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委内瑞拉:法律与身分的辩论

图片来自Nuno Lobito, Demotix版权所有

五月,非洲裔委内瑞拉文化月,今年在一个新的反种族歧视法案和一个在建立官方非洲裔专属部门的提案的伴随之下落幕。 这则新闻在委内瑞拉博客圈引起轩然大波, 许多人在这个国家最复杂又混乱的面相:身分上交换意见

近几年来,Hugo Chávez 领导的政府和他的接纳政策再兴诸多对于平等与社会正义的深入探讨。在历史上, 跨种族通婚和移民让委内瑞拉视自身为对不同族群成具包容性并且崇尚平等的社会,尤其相较于其他多族群共同生存的国家常有的不稳定社会。

维基条目 “移民到委内瑞拉,”提供了有助了解这个现象的基础介绍:

自从委内瑞拉于1830独立以来一直有稳定的移民潮进入这个国家。 早先从殖民时代开始委内瑞拉的居民便主要由原住民,西班牙人和非洲人所组成。 时间流逝,到了十八世纪,由三个族群通婚产生的混血族群(Mestizos)成为人口多数。 原住民在十六世纪西班牙征服之下逐渐式微,造成这个结果的除了征战的杀戮以外来自欧洲的传染病更是主要祸因。 1948到1961年间大量的移民涌入当时人口仅有五百万人的委内瑞拉,跨族群通婚混血的过程也就颇为显著。

尽管如此, 切割族群的社会不平等在近年来特别的受到瞩目。 虽然很多人并不认为这些问题在委内瑞拉社会具有特别的严重性,但差别待遇在委内瑞拉人的日常生活中依旧随处可见,即便从未浮现在台面上。Juandemaro在他的贴文 “A los negros les llegó su día”(黑人的好日子已到来)中更详细的解释道:

…独立战争和联邦运动的平等精神在各种方面被展现,并且是有效的推动新浪潮的催化剂,使新兴的自由主义思潮得以取代原本的贵族领 导,型成一股表面上正处于沟通状态的平行态度。 (…) 不过,台面下的差别待遇始终存在, 伴随着一股怨气,多年来一直是造成不公义财富分配的祸根。 有着黑色、咖啡色、和斑点皮肤的委内瑞拉人(…) 处于社会组织最偏远的角落,社会、经济和教育进步的脚步以缓慢的速度朝他们接近…

而有关于法律:

谴责白人对原住民和黑人过时的排他行为和差别待遇的法律机制在急需它的拉丁美洲开始运作(…)黑人可以教导自己向非洲这个母亲看齐而不用像海地学者René Depestre所说的一般承担向他们的主人抗争的危险 …

另一方面,Mercedes在她的博客Código Venezuela深入的分析了非洲裔委内瑞拉主义的兴起,她认为新法令和可能的新政府部门所支持的族群分别十分的怪诞:

没有人解释怎么样的部长级会议平台将会主掌和有色皮肤的委内瑞拉人有关的事务。 (…) 没有任何委内瑞拉人在基因上是纯种的,既然整个人口在忽视外貌的情况下拥有混杂的基因 (…)每个人的基因都含有三个种族的成分。不论是否在外表上显而易见。 也就是说这个非洲裔委内瑞拉日实属于全委内瑞拉人的日子。

同样的, Antonio José Guevara 和 Brunilde I. Palacios Rivas在他们的共同博客 Aporrea表示他们不相信这项法令有公正的采纳21世纪社会主义的价值:

…在上述的法律条文中,律法多元性被忽略(…)而且另一方面(…) 它和玻力瓦尔宪法前言中确立的多元族群、多元文化和多语言权威矛盾。

作为暂时的结论,我们来看看Kira Kariakin前一阵子在她的博客Antaciones al borde发表的回应.在Kira的贴文中, 根据她的观察,支持和反对Chávez与那些扩大种族侮辱反对新法律的人(虽然他们特别为非洲裔委内瑞拉人作了辩护)的激烈言论正日益增加:

那些想要继续扩大自身创造的无知的人士不停歇的重复相同的言论直到最后它们成为现实。 现在的情况下,族群仇恨就可能成为这个痛苦又诡异的国家的现实。 这不合理,因为多族群以及在基因上和在文化上都能不带重大偏见的相互揉合的能力是这个国家重要的定义和荣耀。 为使用zambo(非洲和原住民混血),mono[猴子]这些词汇辩护很容易招来怒气与愤慨,就如同我们是在为激情犯罪辩护般…

我已经不想再日复一日听到这些种族言论了。更加厌恶听到”如果Chávez自己的言论都受到种族话题吸引”这种话。 这让我益发担忧,因为这是以毒攻毒。

这篇文章是我对事件的感想。虽然可能于事无补,但我希望读者能跟随他们的理智而非情绪,能运用最低限度的情感智商帮助他们找回这个国家得以将我们 凝聚在一起的特点,一个真正的族群与文化大熔炉。在这里白人、原住民、黑白混血、白人原住民混血、还是黑人原住民混血或任何其他族群的人都能被承认是委内 瑞拉人。

解释这则法律条文的文件可在这里找到。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