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性、监控、与“人民色情”(People’s Porn)的崛起

大多数针对中国網絡文化的讨论,都是聚焦于线上人权活动的兴起。不过近几年来公开在網絡世界中揭露个人情欲行为的线上情色文化,也成了中国網絡世界中的另一道风景。

香港大学副教授Katrien Jacobs针对“人民色情”的研究,就探讨了中国網絡世界中业余者“自制”(Do It Yourself)色情作品的文化,以及在国家审查机制下,色情作品制作者与消费者之间又有着怎样的相互作用。

以下是Ronald Yick与Oiwan Lam针对Jacob教授即将出版的新书:“人民色情:中国互联网的性与监控”(People's Pornography: Sex and Surveillance on the Chinese Internet)所做的访谈纪录:

Professor Jacobs' new book, 'People's Pornography: Sex and Surveillance on the Chinese Internet'

Jacob教授的新书:“人民色情:中国互联网的性与监控”(People's Pornography: Sex and Surveillance on the Chinese Internet)

全球之声(GV):是否能请您解释一下,书中所说的“人民色情”(People’s Pornography)是什么意思?

Katrien Jacobs (KJ): 首先,“人民色情”这个词语有自制色情作品的意思,也就是指那些由业余者所制作的色情作品。但它同时也可用以指涉所有在中国地区所制造的色情作品。听起来 有点讽刺,因为其实在中国,色情作品是被法定禁止的,所以根本没有所谓中国色情作品的存在。即便所有人都知道中国还是有许多色情网站,包括业余者制作的色 情作品。

GV:我们都知道您是研究西方社会自制色情作品的专家,是否能请您比较一下中国与西方在情色文化上的不同?

KJ:在已经发展成熟的西方社会中,另类文化的力量是相当强健的。你能看到艺术家或非主流团体的成员,透过架设网站来以各种不同方式宣导他们自成一格的色情作品。例如像美妙痛楚(Beautiful Agony) 这个网站,就只从人的面部表情来刻画高潮。这是它针对过度聚焦于生殖器的商业色情作品,所提出的批判。我就是出身于这样的背景。我曾遇过一些对架设这类网 站有兴趣,或实际已经拥有这样的网站的人。当然,这样的文化很快就被商业化了。所以同时你也可以看到另一种自制色情作品的活动样貌,它不是真的为了人民而 设,也不是由人民自制,它只是用来推广一种临家女孩的形象,一种看起来像是业余者的形象。所以在西方,是存在着两种相互推挤的势力,例如:真正的业余者与 商业力量。

而在中国与香港,一样可以看到有人上传他们自己的色情影片或照片。有时是在特定的网站上,例如Pornotube,也就是专门放置情色内容的 Youtube。这些网站是开放性的,全世界所有人都能看到。当然,中国大陆的人民没办法直接连上这些网站,关于人民自制色情作品的活动,也还没有比较普 遍性的参与。不过我们发现,年轻族群已经开始在隐蔽及私密的场所制作他们自己的色情影片,例如在空荡的教室、病房、电梯或走廊。这样的色情作品在中国绝对 正在制作与上传当中,因为我已在不同网站上找到许多压缩滙集的档案。可以确定的是,这样的活动目前还非常分散,而且被认为未臻成熟。不过我认为这是一个改 变的迹象。

GV:您的书中所使用的“情欲解放”(erotic liberation)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KJ:首先,我认为人民能直接接触色情作品是一种解放,再者,人民能透过色情作品去表述他们的文化与情欲认同,也是一种解放。所 以这样的影片赋予了年轻人某种力量,让他们可以在某处做爱,然后拍摄下来、上传、并且与他人分享。即便在中国,这样的行为是完全被禁止并可以依法取缔的。 无论如何,这都是正发生中的现况。我们不需要把解放想得像政治解放那么严肃,因为毕竟,这些年轻人只是觉得好玩。不过他们的调皮捣蛋已经在两个地方犯了 法,一是他们实践情欲的方式,二是在網絡上散播。不过他们的兴奋感也正来自这样双重的违法。

GV:他们知道散布色情影片是很叛逆的吗?

KJ:我在中国大陆所做的访谈主要是针对网友,但不尽然是那些上传影片的网友。我也有访问一些大学里的网友。说来有趣,他们完全 清楚中国的色情议题之争。他们知道中国政府禁止、打压色情作品,并且利用它来控制網絡使用。然而,他们还是能透过翻越網絡防火长城去寻得自己需要的东西, 并且彼此分享那些秘密网站。
不过弱势性别族群因为在中国普遍还是不被认可,因此显得相对脆弱。若要他们自己发展属于自己的色情运动,现在恐怕还不太可能。

GV: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业余色情作品出现在網絡上,中国网友们很喜欢针对影片的主角做人肉搜索,尤其当他们涉及贪腐的政府官员。对于这样的现象,您有什么看法?您是否认为这与中国的性别及权力关系有关?

KJ:当然是。如果他们能逮到那些贪腐的政府官员,确实是能挑战现存的权力关系,并且展现出自己的权力。但这当中也有些问题,因 为就性这个议题而言,通常人们会试图去挖掘出别人台面下的性生活。我实在不认为我们有权这么做,因为即便这个人是握有大权的党政官员,我还是不认为我们有 权去评论他/她的性生活。我还宁愿人们是去抱怨性的匮乏。
我认为韩寒对于提倡无性的论点非常有趣。主流社会所宣导的观念是我们不应该有色情文化,可能我们可以有性行为,但不应该有色情文化。我们不应把我们的愉悦与高潮记录下来。他的观点挑战了中国的无性历史。单是攻击政府官员不当的性丑闻并没办法改变现有的腐败系统。

GV:中国的反监控文化与情欲活动的关系为何?

KJ:中国的网友似乎都很清楚当地的色情争议,也就是关于色情作品的争议,以及对于过滤软体的抗争。事实上,草泥马这个2009年出现用以对抗过滤软体精神象征,其字义本身就是与性有关的表述。草泥马在網絡上迅速而广泛的流传,是中国网友争取公民自由,或说是言论自由的强大运动。比起其他国家,中国的网友为争取媒体情色内容而做的奋斗,更加是网友抗争的核心。 当然,对于那些投入于政治对话的人们,他们并不愿意处理与色情作品,或甚至是与性有关的问题。所以某种程度而言,我认为其中的对话是相当边缘化的。但若你仔细去看的话,会发现它其实正在论辩的过程当中,而女性博客更位在其中的中心地带。举例来说,像木子美流氓燕(性别行动主义者)就是说明女性与女性主义博客如何看待性议题的两个绝佳范例,她们也不会试图去将政治活动与情欲活动区分开来。 我认为情欲议题与政治议题的区分是基于一种男性的传统,而这些女性博客则代表一种更赤裸、更贴近事实的派别,所以我认为她们是两种不同的思维角度。当我撰写书中关于博客的章节时,我只是提出这种男性传统与女性传统之间的落差,并不能否认这样的落差确实存在。

GV:在您其他的访谈中,曾经提到您对中国男性对于未成年女性的性幻想感到惊讶。这样的幻想现象源自何处?

KJ:我想是来自日本。日本色情作品在中国实在具有主导性的地位,而它们又总贩卖着年轻、天真无辜又顺从的女性形象,而且通常都 未成年。在我访问的男性当中,有许多都承认:“对,这就是我主要的幻想主题。我想见见这个顺从的女孩。”这代表着什么?我认为这意味着赋予男性某种权力, 因为他们能驾驭这个顺从的女孩。所以在这样的幻想世界里面,他们能轻松应付这个女孩,但这不表示在现实生活中真的有这样的女孩存在,而是他们通常必须面对 的或许都是身边能干强悍的女性。在日本有相关的研究说明这样的幻想是与现实相反的,日本男性普遍表现出来的是脆弱与能力不足,就像那些被妈妈宠坏的孩子一 样。中国的状况也类似。

GV:在您的书中是否有探讨中国網絡世界中种族与性行为的关系?

KJ:事实上本书有一个章节的内容,就是关于色情网站使用者的性幻想。我访问这些使用者,并以他们想与什么样的人约会来了解他们 的性幻想对象。结果发现白种男性与中国女性之间普遍地存在着性吸引力,虽然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男性对外国女性感到有兴趣。我访问了一些对我有兴趣的中国男 性,而他们也的确向我倾诉了许多现实生活中的挫折,例如他们无法成功邀约或单纯只是吸引一般的中国女性。根据我在香港针对约会机制的研究,我发现在异性恋 世界中,男人与女人之间存在着一种实际上的断裂。我发现许多中国男人与女人心中的渴望其实大有不同…这跟男人们幻想着容易掌控的顺从女孩有关系吗?或许有 关。这是一种相反的情况,他们在想像世界中梦想有着顺从的女孩,但在真实世界,那些中国男人们总是被中国女人不屑一顾地拒绝,例如在约会网站上。中国女人 普遍要求很高,并且会公开她们的条件。在某些方面,中国男人感觉并不是很舒服。于是我现在知道了香港与中国的父权主义是怎么一回事,并且我也知道,在现实 生活中,在工作场合或在家里,男人其实拥有很大的权力。不过这只是探测真实的其中一种方式,在其他方面也有女人掌权的状况存在。

Chinese artist, Ai Weiwei

中国艺术家艾未未

GV:最后一个问题,前些时候中国政府拘捕了著名的艺术行动家艾未未,他所拍摄的裸体照片是其中的一个理由。您认为艾未未的裸体照片何以对中国政府形成威胁?

KJ:我知道当中国政府拘捕他的时候,其中一项罪名是散播色情作品。我认为他让中国当局感到具影响力与威胁性的原因,是因为他具 有高度的幽默感,而且创作了那些自己在草泥马旁边蹦蹦跳跳的诙谐照片。他是这么一个在争取言论自由过程中具有标志性的人物,而情欲内容是其中的一部分。如 果你是自由之身,同时又有艺术才华及奇特的个人特质,那么你就可以做这些事,例如有时脱光衣服跳来跳去。艾未未所代表的就是这样一种幽默感与自由性,而这 对中国当局来说是很危险的。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