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黎巴嫩博客兼维权份子被拒入境并逐出埃及

Imad Bazzi,既是黎巴嫩获奖的博客,也是非政府组织CyberACT的执行长(该组织利用社会媒体工具鼓吹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变革),他于2011年9月5日周一入境埃及时遭拒。

Imad 在推特网站上又名为@TrellaLB,他从埃及机场的警察室用推特发出信息,并打电话给几位朋友,传播有关被告知他的名字“应保安机构要求,被列入拒绝入境名单”的消息,而且不久之后他就会被安排登上回黎巴嫩的飞机。

这事发生之后,随即有推特用户开始猜想,这种事怎会发生在应当是后革命和后穆巴拉克时代的埃及?

@Dima_Khatib: 黎巴嫩博客@TrellaLB 当他抵达时, 就被开罗机场当局给拘留并驱逐出境…他被置于“黑名单”上!!! #jan25 在哪里?

@JustAmira: 黎巴嫩博客(@TrellaLB) 被赶出埃及,穆巴拉克又当权了吗?

人权组织如阿拉伯人权资讯网(The Arab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阿拉伯语] 和Samir Kassir Eyes 听到这消息时相当担心。

当他回到黎巴嫩时,Imad 写了关于开罗机场的扣押经历,他写说他从未想到定期的开罗之行竟会变成此等奇遇,特别是他之前还决定待在开罗工作。他也提到他没想到埃及在革命前与革命后会没啥两样,他随后概括了他和机场审讯者之间的对话。

有个身着文官制服的人随着警察到来,他很有礼貌而且问我一两个问题便离开。 长官:你背伤的原因是什么? 我回答: 椎间盘移位。 长官: 你是那些“脸书青年”之一吗? 我回答: 我不懂你的问题? 好吧,我要把你留在这儿十分钟然后再回来。

长官: 谁是Wael Abbas? 我回答: 一位朋友。 长官: (他看不懂这个名字, 所以要求警察的协助) 还有谁是Mina Zekri? 我回答: 网上的一位朋友。 长官: 这个对外政策是什么?他们是谁? 我回答: 这是一份国际杂志。 长官: 他们为何颁奖给你? 我回答: 这不是奖项,而是予以肯定。 长官: 肯定什么? 我回答: 我的網絡活动. 长官: 你是支持革命的其中一人吗? 我回答: 我摇头表示我不懂他的问题。

第三位审讯者来问Imad另外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关于他和Maikel Nabil的关系,Maikel Nabil是穆巴拉克下台后,首位被送去坐牢的博客,Imad之前有去探过监,因为Maikel Nabil是位和平主义者,而Imad本身对研究和平主义感兴趣。

这个问题解释了为何Imad被拒绝入境埃及。黎巴嫩报纸 Al-Akhbar 也试图找出原因为何Imad被拒入境埃及:

Imad透露了他从埃及被逐出境的背后真正原因:“很显然我的網絡活动对他们而言是具挑衅行为的,但最重要的是去年六月我去了Al-Marg 监狱探访Maikel Nabil。”

最后 Imad 在推特上写说他并不难过,只要埃及人民能够尽快重建他们的国家并恢复他们的权利。

@TrellaLB:我被逐出埃及并不要紧,我会有机会坐视反对派明日收复江山, 祝好运 #埃及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