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根廷网友论通膨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1年4月26日]

高通货膨胀是阿根廷经济的老祸害。阿根廷总统 齐许娜于2007年接替丈夫继任总统,尽管她推出社会融合方案,但由于经济危机(1999-2002)和比索贬值,通货膨胀还是复出作祟。

在阿根廷,通货膨胀已经是个辩论很久的话题。在明年十月的总统大选中,这个重要的政治问题可望成为主要议题之一。

根据阿根廷主计处Indec统计,2011年3月和去年同期相比,消费财的通货膨胀率上升到10.9%。然而大家都说,阿根廷主计处是一个政府单位,隐藏了飞涨的通膨数字。一名阿根廷主计处前官员Graciela Bevacqua和其他独立的估算则表示,年度通货膨胀率已经有25%到35%。

An advertisement indicating that candies are submitted to the anti-inflation sugar prices agreement (see note at bottom of post for more on price controls). By Flickr user J. Villamota (CC BY 2.0)

广告单上显示糖果已经被提报给反通膨糖价协议(在底部可以看到更多价格控制内容). By Flickr user J. Villamota (CC BY 2.0)

博客兼华尔街日报撰稿人Tao Turner在阿根廷日报以辛辣的讽刺谴责政府拒绝控制高通膨问题:

在几乎任何其他国家,10%的通膨率就等于发出警讯,使政治人物惊慌失措,忙着想办法遏止物价上涨。此外,这些国家的政府官员会用“通货膨胀”来形容物价状况。但阿根廷从来就不是“任何其他国家”,其特质有时候是如此稀松平常,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反政府的博客BlogBis也跟进,贴了一篇文章,标题是“Manuel para el Twitero K” (拥护齐许娜之推友的教材),列出十个对网站游击队的讽刺性评论:

有一些概念应该要写进推文里,才能使之无懈可击:如果他们谈论通货膨胀或贫困问题,就提醒他们,2001年(的经济危机)还更糟糕呢。

有些博客试图显示,自从齐许娜接任总统,粮食与基本商品的价格已经暴涨。Fernando Satillan在博客7:50 a Retiro中揭露阿根廷特色美食milanesa(裹面包粉炸的肉排)三明治已经涨了六个月:

离基金会办公室几条街的地方,有个老先生在卖炸肉排三明治,一份10披索(2.45美金)。六个月前是7披索(1.7美金)。就算政府“管制肉排”,肉排 三明治(的价格)还是在六个月内涨了43%。阿玛多,这就是通货膨胀啦。(阿玛多布杜是阿根廷经济部长,为主计处的估算大力辩护。)

他也摘出一则他某篇贴文下方的回应:

我的朋友史蒂芬给我今天早上贴的“分散”一文写了篇精彩的评论:“在这个手机和影片的时代,我们为什么还不赶快成立一个网站‘这就是通膨啦阿玛多.com.ar’把类似细节公诸于世呢?

对通货膨胀数据的论争一直在增加,特别是在政府对几个独立的经济学者罚款之后,Estudio Bein & Asociados, Finsoport, MyS Consultores or GRA Consultoras等几家公司都被罚,因为他们质疑官方的通膨统计。政府用法律第9条,对欺骗性的商业做法,禁止“以近似隐匿的方式,介绍、广告宣传那些可能误导、欺骗或混淆关于…价格以及商业化产品、资产财产或服务的条件”,要意见不同的经济学家闭嘴。

A wad of hundred peso bills. The peso is the Argentine currency. By Flicker user Alex E. Proimos (CC BY 2.0)

一叠一百披索的钞票。披索是阿根廷货币。由Flicker使用人Alex E. Proimos所摄。 (CC BY 2.0)

这类初步行动引发许多推特和博客社群愤怒的回应。 Miguel A. Kiguel (@kiguel) 表示这条法律侵害言论自由:

在媒体上说通膨有25%这句话的惩罚已经来到。言论自由再见了。现在只有主计处错误的通膨数据可以讲。

Taos Turner (@taos)回应一篇经济部长阿玛多布杜贴在官方推特上的推文时表示:

部长,律师说对经济学者罚款,在宪法上有争议。您认为呢?

博客Perspectias Criticas说明政府是怎么藉着指责报纸传播被操纵的数据以缓和通膨的讨论:

拥护政府的部门说[通膨]是媒体搞出来的辩论,对老百姓没有影响。但事实是,两年前一公斤面包是5披索(1.22美金),现在却要10披索(2.45美金)。

拥护齐许娜的博客则有完全不同的观点。例如博客Que Venga el día 上就贴了一篇Raul Dellatorre在Página12发表的文章,向读者解释价格机制。根据Dellatorre的看法,对通膨数据的批评妨碍了经济辩论:

反对党几年来都把通膨当作当作攻击政府经济政策的武器。反对党不但不肯暂时休兵并开放讨论,反而选择最简单的出路:坚持认为政府一再“否认通膨”。

在阿根廷主计处的博客INDEC que trabaja中,阿根廷主计处职员为其计算方法辩解,并提出国际货币组织2011年的预测:

其实通膨都是媒体发明出来并试着用在现实生活中的。还记得TeleNoche(阿根廷电视频道)引用的“18披索的蕃茄”或是“蕃茄比巴黎的还贵”吗?嗯,比起Clarin(报纸)写的那些连基本科学严谨度都没有的鬼话,通膨还是比较接近主计处统计(跟国际货币基金一样)。

校对:Aprilweihung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