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黎巴嫩:全男性新政府在争吵中产生

黎巴嫩真主党主导的三月八日连盟在经历了将近五个月的漫长政治争吵协调后终于公布了由逊尼派亿万富翁Najib Mikati领导的新政府,其30位成员清一色由男性组成。

Qifa Nabki 提供了一份新内阁官员列表,上面还附注个别官员的政治与教派关系。

贝鲁特新政府才刚上任就遭遇难题,据闻其中有两位部长级官员在被委任的短短几小时内递出辞呈。

辞职

@patrickgaley: 滑稽: 德鲁兹派部长塔拉尔.阿斯兰离开#黎巴嫩的新内阁。 政府先是有个坏开始, 然后甚至不能开始。

@patrickgaley:太顺利了, 第二个部长RT@nidalmawas Fatoush提出辞呈离开新政府。 #黎巴嫩

@LSal92:听说两个部长从刚组成的新政府辞职,我们连革命都不用发起。 #黎巴嫩

2011年一月真主党与其主要为基督教徒的盟友促使萨德·哈里里领导的统一政府崩溃。 真主党的行动是基于担心真主党党员有可能因为萨德·阿里里的父亲·前总理拉菲克·哈里里暗杀事件被联合国黎巴嫩特别法庭(STL)起诉。 以叙利亚做靠山的三月八日连盟成功的说服德鲁兹派领导人朱姆布拉特放弃支持与阿里里一党组成的三月十四联盟,此举给予真主党足够的议员人数,不用考虑三月 十四日政敌,组成多数政府。 虽然三月八号联盟有足够的议员人数来组自己的内阁,但还是必须挣扎过五个月的内部争吵才能决定谁会得到哪个席位哪个职务。 也有很多声音不满新政府将所有内阁职务都安排给男性,排除女性的作为,责难黎巴嫩政治是男性专属俱乐部:

缺乏女性代表

@abzzyy:零女性政府代表代表-#失败#黎巴嫩

@jilm:我们温腥的欢迎#黎巴嫩加入落后国家政府里一个女性也没有的行列,捷克共和国敬上

@nmoawad:我们的新政府里一个女性也没有。@贝鲁特之春

@Sami Baroudi: Mikati的新政府一个女性也没有. 这显示了他们的支持群众有多狭小.. 黎巴嫩总是这么反潮流。

@nadimhoury:#黎巴嫩 没有女性被指派入新内阁。他们对宗教代表如此执着却对性别平等不顾一削。

@justimage:#黎巴嫩新政府由30位逊尼、什叶、马龙、等等的宗教代表组成,但他们之中没有一位是女性。

贝鲁特之春的Mustapha以博客贴文表达他对新政府排除女性官员的失望:

我没有办法接受我们的新政府里一位女性都没有的事实。一个也没,句点。零,完全没有。 这不对阿,以前我们至少有几个花瓶女部长,她们象征理想社会中女性应该在政治中有平等声音的愿景。 她们在女权主义者的眼中或许可笑,但这次政府连假意的关心都没有。

的确, 黎巴嫩博客们对新政府的上任兴致缺缺,绝大多数早已对没绩效的政治菁英幻灭。

新政府推特

正在试图理解#黎巴嫩的新政府组成是否值得五个月的拖拉争吵!!

个人来说, 我从来无法分辨#黎巴嫩有政府和没政府的不同。

#黎巴嫩政府存在的唯一好处是让政客赚比原来更多的黑心钱。

我期待有天#黎巴嫩的总理不再是个亿万富翁。

@antissa :)你认为会变吗? 黎巴嫩有或没有政府都是一样的!

Karl reMarks的最新情况分析指出,新政府从多党派的协商政治转为多数政治是个大改变,新的三月八日政府将抛弃过去统一所有国内主要党派意见的执政模式。

这是否会让黎巴嫩受到更多管理的还有待观察. Karl reMarks对短期的发展并不乐观,但从协商政治到多数政治的转变是个值得关注的进步:

我称此为“好奇内阁”因为就很多方面而言它跳脱了过去的常态,克服黎巴嫩政治系统瘫痪的困境和三月八日的失败,提供踏实的执政方 案。 逊尼派和什叶派不等量的官员数目是它其中一种”创新”, 省掉指派象征上的女性部长则是另一个。 特殊的一点是, 它创造了一个黎巴嫩许久未见的、真正的在野势力。 由三月十四日一派组成的在野反对派若要发挥它的机能,将必须重新组织自己。 我并不期望这会成真, 这同时也是三月八日一党执政的优势。 不过,要是两党适切成功扮演自身的角色,因协商政治长期处于恶性循环的黎巴嫩政治将向前踏进重要的一步。

要探讨黎巴嫩政治当然不可能不一起探讨黎巴嫩的老大哥,叙利亚。

最近叙利亚的动荡令黎巴嫩的核心政治家提心吊胆, 众多评论家在博客圈提供各自对叙利亚在黎巴嫩新政府生成上的影响的观察,我们从Karl reMarks开始:

随着叙利亚政权的权威在国土内外显著的衰败, 这其中代表的意涵值得深思。 要是叙利亚政权视新内阁的组成为优先议题,为何组阁过程如此漫长并最后内阁成员只由其”盟友”组成。 况且,萨德·阿里里的政府从叙利亚抗争开始便倒向叙利亚政权, 无所不用其极的避免对抗大马士革,我很好奇受叙利亚操弄的内阁重要性在哪里。 这一方面揭示了整个黎巴嫩政治阶层是多么依赖叙利亚的监护,甚至到了完全无法脱离大马士革的明示独立决定任何事的地步。 把焦点放在联合国黎巴嫩特别法庭是错位的作法,黎巴嫩特别法庭为叙利亚开脱嫌疑,独留真主党在被告席上受审.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近几周的叙利亚动乱,西方国家拒绝使用黎巴嫩特别法庭当作对付叙利亚政权的工具,想尽办法找寻柔性的施压方式。

Qifa Nabki的读者对他的关于新政府的博客贴文发表了评论,评论的焦点也停留在叙利亚动乱的含意 : Sayke:

对阿萨德拉说这是另一场胜利,他的政权(再一次的)被证实不过是另一个残暴的独裁政府,这告诉其他的独裁者,做一个残酷的独裁者 会成功。 如果你成为当地的强权,有能力掌握周围的国家甚至整个大区域当作政治人质,国际社会就无法直接反对你。威胁暗杀邻国政敌是对的,没人能阻止你。

Danny:

我一直强调这并非协调问题…叙利亚早有准备,决定权在他们手上。 他们认为阿斯兰是可被抛弃的,只要他们有朱姆布拉特和小偷在手…要不是叙利亚谁又能料到Berri会同意改变教派分配的平衡? 我还是只相信我的“枪”。一直以来都是叙利亚在寻找政治吸尘器。 Ghassan(应指黎巴嫩巴勒斯坦流亡作家:Ghassan Kanafani)辩说 re: 由哈桑·纳斯鲁拉(HA:应指真主党总书记)控制所有军事设备的看守政府。

Prophet:

终于, 黎巴嫩的新内阁组成了。问题在于为什么是现在,而非四个月前? 四个月前,叙利亚稳定多了,阿拉伯之春还未到达叙利亚海岸,阿萨德最担心的也还是联合国黎巴嫩特别法庭。 现在他整个政权都陷在危机中,STL和失去权势比起来不过是小事一椿。 比起政治吸尘器,友善的黎巴嫩政府更和他的意。 Ghassan’s的Marada(黎巴嫩政党)和哈桑·纳斯鲁拉各自确保了国防与内政部长的论点是很重要,但不是为了从STL的审判书中脱罪,而是为了 保护叙利亚国界和叙利亚的敌人渗透到黎巴嫩境内。 如果这个内阁要经过信任案投票,我们会看到黎巴嫩政权对叙利亚和小阿萨德政府政策与施政上的大转弯。 黎巴嫩/叙利亚国界守备会被加强,更多的军事安全合作,内阁也会表明更多对叙利亚政权的支持。 况且, 面临更大的冲突的可能性使的叙利亚需要一个友善的黎巴嫩内阁,一个会支持哈桑·纳斯鲁拉的反抗政策和叙利亚反美国与以色列的政策的内阁。

黎巴嫩新内阁的组成时机正好处在叙利亚动乱丝毫不见缓减的重要时刻,黎巴嫩的政治生命仰赖大马士革的掌权者,要是这股势力受到动摇,尽管难如登天,黎巴嫩政府必须设法防止连锁效应波及这个小小的、却充满分歧国家。

缩图由Flickr使用者nathanm提供(依据创用CC BY-NC-SA 2.0使用)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