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几内亚:法国女子对抗社会贫困

记录片拍下的巴里(Nadine Bari)

巴里(Nadine Bari)为法国公民,截至目前为止,有半生居住于西非国家几内亚,另一半则住在印度洋上的法国留尼旺岛

几内亚独裁者托雷(Sékou Touré)时期,巴里在一场暴力镇压中失去丈夫,她在25年前成立非政府组织,支持几内亚女性、残障人士与乡村人口。

全球之声(以下简称“问”):你当初为何来到几内亚?

巴里(以下简称“答”):我跟着来自几内亚的丈夫,于1964年1月初次抵达这个国家,我们都很兴奋有机会将自身学识与年轻活力,贡献给独立不久的几内亚(但并非为了当时的政权)。我的丈夫于1971年失踪,我写下的第一本书《Grain de sable》即记录如何查明真正死因(Catherine Veaux-Logeat执导的记录片《我昨天仍在等你》亦源自于此)。

问:可以简介这个组织吗?

答:组织名为“Guinée-Solidarité”, 于1987年在法国史特拉斯堡成立,我在1985年和1986年两度前往几内亚,不时注意到该国经济与社会不断衰退,例如在Koundara- Youkounkoun地区,看到Ouros当地学生在教室内没有椅子可坐,令我十分震惊,学生若未自行带椅子上学,就不准进教室;有位教师用倒地的电线 杆充当学童书桌;卫生所存药很少,有些甚至已经过期。我们使用女儿拍摄的照片,在史特拉斯堡的教会内说明情况,也向亚尔萨斯地区的医院、学校、企业募集物 资,其中一位唱诗班成员在运输公司工作,自愿将物资装进几个货柜运至几内亚,这就是一切的起点。

问:这个组织如何降低几内亚贫困的冲击?

答:我们针对国际援助遗忘的村落,这些地区位处偏远、非常破败,大多座落于森林区或国内北部,在1986年至1987年,Fouta-Djallon地区的Mali村内,病患在医院里都躺在地上,让我很震惊,我们再次于法国亚尔萨斯与邻近地区宣传,汇集医疗物资。整体而言,目前已有七间州立医院、12间卫生所、18间医疗站受惠,我们非常重视残障人士(包括肢障、视障或社会弱势族群),训练他们使用单车或三轮车。

Guinée-Solidarité成立的染布工坊(照片经许可使用)

问:组织有哪些帮助妇女的计划?

我们协助成立染布工坊,让女性学习蓝染,也支持寡妇于Fello Wendou地区从事园艺,我们获得来自瑞士的资金,遍植能制作蓝染料的树苗,这项计划始于2007年,善用Fulani族女性的传统技能与编织技术,可惜中国纺织业大举进攻当地市场,我们若要保障劳工薪资,成本不可能与中国廉价商品竞争。

Guinée-Solidarité开设的几内亚女性识字班

问:教育贫困残障孩童是该组织一大成功经验,其中内容如何?

答:几内亚首都的la Cité de Solidarité社区向来有许多游民与乞丐,我们至少统计有450位残障人士,全都是文盲,我们招募其中80人,多为女性及孩童,赞助则来自法国、西 班牙、比利时,孩童必须是孤儿或残障,才能获得赞助,许多乞儿与盲童都因此就读大学,我们也在当地设置图书馆,受到许多人欢迎,甚至安装太阳能板,希望提 供稳定电源。

Guinée-Solidarité目前共有四个分会,位于法国史特拉斯堡、法国马赛(赞助Mamou地区残障复健中心)、法国巴黎、几内亚首都柯那克里。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