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为何我们要移居外国

移民一直以来都是话题,最近几个月在俄罗斯網絡中出现新的看法。来自不同社会群体的博客写了些有影响力的文章,藉着此平台表达意见,关于国家的现在与未来,以及人民的职责。

大规模移民潮的问题在俄罗斯已有一世纪之久。在过去,有几次的移民潮夺走全国数百万有能力的劳动者、科学家和作家。俄罗斯人移居外国的潮流至今仍持续着。就算近几年经济情况正在改善,仍有着许多的俄罗斯人民梦想着离开祖国。

Stamped passport. Image by Flickr user Sem Paradeiro (CC BY-NC 2.0).

盖了戳印的护照。图片来自Flicker使用者Sem Paradeiro,依据创用CC BY-NC 2.0授权使用。

俄罗斯的报纸Novaya gazeta报导说,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百分之22的成年人(主要是商人和学生)都表示愿意永远离开俄罗斯。这份报纸还引用了“官方数字”,表示“近几年来”有一千三百万名科学家和工程师离开俄罗斯。

邪恶的俄罗斯

知名的俄罗斯作者Yuri Nesternko在博客文章的开头写道:“俄罗斯完全纯粹的状态是邪恶的”,他是受到美国政治僻护的移民。在2010年年底,一篇现已出名的文章题为“移居国外”,引起许多俄罗斯博客的共鸣。

很快就成为移民的支持与反对派都必读的,这篇文章是挫折的哭喊,来自一个试图在俄罗斯生活,却一直无法承受现实的人。

Nesterenko将重要的论点放在俄罗斯人的心态上,认为在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会阻止俄罗斯成为一个壮盛的国家。

Nesterenko批评他的同胞,在历史上造成腐败的统治者,他写道:“他们不是来自火星”,认为俄罗斯和人民无药可救。他驳回任何支持爱国主义的论点,而呼吁大规模的移民:

不是要拯救俄罗斯,而是要从俄罗斯解救人民。我们该救所有能获救的人,从自己开始。所以移居国外是唯一的方法。我们要停止毁坏自己的人生,不该继续当肥料,因为俄罗斯的土壤只长得出蓟草。

为了证实俄罗斯不会有好事发生这个论点,Nesterenko说俄罗斯人对国内目前能享有的自由漠不关心:

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俄罗斯人使用網絡[…]。他们是如何使用的?他们用对西方、乔治亚、乌克兰,以及“demshiza”[贬 低民主运动的词汇,源于“民主”和“精神分裂症”]的仇恨填满政治论坛,当然还有犹太人[…],对Sovok[苏联]的怀旧之情,对史达林的赞颂。西 方电台没有被扰乱,但有人会收听吗?因为那些是“敌方”的广播节目,总是对俄罗斯持反对论[…]。

Nesterenko在结论中说:“我只知道一件事,我永远不会回俄罗斯。我很高兴,俄罗斯现在对我来说不是‘我们的’国家[…]也不是‘这个国家’,现在和以后,俄罗斯都是‘那个国家’。”

移民的理由

博客Viktoria描述自己是一个“想要离开这个国家的25岁年轻女人”。她张贴了一篇文章名为“我要离开俄罗斯的九个理由”,在脸书上有九千人按赞,在俄罗斯知名社群网络Vkontakte.ru有八千人读过,在推特有一千四百人转载,并且有超过二千则评论。

如标题所述,Victoria列出让她想离开俄罗斯的理由:不安全,平庸的医疗保健,教育品质低落,缺乏专业性,房价高,贪腐现象广泛,制造低品质的产品,不尊重人民的权利与自由,而对Victoria来说最重要的理由,是“不尊重别人,以及类似法西斯主义的偏执”。

请试着想像一下,发生了什么事使政府与所有官员在一天内全都丧生,在一周后会怎样?一个月后呢?同样的脸孔将出现在同样的位置,为什么?因为人民不会改变,基于我不明白的原因,我们的人民是这样的。

Victoria写道:“你可能会说我必须为自己的幸福而战,争取光明的未来。对不起,朋友们,我不是个斗士,我只是一个胆小的系统管理员,我不想要光明的未来,只想要一个稳定的现在。”

你不应该离开

俄罗斯網絡中讨论著移居外国,博客armyan-capitan则是写了一篇文章表示怀疑,为什么有许多人不离开。armyan-capitan表示最主要的理由是心态:

不要笑掉我的大牙了。就算可能被逮捕,你的祖父也等了十年没有离开祖国,甚至未前往邻近的城市。他们被带到科累马(Kolyma,一个在西伯利亚以集中营闻名的区域),一边等待特赦,一边翻找监狱的垃圾找食物吃。他们不是“家畜”,而是军官、政府官员和顶尖的精英…但是他们的后代却成为家畜。肥胖的警察,办公室的流氓,和吃白食的军人,你们不会离开这里,但不是因为没有钱。

这名博客接着提到另外两个理由,为何想移居外国的人一直没有离开:移民身份取得不易,无法适应新的文化:

你无法存活于一个法律凌驾于金钱的国家,以遗传学来说,你无法瞭解那样的地方,仇恨使你无法跟普通人相处,他们不会瞭解你也不会接受你。当你外出而不是在旅馆中喝免费附赠的啤酒,就会立刻有这样的感觉。

那些博客文章在俄罗斯網絡上广为流传,显示人民无法继续对此议题漠不关心,也表示有多少网民对国内目前情况不满意。

受欢迎的民意调查公司Levada-Center表示,越来越少的俄罗斯人认为,他们的国家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赞许政府作为的人数也持度在下滑。

把国内的许多问题归咎于心态很简单,而移居外国对很多年轻人来说,或许是个快速的解决办法,但对专制的君主与贪腐的政府沉默顺从几百年了,承认俄罗斯现实中“心态的成因”可能也是改变的一小步。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