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摩洛哥:民主派运动受政府压制

今年年初,摩洛哥有一小群活跃份子在脸书发起一项活动,邀请民众于2011年二月廿日走上街头,没有人预料到这会成为一场全国性的改革运动。三个月下来,有许多场游行、静坐和集会,摩洛哥博客圈询问这场运动的走向,以及在警方压制越来越严重之际该采取哪些新策略。

对许多人来说,这场运动做到了政党几十年都没做到的事:为摩洛哥的政治制度带来新气象,迫使独裁政权改革。这场运动誓言持续对政府施加压力,全国各处每个星期都有和平示威运动,似乎让当局压制街头抗议的决心渐增,同时发动宣传破坏这场运动的声誉。

卡萨布兰卡的抗议活动,照片来自Flickr,依据创用CC BY 2.0授权使用

 

有些博客建议这场“二二零”青年运动应该考虑改变策略。有些人提醒道,目前为止抗议活动一直很谨慎避免正面攻击政府,但政府的压制态度可能最终会使抗议变得激进。

博客Mullionel认为警方暴力增加可能会使抗议群众更加激进,使情况失控。他写道

以现在的镇压政策,发生严重摩擦的危险一直在升高。大部分抗议者目前都还只是要求民主改革,而不是像利比亚或叙利亚那样推翻政府,但若是一不小心擦枪走火就可能使群众变得激进。

在上星期的报导中,有警官用棍子殴打抱着小孩的妇女,这种画面展示了一项活动要失控是多么容易,就像这些强烈的画面能立即被传到所有人眼前一样,会使情况激进化,造成更大的分歧。

近来邻国的事态发展显示,加强压制通常会导致更多的反抗,因为用恐惧筑成的墙已经崩塌了。

Chana Nawfel担心民主运动内部意见的两极化,尤其上周日(五月廿九日)警方暴力镇压抗议活动之后。他写道[法语]:

上周日的流血事件之后,我们越来越常听到街头群众变得激进了。这并不假,但激进有两个方向:有的抗议者准备要将诉求升级,开始责 难独裁政府,而另一批同样激进的民众,他们基本上不反对改革,却因为一些对“二二零”运动或某些成员的误解而不愿参与。这两者又互相促进:不断升高的诉求 惹恼了保守派,而保皇党的执拗也激怒了改革派,大家都有各自的阵营。这只会破坏社会和谐,而社会和谐对权力平衡和真正的民主化过程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Ahmed T.B.提醒道,假如摩洛哥警方的压制持续,更糟的可能还在后头。他写道

政府越是用暴力压制示威,人民越会走上街头表达不满。不久后的一天,这些示威的年轻人将不再逃跑,而是反过来掐住穿着制服的畜生和带着无线电的指挥官的喉咙。和平过渡的机会渺茫,我怕更糟的事情还在后头。

Nadir Bouhmouch是摩洛哥一名电影工作者和活跃份子。他担心国家的压制态度正让“二二零”运动陷入单一简化的僵局。他认为这场运动投射出的形象和所欲传达的讯息一样重要。他写道

最近政府加强使用暴力来防堵民众抗议,结果民众开始采用各自分歧、有时充满战意的方法。这种态度的转变明显可见:艺术性的抗议方 式显著减少,再也看不到诗作和快闪活动,不再有许多的妇女参与,甚至很少看到标语和旗帜!没有以看得见的方式表明讯息,这种抗议是失败的。艺术性的诉求是 吸引媒体的方式,例如埃及革命,让全世界透过镜头看到多元的群众组成、充满创意的标语和无数旗帜,这就有了吸引力。

Nadir接着提出几项建议,他认为可以为这场运动增添色彩:

1. 鼓励女性参与。
2. 携带标语或旗帜。
3. 创造艺术作品;为这场运动歌唱、跳舞、写作、拍摄影片或绘画。
4. 举办独立影展。
5. 举办艺术展。

Capdéma写稿的Younes Benmoumen,分享他认为现在摩洛哥社会的危机所带来的忧虑。他写道:

我担心我们的政府所打造的人民。太多服务员、家管和无业游民,他们的经济状况可不怎么样。太多人辞职、太多人想造反,他们的政治 处境可不怎么样。这两群人建立了我们国家令人担忧的未来。我所看到的不是一个和平社会,而是分裂的群体。我们希望占多数的那一群因为害怕情况变得更糟而安 于现状,而另一群人则因为生活已经糟到底了而起来反叛。

Younes又说:

那些下令用警棍殴打抗议者的无良份子,你们正将人民对于改革的渴望转变为对革命的渴望。有时人可以把羞辱往肚子里吞,但总有爆发出来的一刻。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