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报告显示生物燃料产业的不永续做法

对为了能源挣扎的世界来说,生物燃料一直被赞为最好的解决之道。也被指称是一种“环保”的选择,可减少碳排放。但非营利组织Reporter Brasil[葡语]在去年五月的巴西乙醇生物燃料生产链分析揭露,可能有很高的社会和环境代价:

研究报告指出,如Cosan(与壳牌Shell合资的企业)、Greenergy International、São Martinho、Louis Dreyfus Commodities、Carlos Lyra、Copertrading、Moema/ Bunge e Noble等集体,造成的社会和环境问题,以及乙醇的出口目的地。也有奴隶制度、工时过长、非​​法员工、非法倾倒废物、非法焚烧和使用原住民土地种植甘 蔗等情况。

The social cost of Brazil's biofuels expansion: The indigenous Guarani Kaoiwa community of Laranjeira Nhanderu were pushed off their land 14 months ago to make way for more sugarcane plantations. Photo by Annabel Symington, copyright Demotix (21/10/10).

巴西生物燃料产业扩展的社会代价:为了有更多的土地种甘蔗,Laranjeira Nhanderu部落的Guarani Kaoiwa原住民在十四个月前被迫离开自己的土地。Annabel Symington摄,版权属Demotix所有(21/10/10)

肮脏的工作、肮脏的环境

根据Reporter Brasil,牧区土地委员会(Comissão Pastoral da Terra)[葡语]的数据指出,10,010名巴西甘蔗园的劳工在2003年至2010年间被释放。报告除了葡萄牙文之外亦有英文,此报告并未忽视联邦政府和甘蔗行业协会 (UNICA)为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所做的努力,但报告说,没有抑制公司非法出口乙醇的政策。

Cattle farming and sugar cane account together for 59% of the cases of slavery in Brazil between 2003 and 2010. Reporter Brasil Report in English/pp.5

巴西在2003年至2010年间,牛养殖场和甘蔗园共占了59%的奴隶制案例,Reporter Brasil英文报告/pp.5

伊比利亚美洲大学基金会(FUNIBER)的官方博客指出[葡语]:

如果想获得洁净燃料,我们在生产链中的某些部分犯错了,为了供应生物燃料产业所需的单种栽培耕地,导致森林被砍伐烧毁。砍伐和燃烧增加了二氧化碳排放量,比汽机车所排放的还要多。

生产生物燃料所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可能会危及水质,破坏该国尚未完成的农业改革。社会正义和人权联盟的董事玛丽亚.路易莎.门丹卡(Maria Luisa Mendonça)所写的文章“Monopólio da Terra e os Direitos Humanos no Brasil”(巴西的土地垄断和人权)[葡语],指出:

Most of sugar-cane plantation in Brazil is still located in the State of São Paulo where 60% of the harvest is made by machine. This has not prevented, however, the pre-harvest burning process. Flickr: Royal Olive (CC BY-NC-ND 2.0).

巴西大多数的甘蔗种植园位于圣保罗州,有60%由机器收割。这并没有阻止收割前的焚收程序。图片来自Flickr用户Royal Olive(CC BY-NC-ND 2.0)

(…)据一项National Academies Press的研究,为了生产生物燃料,而增加肥料和农药的使用,可能会影响河流、泉水和海岸线。(…)

政府选择了塞拉多(Cerrado)扩大甘蔗种植。塞拉多被称为“水之父”,因为它供应了国家的主要流域。(…)单一种植大豆和甘蔗对生物群落带来威胁,如果按照目前的速度继续破坏,造成一些主要河流的污染,这些生物群落可能在几年后完全消失。

土地的未来会如何?

费利佩.阿明.费洛蒙多(Felipe Amin Filomeno)在他的博客Outras Palavras上,声称“巴西和南方共同市场已开始为他们的土地奋斗”[葡语],他认为在巴西和其他所谓的开发中国家,由于生物燃料的“热潮”提高了土地价格,也带来另外一个后遗症-家庭经营的小农场将亡:

多数外国人购买土地,用于单一种植出口作物,许多国民(包括原住民社区)仍然需要土地支持家庭生计。(…)

然而,不仅是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小农面临买地热潮的问题。由于生物燃料产业的扩张,为了生产大豆和甘蔗的土地纠纷日益增加。举例来说,巴西主要的大豆生产者,产物价值虽然增加,但成本也增加,特别是那些租地的农民。他们要与外国人竞争国家资源。

校对:Soup

2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