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西班牙:排外种族主义越演越烈

限制外来移民、建立西欧身份认同的计划在法律上及言语上证实了仇恨的存在,甚至在 2011 年夏天导致流血攻击。今年春天,申根区内某些欧洲国家增设了出入境限制,包括丹麦法国和义大利间的国界。七月挪威发生两场屠杀,凶手企图发起新的圣战,并且传播对穆斯林和女性的仇恨。

这些行动促使西班牙黑人社群泛非洲联邦主席 Abuy Nfubea 在这篇《真有人对挪威的种族犯罪感到吃惊吗?》文章中比较了挪威和西班牙人对异族的恐惧:

我坚持“我们对挪威发生的事件感到不解”这种说法相当令人不快,因为像我们因为种族的缘故在坐地铁时会被拦下来检查证件,或住在萨尔特、维克、阿卡拉德埃纳雷斯或巴达隆纳等地的人,都预期这种事会发生,一点也不令人不解。而这正是这桩可恶罪行最糟糕之处。

NeoBandam 描述西班牙人对于外来移民数量的意见(2011 年三月的官方数字是五千百零五十二万六千两百五十六人):

百分之四十六觉得“太超过了”,百分之三十三觉得“有点多”,百分之十七觉得“可接受”。

早在 2010 年总部设于马德里的对抗排外行动便警告过国内经济危机和仇外情结增加的关联。GuinGuinBali 报导:

由于经济危机爆发,仇外偏见增加和对外来移民的骚扰是事实。(……)此外,有组织的激进团体推动的焦虑和仇外的骚扰,造成对外来移民的排斥和各式民粹口号,包括“西班牙人优先”,以及恐伊斯兰和反犹太混合而成宗教上的排外。

马德里反阿拉伯种族主义的海报。由 Flickr 用户 Daquella Manera 拍摄。根据 CC BY 2.0 许可转载。

何塞.安格拉达领导的加泰隆尼亚论坛党(PxC)可被视为促进排外的例子。最近 PxC 在巴塞隆纳的圣阿德里亚德贝索市组织了一场反移民示威,那里的市议会中有一名国会代表。八月关于 PxC 抗议加泰隆尼亚外来移民,尤其是穆斯林享有的福利的新闻不可胜数。萨尔特一名议员因为和来自喀麦隆的公民交往而被解职,这位喀麦隆人在西班牙的身份合法性也受到质疑。

挪威的事件和西班牙 PxC 增长的积极行动,团结对抗法西斯和种族主义博客(Unitat contra el feixisme i el racisme)揭露了挪威杀人犯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和何塞.安格拉意识形态的相似,两者皆根源于相信欧洲人的原则受到穆斯林和外来移民威胁。

在 PxC 纲领宣言的第五点中明显的移民和伊斯兰被混为一谈。根据这份文件,全球化和“巨大非法移民浪潮”有关,会危及迎接移民国家的社会健全和国家认同的建立。第五点之二是理解将移民和伊斯兰连结讯息的关键:

PxC 不反对移民,而是反对穆斯林移民在我们国家中扎根,这种现象会长期对我们的文化带来明确威胁。

何塞.安格拉对外来移民的意见在西班牙被博客当作范例,用以批判移民对西班牙社会政治多元化的贡献被淡化跟无视。博客 Noticias que Dejan Huella 中,一篇发表于 2011 年八月十日的《移民,西班牙的健全状态与排外心理》提到在金融危机前移民对西班牙社会的贡献,也批评了 PxC 的“怨言”:

“摩尔人之子”私藏医疗照护、挑选学校,“我们却被分发到远地”。移民享有“免费医疗”。巴基斯坦商人“不缴税也不守规矩”。不存在的新清真寺。外国人“比本地人优先雇用”。

最近受到其他欧盟成员国认可,限制罗马尼亚移民 —— 也就是吉普赛人 —— 入境的法令颁布,线上杂志拉丁移民提出一个问题:对罗马尼亚移民关上大门,是否开启了排外之门?PxC 领袖再度被当作范例:

在另一个场合安格拉要求政府为罗马尼亚吉普赛人打预防针以避免传播疾病,并称呼这个种族是“不受欢迎的罪犯”。

对抗西班牙对伊斯兰化的恐惧是 Eurabia 博客背后的动力。何塞.安格拉谈论号称的穆斯林移民的危险性的用词又遭到谴责。2011 年八月二日一篇文章标题是《如果穆斯林宁可斋戒而不工作那可以滚了,我们不需要他们》。

在这个背景下,移民在西班牙博客称为“消音行动”的情形值得思考,因为“西班牙境内对种族犯罪的的抱怨和处罚”显然未受到公众注意和讨论:

缺乏公开曝光不只是大家没看到或无意忽略:这是把问题从大众眼里消除的一种形式;是将这些一再发生的严重问题在国家及国际层面上大事化小的手段。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