的人会爱上让他她怕的人,可 能。人性很复杂,好在是人都想摆脱恐惧。这才是我们努力的重点,比较人与人对待恐惧的不同反应没有什么意思,可能。

@litiantian: 有时候想,人在生活中总会遇到风险,比如车祸,比如癌症,与政府较劲也会死人,但车祸,癌症,政治迫害,到底哪种风险死亡率更高呢?我们是不是对风险低的事情过于胆小,对风险大的事情过于胆大了?–

@litiantian: 我出来的时候人是飘着的,走路走不稳,身体好象没有重量不是自己的。被回新疆下飞机后给男朋友打电话才知道员警找过他好多次,还找他单位,找他哥哥姐姐, 要求他与我分手,写下分手的东西,我男朋友不写,说不行你们可以把我也关进去,就是别逼我,你们有本事把李天天毙了,我也不会写那样的东西的。

讯问性事

@litiantian: 我进去以后,他们还搜了我与男朋友住的房子。所有的东西搜了一遍。我出来才知道。还逼我男朋友看我与其他人开过房的录影,还让他哥哥姐姐。

@litiantian: 我与谁开房,估计我男朋友都不想关心的问题,员警先关心了。他们先找到男方做了笔录,录的很细,谁出的钱,谁先提议去开房,做了几次,谁先挑逗的谁,要求我说的越细越好。

@litiantian: 因为他们实在想知道开房在床上的细节,而我又有点忘了,为满足他们,我善良地说:你们实在想知道,把那些男人叫过来,我可以在你们面前再表演一遍给你们看。但他们说一定没有三级片好看,就没有允许。

@litiantian: 真不好意思把这些涉性的内容写出来,但不写心里更憋屈。虽然当时甚至是开着玩笑配合员警做那些涉性的调查笔露的,但内心还是有很深的羞辱感。像是被人拳打脚踢,我还必须笑着说打得不痛一样,无奈,无助,恐惧感还是很强。

@litiantian: 好在,我没有在员警面前掉过一滴眼泪,也没有让自己的情绪失控过。当我说你们不给我请律师,不在你们笔录上填写询问人记录人的名字,我就再不给你们笔录上 签一个名字,员警说你是想挨打吗?站起身走到了我跟前要打我,我说我也许会咬下你的耳朵或脖子,他上来就抓住了我头发,拿起餐巾纸盒要打我。

@litiantian: 员警抓着我头发拿着金属盒要打未打的时候,我马上说:真打呀,知道了,怕你们了,我配合你们,不要求什么了,你可真有男人味,吓的要我要尿裤子了。我真的 那时候就感觉必须要去卫生间了。员警继续说,在不配合就上手烤,关铁笼子,把警棍拿出来。还让看守我的人对我不要客气,该打就打。

@litiantian: 我在里面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才没有疯,快发疯的感觉也出现过七八次。–不就是没有窗吗?想想饿死的,文革死的人,我这算什么?就这样安慰自己才没有疯的。

透过性污辱煽动恐惧

@litiantian: 他们说,你的要求还真不少,一次不够还两次。我说:我不是40多岁的女人吗?不是有30岁如何,40岁如何的说法吗?再说你们上海男人就这么点事总是做不 好,在床上只要不自私,这些事情很容易做好的,因为做的不好才要第二次的呀。知道你们上海女人为什么很作吗?就是男人很笨很自私,让女人不满足[译按:该 名安全警察是上海男人]。

@litiantian: 以前的调查都是两或者三个员警,调查涉性的这次,他们要看守我的两个人也进入审讯室,一男一女,4人听着我说性事,那感觉真不舒服。他们说你的要求这样强烈,那这段时间你还不憋死,我说是呀,所以快放我出去呀。

@litiantian: 开过房的其中一人,我随便带了点新疆干果给他,连这个他们都调查了,当然他们还主要调查了我有没有与这些男人说茉莉花的事情。我说:送两带干果你们不会按性交易处理我吧。

探询社会连结

@litiantian: 员警要我写了我在网上都认识什么人,一共有不到30个吧。包括去北海认识能记住名字的。怎么认识,有什么样的来往,他们要求1,我都写到了2的详细程度。他们表示满意。特别要求我写了与未未,刘晓原,滕彪的交彪的交往情况。我也写了,一切实话实说。

@litiantian: 上飞机前员警把解除监视居住决定书给了我,顺便说你就撕掉吧,我没撕。去登机口路上我说你喜欢你的工作吗?他说要养家糊口呀。我说你真不容易。希望你保卫 的政府长命百岁,一定要长命百岁呀,否则我找你麻烦,就像你找我麻烦一样。过了检票口向他挥下手,他还在给我拍录影,留作确实送走了我的证据。

校对:Portnoy

2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