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摩洛哥:一名抗议者的故事

自2011年2月20日起,摩洛哥活跃份子便发起活动要求民主的改革。網絡上出现了“二二零”运动,立刻成为动员的力量。在全国各地,运动的委员会(或协调者)聆听人民的心声,并将他们的不满转化成正式的诉求与口号,在每周日的抗议游行里呼喊出来。

摩洛哥政府试图消除异议,而策划了宪法改革,表面上会削弱君主专制政体的权力。这项改革在七月一日的公民投票中获得压倒性的通过。活跃份子正在反对这项提案,他们也谴责这场投票活动,称之为不公正的公民投票。

镇压民主派?

Casablanca protest, May 15, 2011. Image by Flickr user Magharebia (CC BY 2.0).

卡萨布兰卡的抗议活动,2011年5月15日。照片来自Flickr使用者Magharebia,依据创用CC BY 2.0授权使用。

除了备受争议的宪法草案,观察者认为政府正试图消除民主派活动,不让他们使用公共媒体,并且诽谤他们。

这个活动主要使用網絡解释他们的立场与观点,常用宣传影片、新闻稿与记者招待会与民众联系,也让2月20号的运动能持续下去,让声音能被听见。不过有时,激进份子的个人叙述对民众的影响更明显。

一位年轻的社会学家,也是活动支持者的Younes Loukili的个人记述,是一个很好的例子。Younes写了一封感人的信并放在網絡上分享,其中他解释了他的背景,以及他如何从原本怀疑此运动变成坚 定的支持者。这份文件在摩洛哥的博客圈中像野火般传开,也立即从许多平台中得到回应,包括激进团体博客Mamfakinch!

以下是Younes所写:

五个月前,我并不支持220运动,虽然我那天出现在卡萨布兰卡的中央广场,但仅仅是个关心国家议题与转变的观众,也是因为对事件和人的科学观察感兴趣。

当时,我被两个人指责。第一,是我的太太,我常跟她讨论这个议题。我坚决认为摩洛哥是一个例外,因为国家实施的改革会扼杀任何仿效埃及或突尼斯的尝试。我 太太反对,她认为在权力圈里,暴政与贪污会持续存在,事实上情况比以往更糟。她坚持要去参加220运动,但因为她身体不好所以我拒绝。第二个反对我的看法 的人是我朋友Nawaf Qudaymi,他是个沙特阿拉伯记者,我们约好要一起去参加拉巴特的游行,但我因睡过头而没去。Nawaf打电话跟我抱怨:“你怎么可以在这样的日子睡 过头呢?”
[…]
无论如何,我坚定的守住我的立场,自那次后再也没参加任何抗议活动。

但是一场意料之外的事件却彻底改变了Younes的看法,他写道:

3月11号礼拜五,大约是晚上十点,高血压使我怀孕七个月的太太情况不太好,我带她去卡萨布兰卡的Averroes公立医院。约 凌晨一点时,她为了救宝宝而接受了剖腹产手术。医院要求我们将新生儿送到其他医院的保温箱,因为他们的空位都已经满了。另一个选择是去私人诊所,但我得知 那边的价钱是一个晚上2500迪拉姆(250美金)。他们说如果负担不起,就只能和太太一起等下一个婴儿出生。那时我明白了,有门路和贿赂就可以替我们找 到一个空位。幸好我们用合理的价钱将宝宝送到一个属于慈善机构的诊所。我太太在星期六与星期日的情况危急,每当我询问医生或实习生她的状况时,他们只叫我 祈祷!

3月14日,礼拜一早上,医生打电话来催促我去医院,因为需要做CT检查。医生没有忘了告诉我,检查的费用是3000迪拉姆(300美金)!我照着所要求 的做了,之后我得知我的妻子脑出血,需要手术。我一直等到晚上十点,但手术并未进行。几天后我获悉,妻子在48小时内没接受到检查,超过72小时没有任何 事发生。我心里有好多疑问想获得解答。然后我明白了,医院的病房在周六与周日是不开放的,而医生在周末是不看病的。我发现我太太是一名医疗疏失的受害者, 我得到的结论是,一般的市民没有资格在礼拜六和礼拜日生病。

Younes继续写道:

我永远不会忘记…患者的遗憾,躺在地板上哭喊着自己的疼痛,却不能进入医院的病房。
我永远不会忘记…医院走廊中充满的恶臭。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公立医院的药物上花了超过20000迪拉姆(2000美金)。
我永远不会忘记…护士的傲慢无礼。
我永远不会忘记…医生的高傲态度,以及他们与病人之间的沟通贫乏。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样的混乱。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20天之后,我的太太去世了。愿上帝保佑她的灵魂。

Younes下结论道:

我太太用她的生命为代价,使我相信她的观点:贿赂依然存在,而我们为它的存在付出代价,分期付款,用我们的健康、工作、住屋与教育…

经过了这些,我明白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只是这国家每天都在发生的众多例子中的一个。 我明白我沉默是在等轮到自己的时候。 我明白个人的要求应该变成社会的然后转成政治诉求。 我明白220运动是唯一能够改变摩洛哥现状的。 我明白220运动在其他人坐着时站起来。 我明白220运动的勇气应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我明白我会一直是220运动的一员。

愿上帝保佑你的灵魂,Fatima。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