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乔治亚:靠博客赚钱的政治两难

领取报酬的部落客和“黑幕公共关系”的现象,已经成为俄罗斯网路圈的事实,甚至被一些俄罗斯的电视台报导。全球之声在一年前曾针对这项议题写过文章──虽然和一年前相比,报酬已经飙高许多。您可以在其他网站阅读相关报导(例如这里这里)。

尤里亚科宁,一名乔治亚作家,同时也是广受欢迎的政论部落客,最近在他的部落格讨论,从许多层面揭示为了报酬而写部落格文章,是件多么诱人 的差事。亚科宁的文章之所以有趣,是因为他挖掘了这项议题的伦理层面。这个讨论揭露为何某些人愿为报酬杜撰文章,同时也显示拒绝报酬写假消息,彷佛是个傻子。

“我是白痴吗?”

滑鼠下的钱,图片来自sxc.hu

西元2011年十月17日,亚科宁在他的部落格写道

今日他们支付我三百美元写一篇文章──他们需要一篇关于你的(乔治亚人的)总统和他的首长们,以及这些人有多坏的文章。

这段对话开始于一名名叫瑟基,自称莫斯科公共关系机构的马槽,以及他所报的价钱。

亚科宁将他们的对话内容截图,张贴在部落格,以证明他所说的话。

“涉入这件事,对你而言是什么?”明显遭受这般优渥的提案打击的亚科宁问。

“我收了人家的钱啊!”瑟基解释,“而且高于300美元!”

“我懂了。”亚科宁停顿。

“在乔治亚,几乎每个部落客,”瑟基显得有些沮丧又有点讶异,“每个人都支持萨哈希维利(乔治亚总统)。”

“你找不到的。我就不是萨哈希维利的支持者,但我写什么都行但不为了钱。”亚科宁回应。

“难不成我是个白痴(拒绝这种好康)?”亚科宁问他的读者们。对于他的决定,他事后评论多次,他既缺钱(他仰赖微薄的抚恤金维生),他又急需给他儿子买个生日礼物。

“写吧!”同为部落客,同时也是亚科宁的读者蒂玛25回应

“如果你不写,其他人也会写。你不需要钱吗?”蒂波葛拉夫问道

“写吧,对大家都有好处:你、经理。我认为萨哈希瓦利会挺过去的。”跑吧如果你可以写道

但亚科宁坚持他的决定:“我会写,但无论是一桶蜂蜜里的一匙屎,还是一桶屎里的一匙蜂蜜,它终究是屎。我不希望我的家庭闻到屎味。”

“你的文章里会有任何谎言吗?”昵称“跑吧如果你可以(run-if-you-can)”继续问。“我明白你不喜欢萨哈希维利,你也不会这个官方政党的路线。那,你还有什么问题?”

“我不是说谎言的问题,”亚科宁解释,“也许有人能在这里的评论中找到更多这种文章需要的,但我不会为了钱而报导“真实”!我只写广告赚钱,而非那些神圣的事物。

诱人的现实

显然许多《生活期刊》读者都支持亚科宁的决定。但事实是他-一名乔治亚最有知名度的部落客之一-觉得他有必要向大众解释他的立场,并且转向他的线上社群寻求协助,显示在乔治亚,许多显著的政治部落客深感不安。

在网路上受欢迎和具有影响力,常常招致去赚大众钱的“兴趣”(参见上述提及的Global Voices文章,或是这里。)在俄罗斯部落客中,指控彼此收钱而写部落格文章的情形,已不稀奇。你可以猜想有多少人拿了钱却什么也没说,或是宣传他们的不贪腐。部落客经济拮据以及吸引广大的部落格读者所需要的努力在这件事上扮演不同的角色。

至于一些针对亚科宁文章的回覆,揭露了总是有人愿意收受报酬的假设(“如果你不写,还有别人抢着写。”)很不幸的,表达不同观点就足以引来被当作是支薪部落客的控诉。“他们认为如果你写的内容跟其他人的不同,那意味着你是支薪部落客。”亚科宁写道。

虽然网路被广泛认为是表达被传统媒体压抑的意见的平台,但它同时也是个容易被政治议程操控的工具。但为了散播政治讯息而支付部落客薪水,无疑是甩了言论自由一巴掌。这也是个危险的倾向,很可能因此在俄罗斯和那些仍与专制政权遗毒的前苏联国家内,让意见自由市场的原则被质疑。

校对:Aprilweihung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