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辛巴威看待利比亚,格达费和穆加贝

当利比亚强人格达费倒台的消息让網絡圈一亮时,辛巴威博客圈并未也积极讨论。網絡上流传着谣言,说这位当权四十年后被废黜的家伙,现在在辛巴威

NewDZE 报导:

昨晚据称,受人民痛恨的穆加贝总统,为逃犯暴君格达费上校提供飞机逃往辛巴威。 穆加贝的政治对手称,他们的间谍目睹格达费乘坐一架辛巴威的空军喷射机,并于周三凌晨一点不久后抵达Suri-Suri空军基地。 他随即被迅速带往首都哈拉雷 Gunninghill 郊区的一栋宅第。 而且据称,附近的道路给辛巴威军队和便衣警察封锁了。 一位反对党 MDC (民主变革运动)资深党员的发言人补述: “现在无疑地格达费在此地是位穆加贝的 ‘特殊贵宾’ ”。 谣言关于格达费的存在已横扫整个首都,目击者报导说暴动警察以显示强大武力接管了非洲团结广场,不清楚此事是否和谣言有关。

Totorosi 认为这件事并非属实

此网站愈来愈多人看,但后来他们发布的消息是毫无依据的。为们你自身的诚信着想,在向我们传送消息之前,我希望你们先证实所得来的信息。许多辛巴威人都只是谣言贩子,但一个新闻网站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如果格达费在辛巴威,他会被找到的。这些无人飞机会作好他们的职责,这些西方人去了巴基斯坦并抓到了宾拉登,如果格达费在辛巴威 的话(希望如此),他们能够而且将会抓到他。辛巴威的军事相当薄弱,就连刚果的Bhanyamulenge原住民都能羞辱他们,所以格达费完全没有抵抗 力。任何人甚至应该把辛巴威kuti空军忘了。所以如果穆加贝收留格达费,那么这位遭国际通缉的人的命运早已被决定…

Kubatana, 一个辛巴威维权份子社区网站,向其手机用户征求对格达费的反应:

昨日我们发短信给我们短信服务用户,通知他们利比亚的突发新闻:格达费下落不明、儿子被拘留,反对派势力已控制的黎波里。加上今天一则“顽抗政权还击”的报导,很显然利比亚的情况还在开展之中。但辛巴威试图响应去除一个在位数十年的强人,以下为他们对昨日新闻的反应:
• 希望这位残暴的独裁者被活抓并面对审判,其他独裁者会就此觉醒,而了解到他们会是下一个。 • 很不幸是独裁者无力察觉时代转变的蛛丝马迹,因此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政治动乱的受害者。他的双手沾染人类鲜血,也许他会被原谅。我们真的在猜到底哪位现存的独裁者会给他避难所。噢!这些领袖从未了解他们毕竟是凡人。 • 穆加贝一定有闻到咖啡香,非洲,如利比亚的动乱,使他无能的脊椎骨不寒而栗。 • 穆加贝永远不会放弃权力,他犯下了这么多的反人类罪。

网友 Samuel Maruta 评述:

古语有云,临终前的马最后一踢都是致命的。当所有避难所逐渐消逝时,他将无处可逃,他必须要奋战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让我们从中吸取教训。

Sir Nigel 于推特上表示:

这些利比亚人看来相当有组织!他们的国旗在阿尔及利亚升起,埃及也已承认新利比亚政府。

Nqaba Matshazi 于推特上表示:

利比亚的普通老百姓加入驻哈拉雷 #利比亚 大使馆的庆祝活动。

然后报导:

欢欣鼓舞的利比亚公民在辛巴威该国的办公室外面庆祝,烧毁旧国旗,猜想辛巴威政府对此有何看法

暴动警察被召来监督在哈拉雷市中心 #利比亚格达费逊位的庆祝活动,截至为止是和平游行。

Jones Masura 于辛巴威政见的博客(The Zimpolitics blog) 上表示穆加贝和格达费基本上是一样的:

利比亚的成功革命于历史上重大时刻来临,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人,在要求基本权利和自由上,变得更开明自信。这提醒我们无人能阻止 一个获得时代支持的想法,无人能永远抑制人民对自由、解放和尊严之基本共同愿望。当你审视它时,我们在辛巴威的情况根本上是与利比亚相同的:我们双方都分 别长期忍受了穆加贝和格达费统治下的暴政和恐怖时期,所以穆加贝和格达费基本上是一样的。

由利比亚起义中学到了几件事:

首先最重要的是,在面临一位冷酷无情但最终被击败的残酷暴君时,整个世界目睹了利比亚人民的尊严、勇气、坚忍不拔、不屈不挠和善意的一面。

其次,我们得知普通民众,于反击推翻高压制度和暴政上,所具有的力量和能力。面临上校格达费派来屠杀平民的佣兵和军队,我们看到了青年男女老幼不但不恐惧,反而透过各种革命反抗途径和方式还击。我们看到了不论是否有受过教育的人、基督教和穆斯林、为了无可否认的共同人性和共同渴望 自由、尊严,和更好的生活,团结在一起,并且利用任何他们可以得到的资源还击,这就是他们如何能够战胜一切困难,这无疑地证明了普通人民的力量造成了改 变。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