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加坡的咖哩团结阵线

一个住在新加坡的印度家庭,因为新搬来的中国邻居向政府抗议咖哩香味太浓,而协议当邻居在家时,不煮咖哩。不过咖哩毕竟是一道国民餐点,为了让所有喜爱咖哩的新加坡人团结起来,筹划了8月21日的“咖哩日”(Cook A Pot of Curry Day)活动。从脸书的活动邀请页面看来,有超过60000人确认参加。以下摘录網絡上的部分反应。

Jamie Huang对周日的“咖哩”阵线感到骄傲:

无论如何,当现任政府为了外国人在本地的融合问题而担忧时,这次的咖哩事件为原本存在的断层缩短了距离。我想这值得我们花点时间感到欣慰与骄傲。

新加坡人终于团结了起来!这哪有什么不好的?

“咖哩日”活动

SpeakSpokeWriteWrote认为咖哩日活动的成功证明了新加坡人能够“用文明且有创意的方式,为了理想团结一致地奋斗”:

这个活动的意义并不只在于一顿饭而已,它让新加坡人感受到自己是新加坡人的一员。大家能够一起煮一顿简单又色香味美的佳肴,同时 声明自己的主张。这样的活动让我充满了希望。其实我们比想像中更相近,只要提供正确的刺激,我们可以用文明且有创意的方式,为了理想团结一致地奋斗。

Dee Kay Dot As Gee Mobile则希望这个活动能提醒所有人对异国文化更宽容:

今天是咖哩日,你煮咖哩了吗?

我不知道这是否会成为每年一度的活动,例如种族和谐日(Racial Harmony Day)或全面防卫日(Total Defence Day)那样。“咖哩日”可以提醒大家对其他文化、宗教与种族更宽容。生活在像新加坡这样一个拥有多元种族与多元文化的小国家,我们要以更宽阔的心胸互相 对待。

所以无论你是真的煮了一锅咖哩,或与我一样在心里响应这样的活动,让我们都记得今天煮咖哩是要提醒自己对他人更加宽容。

Eastcoastlife则与朋友办了一个咖哩派对:

今天我家办了个咖哩派对。我为外国客人们准备了蔬菜咖哩、鸡肉咖哩与鱼肉咖哩。我买了一些小法国面包、做了印度煎饼、还煮了一大锅的饭来配咖哩吃。

今天在脸书上,有超过60000人(有些来自世界各地)表示,他们将烹调并分享或食用咖哩。新加坡人希望新到来的市民能够喜欢咖哩,并且接受在这片土地上不同族群的文化。

脸书粉丝专页:新加坡人爱咖哩

Chee Wai's Random Musing以地球公民的身分参加了这个活动:

做着同样的事情的人,可能有不同的原因。以我来说,我是想表现出自己身为一个地球公民的身分。我会让咖哩的香味就这样从后门的露 台飘散出去。如果我的邻居感到困扰,他们会来找我,而我会与他们谈谈,就像成熟的大人该有的样子。对我来说,这不会是一个问题,毕竟潘安咖哩 (Panang)并不是我每天非吃不可的东西,而就算是,我相信我们也能找到一个温和的解决之道。

Ng E-Jay则是对新加坡政府推动种族和平的成果感到不满:

新加坡本来就是一个以移民人口组成的国家。我人为来自不同种族与宗教背景的新加坡人,经过世世代代的融合,早就已经学会彼此的和平共处之道。

但那些新到达这片土地的人们,那些我们所欢迎的外来者,是否也有着同样的理念?

政府有责任确保那些来到我们国家工作与生活的外来者,能够尊重本地的传统习俗,并且欣赏我们的生活方式。

宽容与理解不可能是单方面的。它一定是一个彼此共享的旅程,也是建立在所有新加坡人民、外来者与政府之间的共同道路。然而,目前政府还没有让我们看到它愿意与新加坡人民一同走上这个旅程的决心。

seksi matashutyrmouf质疑当邻居对咖哩香味提出抗议的时候,政府居中调节的过程:

政府为什么不从整体社群的利益层面来看?为什么他们不对中国来的新人提出建议,或是提醒他们阻止别人烹煮咖哩有可能遭到什么样的 抨击?他们怎么就看不出来,这很有可能被解释成像一个莽撞的新人,强行地剥夺了少数人的权益?所谓的斡旋是只狭隘地指在两方之中的调解吗?或者其实有第三 方的存在,例如是社群/国家,只是它被便宜行事地忽略了?

Desiree Lim对社会中其他的种族主义形式提出警告:

在这个过度吹捧的团结时刻,我看到的是新加坡华人对于印度人明显的种族歧视(例如咖哩有时也能成为一种诽谤),不管是不是发生在本地,都被轻易地遗忘了。

如果状况对调,会是如何呢?如果是一个本地的新加坡家庭去抗议新来的印度邻居家里的咖哩味太浓,我们还能确信自己会同样热切地去维护这些印度人的权益,并且认为这种对外来人口的怨声载道,只是单纯针对他们的个人习惯吗?

校对:Soup

2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