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国营媒体的种族议题

两位非洲区的居民?摄影:Ilya Varlamov/zyalt.livejournal.com,经授权使用。

笔真的比剑有力吗?或者在这个时代,键盘比装了雷射瞄准器的突击步枪更有力吗?某些方面来说是的。无论是想激起人们的热情、抹黑某个人,或只是想转 变讨论的方向,有权有势的人可以避免采取高压控制,而是藉由插入错误或误导人的报导来改变公众意见。问美军就知道了,2005 年五角大厦 —— 急着想抓住伊拉克人民的心,他们付了几百万给伊拉克报纸以确保亲美的报导出现在伊拉克媒体上

这些假消息和误导的技巧在俄罗斯全国各地非常盛行。具有深厚传统的“政治技术”经过沙皇专制时代和苏维埃警察国家的锻炼,现在俄罗斯媒体充斥用钱买的报导,置入性行销某些特定观点。对外人来说,想要解读刻划俄罗斯公众日常生活的各式骗局困难的无法想像。例如 Mikhail Prokhorov 辞去正确使命党领导职务,可能的故事版本有许多,有的甚至认为这整件事从一开始就是设计好的。难怪犯罪学家常犯错。

最近的例子显示这个现象已经远比登载政治人物和妓女在床上的照片或在选举前夜发布候选人死亡的假消息来的严重。上星期四,Vesti FM 电台看似温和,通常做一些学校新闻之类的地方性报导的记者 Ksenia Krikheli 发表了一篇关于莫斯科州柳别尔齐市郊克拉斯纳亚戈卡区的报导。 用这篇充满了种族刻板印象及暗示的文章,Krikheli 女士报导当地居民是如何害怕他们宁静的郊区正被涌入的无法无天、暴力兼性狂热的非洲移民转变为“非洲人区”。Krikheli 女士形容“当地人”因为深夜的鼓声无法入睡也不敢上街,非洲妓女(看起来会开价“三卢布做一次”的女人),以及犯罪活动。

这篇报导传遍俄罗斯網絡媒体之后又出现了另一篇。在追加的文章中,Krikheli 女士显然将自己塑造成追求真相的调查记者,她报导自己拜访拘留了数名非洲移民(她认为是她的文章引起的)的警察局。然后她说:

我无法忽视,看来我干扰了警方作业。因为很快有个非洲老大开着他的高级凌志车进了停车场,要来保他的兄弟出去。看来他们已经达成某种协议,而我很不巧在这时来访。一名警官对非洲老大说,“我们过十到十五分钟再谈,看看要怎么办。”

揭发丑闻的博客们调查这些报导

当这篇新文章传遍俄罗斯媒体圈,知名图片博客 Ilya Varlamov(LJ 帐号为 zyalt)造访“非洲区”亲自调查。经过三小时的访问,他找不到任何支持 Krikheli 女士说法的证据,找不到任何一个跟 Krikheli 女士说过话的人。甚至所有他访问的人都否认跟住在附近的非洲移民之间有任何问题。

例如一名有三个小孩的妇女说:

“一切都很好,没有问题。我的邻居 Pierre Narciss 是‘巧克力兔’。大致上来说跟他们没什么问题 —— 他们每次都会打招呼,也没制造什么噪音。什么?晚上他们会打鼓跳非洲舞?那是骗人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完全相反,根本没有噪音。学校里也有一些非洲小 孩,大家都相处的很好。你听说的那些太荒谬了。”

对涌入的非洲移民感到惊恐?摄影:Ilya Varlamov/zyalt.livejournal.com,经授权使用。

Ilya 也和本地一位来自南非,搬来莫斯科经营一家俱乐部的非洲移民谈了话。他显然很担心这篇文章造成的影响:

显然他对媒体的观感非常负面。“我们打算上法院。”他说,“他们把所有的事都扭曲了。很多非洲人从不同的国家来到这里,我们一直和平的生活着,然后他们写出这种东西。我不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Vesti-FM 为什么会刊登这种荒谬的文章?

如果许多住在这宁静郊区的居民并不感到惊恐,是什么促使 Krikheli 女士和 Vesti-FM 发表这样的错误种族资讯?Varlamov 这样说:

什么样的理由让一个严肃的政府电台编造出一个不存在的问题?还加油添醋写的跟真的一样?只是为了激起大家的情绪吗?一个记者制造素材时不需要职业道德吗?她难道没听过挑拨族群冲突的责任吗?

虽然在这错误资讯乱成一片的俄罗斯,大概永远不会有确切的答案,一个很大的可能是这系列文章是由有钱的利益团体(可能之一:建设公司)出资,希望将反移民心态导向反对非洲移民。Krikheli 女士的文中就有线索。她在某处写道:

Anastasia 说非洲移民根本比不上来自前苏联国家(像是塔吉克和乌兹别克)的移民 —— 跟柳别尔齐郊区泛滥的非洲人比起来他们简直就是天使。“塔吉克和乌兹别克人很安静、和平,从来不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也不会制造太多噪音。非洲人老是到处 乱丢垃圾。住在这太糟了。”

網絡上出现的文章进一步支持这个解释。一篇伊斯兰新闻的文章宣称柳别尔齐的居民“现在非常想念跟塔吉克和乌兹别克人住在一起”。

很多事还不清楚。Vesti FM 既然是国营媒体,俄罗斯政府在这些报导中扮演什么角色?不管事情究竟是如何,Krikheli 女士的文章悲哀的反映出俄罗斯这个国家的新闻伦理,以及国营媒体如此简单就可以被操弄。至于柳别尔齐的非洲移民,让我们期待这些枝节能到此为止。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