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其顿:截至目前的抗争成就

越来越多的民众意识到,增加在海外或马其顿境内外籍人士之间的能见度,是进行中的抗争的一个重要面向,因此开始出现不同语言版本的推文/博客文的正文与译文,为相关事件发展提供了更完整的图像。

例如,Tina,一位推特使用者,以“CSI:找不到民主”为标题,按时间先后用英文描述了Martin Neshkovski事件的发展,而Andre Valé则以葡萄牙语张贴了更多讯息。

No Police Brutality! cartoon by Carlos Latuff

终止警察暴行!—该漫画由巴西籍卡通画家Carlos Latuff*所绘并被用作马其顿抗争者的海报

Marjan Zabrchanec(在Ana Bojadzievska的协助下)以马其顿语英语,描述抗争至今的成效:

这些抗争,肇因于Martin Neshkovski被一名马其顿警方的成员残酷地杀害以后,其为马其顿社会带来多方面的效应。当中最主要的族群是年轻人,但对于政党、公民社会组织,以及内政部,也带来些许影响。

protesting-300x199.jpg

为了在资讯洪流中提供一个较为简明的分类,以下我将尝试从取得的结果中标示出五个正面结果,以其他三个我相信将随之而来的结果。

我们从抗议警方暴行中到了什么?

01.个别公民的授权赋能

前所未见地,大批群众公开表示他们反对内政部的立场;该机构,被认为是自由公民最大的胁迫者。无论抗议民众是否参与每晚18:00在德蕾莎修女纪念碑前的抗争行动,或仅是主动在其Facebook或Twitter的个人档案上张贴一张抗议警方暴行的象征图示,这种公开表达不满的效益是巨大的。个别公民受到鼓励并有能力挺身对抗恐惧。

02.团结非常分歧的个别公民

大家都相当惊讶于抗争期间的积极氛围。公民们不断发现这些不同团体间的团结是前所未见的。上周五,抗争行动的第五天运动的群众规模开 始明显起来。超过3000位公民,多数是年轻人,共同因为一则针对政府机构的讯息而聚集起来:“停止对公民的暴行。”前所未有地,一则相同的讯息出自许多 不同的民众。我个人在各场抗争中指认出来自50个不同组织的公民、非政治化的个人、没有政治偏好的公民、内部革命党(VMRO-DPMNE)与社会民主党 (SDSM)的成员、阿裔民主统合党(DUI)与阿裔民主党(DPA)的成员、其他政党的成员,以及第一次参与社会议题的公民们。虽然抗争筹备期间并无意 招唤在马其顿境内生活的不同族群,我在各抗争中见到马其顿人、阿尔巴尼亚人、吉卜赛人、瓦拉几人、塞尔维亚人、波斯尼亚人、克罗地亚人和其他人。这些抗争 带来马其顿共和国公民一次自发性的整合。

03.厘清Martin Neshkovski谋杀案

公民们设法揭露这件内政部试图隐瞒的谋杀案。来自公民的压力使得马丁谋杀案相关细节渐渐被摊在阳光下。我指的不是最终的厘清,而是指日渐公诸于世的资讯, 这些资讯如果没有经过这次公民行动的爆发,无疑仍将藏在内政部的祕密档案中。官方掩盖残酷谋杀案的企图失败了,并且内政部发言人,Ivo Kotevski,每次发言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多。

04.Twitter衍生出的力量

宣称Twitter组织了这些抗争是过于粗糙的。Twitter既非一个组织,亦非传递核心资讯的媒介。Twitter背后是一群具批判性的公民设法将他 们的态度用140个字元表达出来。虽然其使用者在马其顿仍是少数,Twitter衍生出类似论坛的东西,一个难以监视、控制与检查的社会网络。我相信内政 部还不知道Twitter,这也是为什么没人可以预见并且至今仍不能阻止这些抗争。虽然Facebook在事发之初相当安静,经过6天抗争后更多公民被鼓 励并开始用Facebook表达他们的不满。用来凝聚并表达抗议警方暴行的粉丝页、社团与事件的数量在持续增加中。于此同时,我们不能低估内政部企图检查 为了动员抗争所采取的Facebook行动(所幸,迄今未有显著结果)。

05.超越政党的公民们

“我们不是一个政党”是抗争期间被持续重申的讯息。这并不是抗争的主要诉求,但很不幸地,却是一种必须被重申的保护机制,以避免各政党边缘化或操弄这场纯 粹的公民行动。运动的非政党属性被所有参与抗争者所理解及接受;他们包括不同政党的成员,与本来就不同意多元主义民主体系的人。“我们不是政党”的讯息被 用来团结公民,就如同“终止警察暴行”讯息一样。一如在许多非政党行动中所常见的,这个行动支持公民胜过党派,并且呼吁非暴力与排除仇恨言论的行动。以非 暴力抗争对抗警察暴力,可以作为各政党与国家机构的范本。

我相信这份抗争收益清单可以扩展到其他在这过去7天里所获取的效益。但我同样相信这次的公民行动;“#protestiram #martin”将不会就此打住,并会努力实现另外三个我以下描述的目标。


有3个公民们最普遍的诉求,我认为它们将在持续施压下被陆续达成。

I.指认并惩罚Martin Neshkovski 谋杀案的所有罪犯

我相信内政部会屈服于公民们的施压,并着手所有必要程序以完整厘清案情、侦查与揭露所有在这起谋杀案中旁观或共谋的警察。

II. 内政部主事官员请辞或解雇

如果抗争持续下去,我相信内政部长Gordana Jankulovska以及/或副部长的请辞或解雇,将伴随内政部发言人,Ivo Kotevski,的请辞或解雇。这样的预测由亲政府日报Dnevnik的主编评论 [mk],以及沉睡的共和国总统评论 [mk]所发布,它们预测这些机关已经收到来自公民的讯息。

III.特殊警力的革新

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以及稽查员发表声明[mk]之后,一股持续性的压力,透过内政部公开呈现与迅速实施特殊警力革新计划,可能带来其部内的民主化。

最后,无论抗争是否将会持续下去,无论内政部是否会要求关闭所有号召抗争的Facebook社团并进一步援引国外分析师的权威来戕害公民行动 [mk],年轻人都已经取得胜利,这或许是过去20年在马其顿多元社会中最大的胜利。

Gordana Jankulovska/Police Brutality/Murder Cover-up/Macedonia/Martin Neshkovski

一幅出自Carlos Latuff*的漫画,描绘马其顿内政部长Gordana Jankulovska

与此同时,参与抗争运动的民众在马其顿已经成立了数个新的博客/网站,包括:

  • Protestira.me (“我们抗议”) 的内容汇集了关于抗议警察暴行的各种抗争活动,包括不同语言版的文本连结。其中一个有趣的特色是解构[马其顿文]反抗争文宣,包括6月10号,一把警枪被躲藏在群众中的蒙面集团所偷窃的相关新闻报导。根据该网站所述,警方报导该事件时,抗议队伍是在几公里以外。
  • Tamara Atanasoska设立一个个人博客来发布[mk] 她出于绝望参与首日抗争的一系列感人经验,以支持见证谋杀案的群众。
* Carlos Latuff同意任何人自由重制他绘制的卡通图案。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