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终获自由的南苏丹

非洲有个新国家: 南苏丹共和国。 2011 年 1 月 9 日南苏丹举行一次公投,决定是否依据2005年喀土穆中央政府与苏丹人民解放运动之间的全面和平协定中, 仍旧归属苏丹的领土。 在几近全票(99%)表决从北方独立后, 南苏丹于2011 年7 月 9 日正式宣布独立。

孩童们于南苏丹的庆祝活动. 照片源于马塔塔.萨菲。

安东尼 · 坎巴审视着挑战南苏丹所要面对的:

无论如何, 政府将面临从个人到群众埋怨的挑战. 它必须要谨慎处理如此高涨的不满, 以确保许多人不会举起武器对抗自己的政府。 目前仍有群众领袖,如叛乱份子乔治.亚索, 阿卜杜勒.巴吉.艾伊,高喊批判政府的表现和结构. 贪污是另一项促使这些群体施用强硬手段达成目标的原因。总统基尔必须对贪腐迎头痛击。 一位地方首长阿巴哈拉. 普里莫,也将贪污列为他期盼政府打击的项目。 阿巴哈拉希望跟他一样的传统领袖能获得一席之地来参与他们国家的建设。

南苏丹共和国的新国旗。

乌干达博客罗斯贝尔.卡古麦尔相信南苏丹生逢其时

不像六零年代期间,南苏丹诞生时非洲已在发展上取得重大进步。其人口不到我国乌干达的一半,南苏丹将需要已在各方领先的邻国协 助,相信诸国将是有利的的资产。苏丹女性占人口60%以上,然而其中80%是文盲。赋予南苏丹女性权力将是加速改善此国家悲观发展现象的关键。我记得有一 次去苏丹时,我见到一名女性,她说她们不想沦为“虽然协助抗争,不过一旦宣布独立后反而被排挤出体制,且被吩咐只能待在厨房内”的厄立垂亚妇女。

她反思最近的朱巴(南苏丹首都)之行:

四月份我和朱巴基层妇女领导一同工作,朱巴是个大熔炉,这里是东非、中非与北非跟非洲之角的汇合处,是我所见过最多元化的非洲首都之一,我的脚踏车司机是位约20岁的小伙子,他出生于托里特, 在回到苏丹之前,他住过西乌干达的马辛蒂,还有肯亚。他会说约十种语言,语言对于民族融合非常重要,而多数苏丹人已在乌干达、肯亚及衣索比亚生活多年。这 些经历可以被用来为新共和国带来变化。南苏丹可以利用乌干达蓬勃发展的教育,许多毕业生在乌干达出社会多年却谋无半职。

“[南苏丹] 独立前63 年的等待绝对值得 ,”莫埃齐阿里说:

所以似乎南苏丹原本在63 年前可以轻易地获得独立,但部落差异在当时对该国会有恶劣影响,然而现在似乎有着团结的意识。南方人应以同为一个国家而骄傲,而非以部落区分。尽管令人感伤,但独立绝对值得 63 年的等待。

“当我们庆祝我们最新国家诞生之际,我们必须记住资源在塑造我们人性本质上起的作用,” 菲比复莱彻说:

当我们庆祝我们最新国家诞生之际,我们必须记住资源在塑造我们人性本质所起的作用。我们必须要继续仔细观察国家贸易的运作,必须 顾虑到那些受影响的人。冲突发生的风险甚高,加上分析家已指出南方基础设施发展不全,南科尔多凡也有新闻报导。高达1000万人受难且迅速扩张的东非粮食 危机也会波及苏丹。祝南苏丹生日快乐 : 我们祝你一切顺利.

苏丹乐观主义者指出全民投票后南北公民所经历的哀伤的五个阶段:

随着南苏丹独立大日在即,北苏丹公民开始逐渐接受他们国家史上最大的改变。对许多人而言,支持独立是悲喜交加,或者沾染些许念念 不忘的惋惜。其他人对于独立毫无异议并乐见其成,虽然乐见其成可能有时对脱离是“可喜的摆脱”的态度所造成的。从北苏丹公民中,我观察到对于南苏丹独立不 同的情绪和反应,并基于著名的库伯勒-罗丝应对失落感模型之观察,即俗称的“哀伤的五个阶段”,得出下面的观察。因为我认为南苏丹人几近全体表决脱离,足 以证明他们不认为分离令人神伤,因此以下只是从北苏丹人的角度来观察。

南苏丹妇女庆祝新国家诞生. 照片源于马塔塔.萨菲.

苏珊无法用言语表述她和她肯尼亚朋友对南苏丹独立的喜悦:

我们许多肯亚人对于与我们生活多年,有如家人一般的南苏丹朋友表达无尽的喜悦,他们有如肯亚人一般,我们也熟悉了彼此。我们希望并祈求他们的镇压告终并获得脱离,真难以想像这天会到来。 苏丹人民解放军(SPLA )创建人,已故的约翰加朗博士在肯亚此地签署和平协议后,接着遭遇猝死,这有如和平协议告终,形势将回到往昔一般。起码权力分享协议最终引领了分离,而稍微有些改善。令人悲伤的是约翰加朗博士无法目睹这历史事件。 在见到过去的战争场面、死亡、难民、战争对受害者的影响, 缺乏发展和基础措施,以及南苏丹人所经历的许多问题之后,我无法以言语表述我和许多肯亚人对于南苏丹独立的喜悦。

我们是如何到达这历史性的一刻的呢? 莫萨里带我们回溯历史:

20世纪初苏丹受大英帝国的管理,许多人认为英国存心将南方从北方那儿孤立起来,但事实上,情况比这错综复杂多了。 光凭身体外表,文化和社交行为来看,英国便瞭解到该国南北的差异。他们开始悟觉到南方的人民和他们南方邻居,如北乌干达、肯亚、及刚果有着更多的共同之处。 不过英国也瞭解到尽管他们与南方邻居有着共同的贫困之处,但实际上南苏丹人民的处境更加窘困恶劣。无可避免地,由于历史重担使英国良心过意不去,这导致他们认为团结南北苏丹能够使南方人有发展的机会。 当时北方较为人知,较为发达,并且是个受到历史前后各个不同帝国征服下的产物。 该理论终究只是纸上谈兵。

缩略图和特辑影像显示苏丹人民解放运动(SPLM) 成员来到朱巴的群众大会, 南苏丹为其独立活动筹备着. 影像源于Flickr 使用者联合国照片 (CC 的-NC-ND 2.0)。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