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荷兰:热门节庆,扮装与种族歧视

Zwarte Piets in The Hague, The Netherlands, November 2010, by Flickr user Gerard Stolk (CC-BY-NC)

2010年11月,在荷兰Hague的Zwarte Piets ,由Flickr使用者Gerard Stolk所提供。

在荷兰的冬季,有一个角色称之为Zwarte Piet(黑色皮特),与Sinterklaas(圣尼古拉斯,圣诞老人的原始由来)一年出现一次,带着许多甜食与礼物于12月5日晚上与12月6日早晨和孩子们一起庆祝。这个传统节日的重要性不输给圣诞节。

近几年来,Zwarte Piet这个角色不断受到争论,因为有部份公民认为为了节庆装扮将脸涂黑,冒犯了特定族群。故事是说这位圣尼古拉斯的同伴是北非的摩尔人(Moors),在尼古拉斯的船从西班牙启程,到达荷兰之后,负责帮忙扛给孩子的礼物。

这项传统一直十分受欢迎,然而还是有部份人认为这带有种族歧视意象因此挺身抗议。在2011年11月12日,一位抗议者穿着一件印着“Zwarte Piet是一个种族主义者(黑色皮特是种族主义)”的T恤,于多尔雷赫特市(Dordrecht)被逮捕,他更控诉警察对他施加暴力。这起T恤运动有自己的Tumblr博客以及脸书页面,并拥有超过八百名支持者。

2010年,博客‘荷兰人所喜欢的’发表了这篇关于Zwatre Piet传统的看法:

又到了这个时候,当你走在街上,你会遇上脸孔涂黑,戴着非洲黑人式蓬松卷发,嘴唇鲜红以,穿着可笑小丑服装的荷兰人。

Sinterklaas and Zwarte Piet

2008年11月,圣诞尼古拉和Zwarte Piet于荷兰的 The Hague所拍摄,照片由Zemistor所提供。

荷兰涂鸦艺术家与博客BNE贴上几张Zwarte Piet的照片,并且问道:圣尼古拉斯的传统节庆因为黑色皮特而成了种族歧视吗?

这项“传统”随着时间演变,部分原因乃是抗议团体认为这样的描绘显得冒犯。如今,根据最新说法,抹成黑脸是因为这位(圣尼古拉斯 的)助手通过烟囱,所以脸才会是黑的。依旧,没有人可以清楚解释,是什么样的煤灰能在人脸上留下如此整齐且均匀的残余?更糟的是,为什么这些‘烟囱中人’ 说话的口音,似乎是在模仿荷兰前殖民地苏里南(Suriname)的黑人族群口音。

人类学家和博客CLOSER的作者Martijn de Koning在Jolly黑仆-荷兰的传统与种族主义一文中提出解释:

我并不期待此一传统会快速改变。很明显,黑色皮特是被建构出来的发明,随着历史而改变。现今的传统早已失去了许多负面含义,某方 面来说是好的,但是这也让不好的部份变得难以察觉,像是让种族主义藏到更深处去了。然而,我认为此一荷兰传统正好可以用来教导孩子种族主义,殖民主义和历 史上的宗教。或许这会是一个改变未来的起始点?

在旅行网站Off Track Planet,Anna Starostinetskaya给了这问题一个答案:到底Zwarte Piet是他X的什么东西?

所以皮特究竟是孩子的童话故事还是一个种族歧视下的人物?这里没有百分之百的答案,我们并非否认传统将黑人以种族主义的方式物 化,也可以理解美国人对于此类主题有强烈的情绪,因为Zwarte Piet在视觉上符合种族主义根源的样子。但是美国人必须也要了解,我们自己的历史正在带领我们去了解以前自己传统的种族歧视,而除了黑色的脸庞以外,没 有其他的共通点。虽然从某方面来看是种族歧视,我们却不能将自己的种族历史和他国的传统重叠,然后说他们是一样的。不管怎样,我们希望有一个中立的存在, 不包括蓝色小精灵,侏儒和全盘美国化的世界传统。

Sinterklaas arrives by boat in Arnhem

圣诞尼古拉搭船于2011年11月抵达Arnhem,照片由 Bas Boerman所提供。

在博客Tiger Beatdown上,Flavia贴了一则讯息:‘在荷兰,如果你在黑脸绘面季抗议种族歧视,你会被打一顿然后逮捕。’,底下由Elfe所下的评语正和上述相呼应:

我看了你的贴文,因为我需要了解为什么我不觉得这传统有何种族歧视?你提到的‘奴隶’与‘助手’都不可笑:这网页不是小丑,且他们穿着漂亮的服装,他们不是半裸着身体,一根骨头穿过鼻孔像野蛮人那样游行(或是像Josephine Baker 和他的香蕉裙)。就如同丁丁历险记‘Tintin in the Congo’,Zwarte Piets提醒我们记住过去。我知道这对美国黑人来说是十分污辱的,看着白人将自己的脸彩绘成黑色的(自从我在美国生活过后,才明白为什么:有一个时期甚 至不允许黑人在舞台上去饰演他们自己的角色。)就像饶舌音乐人决定掌握N开头的那个字一样,我们也可以忽略使我们恼怒的传统,我个人对此毫不在乎。但身为 一个非洲人,在Zwarte Piets的身上,我看不到一个黑人的影子(他们看起来不像我,也不像任何一个我认识的非洲人),如果你感受到这份污辱,那你的自尊心肯定得非常低落。抱 歉发表了政治不太正确的言论。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