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步步衰败的报业

发行近百年的俄罗斯日报《Izvestia》与新闻网站Gzt.ru最近陆续解雇员工,记者为了保住饭碗跟大众喊话,博客圈也有人在讨论传统派记者的优缺点。

《Izvestia》报社新发行人Aram Gabrelyanov于6月6日宣布,可能裁员三分之二,藉以整顿这家营运数十年的老报刊,并同时提升获利能力。

“有效率的报纸”

Old newspapers. Image by Flickr user ShironekoEuro (CC BY 2.0).

旧报纸照片来自Flickr用户ShironekoEuro,依据创用CC BY 2.0授权使用

这位老板手中除了该报,还拥有小报《Zhizn》及知名入口网站LifeNews.ru,他接受Slon.ru访问时表示,打算让这份报纸“比(俄国两家主要商业报刊)《Kommersant》和《Vedomosti》更酷”,第一步就是开除不做事的记者:

若130位记者里,只有30人在写报导,其他人都不知道在做什么?这样正常吗?况且还有主管,也没有人清楚他们的工作内容,这不是我做事的方式,我要求有效率的报纸、有效率的主管。

该报员工原本很紧张,因此6月6日在《Novaya Gazeta》刊登公开信,向忠实读者、关心民众和记者同业喊话。

由副总编辑Sergey Mostovschikov率领的一群记者在信中指出:

对于工作薪资、休假补偿、开除条件与原因、职业前景,老板全都避而不谈,[…]由于老板对待报社员工的手段违法,再依据现行法律,任意解雇一名员工就得让集团付出200万元,且编辑也引发巨大的劳动争议。

协助起草公开信的副总编辑向OpenSpace.ru网站表示,记者起码应该得先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

不过他指出,报社老板可能会“毁了一切(才不会浪费200万元),或是装得好像很文明,再偷偷把记者赶走,看不起眼中很愚蠢的记者”。

我觉得老板心中还有更大的盘算,主要着眼于新大楼及选举,私下讨论时,副总编辑Elena Yamolskaya主张,报社应更加支持总理普廷(Vladimir Putin)、更支持君主制及东正教,但在我看来,这一点都不有趣,完全不有趣。抱歉说得不太礼貌,但看他们把自己当成牛来对待,实在很有意思。

达成协议

6月8日,资方与报社员工达成协议,报社将支付“未结清薪资、补偿尚未使用的假期、付两个月薪水当遣散费”。

除了上述报社裁员,gzt.ru网站亦资遣30位记者,英国广播公司也决定终止俄语服务,这些消息都在俄语博客圈引起不小涟漪。

Ekho Moskvy电台记者Kseniya Larina在个人Facebook页面上,除了张贴报社员工的言论,也表达个人看法:

我不为他们感到抱歉,他们常常屈服、接受秘密警察的决定、听从上级指示、忍受言论审查、攻击“自由派媒体”,如今却高呼“同业请声援我们”,但我希望你们和新老板一同毁灭。

此话一出,引来许多议论,有些人是朋友,也有些是该报社前员工,例如Leonid Sokolov即有不同观点:

重点在于这份报纸不受欢迎,该报是新闻业的先驱,就算失败也应该原谅,新闻战场上总会有恶棍,但也总有会好人角色能对抗潮流,我再强调一次,这不是《Izvestia》一家报纸溃败,而是九零年代新闻业溃败。

The Moscow News作者Tim Wall认为Kseniya Larina的见解“没有价值”:

一般记者要挺身抵抗自我审查或强制审查并不容易,因为国内多数媒体都听从高层官员或富商的指示,记者和媒体从业人员有其基本权利,应该获得合理报酬,应该拥有报导自由,不受富人或当权者干涉,这都是值得捍卫的价值,与政治立场或倾向无关。

6月7日,《Izvestia》改版减张,Natalia Oss张贴一幅照片,将新版面与《华尔街日报》头版两相对照,引用《Izvestia》报社新老板的话,“九成记者都只做剪贴工作”。

Lenta.ru这张照片改写为报导,突显情况相当复杂;如今愈来愈多记者都透过博客吐露心声,也有愈来愈多读者转向网站或可靠的LiveJournal页面获取讯息,博客能取代政党色彩鲜明的报导,或是毫无内容的八卦吗?

一位留言者质疑像《Izvestia》的报纸还有何价值:

你还有什么期望?《Izvestia》的记者超过百人,为何还要养这么多食客?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