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加坡:捷运频中断引众怒

新加坡捷运(SMRT)本月数度出问题,除影响大批旅客,亦让许多人开始讨论国内运输系统的品质与效能,初步调查后,铁轨共发现61项缺失,另有13辆列车出现瑕疵。

照片来自Gintai博客

Unbranded BreadnButter回顾新加坡捷运的兴衰,提及该公司曾创先例,成为全球第一个上市的都会铁路公司:

新加坡捷运于2000年初次公开上市,自诩为全球第一家上市的都会铁路公司,十多年后,这条系统原本备受赞誉,如今却频频出问题,甚至在购物尖峰时段停驶。

Ravi Philemon对比新加坡捷运与星国社会的历史起落:

我之所以认为,新加坡捷运的历史正是星国史,是因为国家早期领袖制定严格的国家治理规范,继任者认为体制绝不会出差错,只需要任命值得信赖的幕僚,一切都会没事。

自2010年起,捷运陆续中断超过40次,歹徒两度闯入列车停放场破坏车厢,让人产生安全疑虑,但捷运公司从未为此承担任何责任,遭外界质疑安全出现漏洞时,更推卸给保全公司。

为安抚众怒,政府立即成立委员会,调查事故原因,Political Writings向委员会提出多项问题

调查委员会即将成立,深究种种事故为何会发生,哪些人未遵守程序、哪些人未善尽维修之责、维修制度是否符合制造商的建议、系统是否超过当初设计负荷上限等。

Reinventing the Rice Bowl认为新加坡捷运公司应该要有竞争者

同一路线有两家营运商或许不切实际,但至少该成立独立公车营运商与捷运公司竞争,而不要同受一家公司垄断,希望捷运公司能因此更快处理现有缺失,只要竞争愈多,就愈可能增加投资,让旅客有更好的体验。

Desparatebeep质疑捷运公司的财务优先考量:

我不打算深入分析捷运公司的财务报表,但显然许多钱流向管理高层及主要股东,而非维持定期检查,让民众感到愤怒与不平。

照片来自Gintai博客

My Singapore News担心为改善服务品质,票价很快就会上涨

第二点是设备异常、加强维修,若增加维修与服务,以及更常替换设备,代表成本会提高,不可能光是增加维修次数,却维持现有技师人力。

无论结果如何,通勤民众的荷包肯定会烧出一个大洞,因为获利必须不断进步,通勤民众负担就会加重。

The Blue Sweater认为捷运公司追求营利,不符合公众导向的宗旨:

追求获利肯定是危机背后的一项因素,人员、维修等必要开销都因此裁减,另一项原因可能是企业为求获利的原则,并不符合该公司应服务的公众导向宗旨。

我不是主张大众运输再度收归国有,但民营化与企业化的方向确实令人起疑,迫使我们得重新思考,如何在民间管理与政府规范之间求取平衡。

Encountering Urbanization期望在论辩之后,能促进政府与民众加强对话

停驶事件确实造成不便,我也很庆幸朋友、同事与網絡用户都在讨论,人们常称新加坡是“保母国家”,政府事事都要照顾人民,在这种 情况下,公务员与公家单位该扮演什么角色,或许服务中断与众怒能形成一股力量,促使政府与人民继续对话,毕竟城市若要具备弹性,不只需要具弹性的基础建 设,更需要愿意参与的民众,协助拟定创新的解决方案,让城市能够获益。

Singapore Recalcitrant则批评捷运公司管理高层

服务频频出问题,令通勤大众失去信心,也突显管理人士缺乏效能,一两次问题就应足以警告管理高层,系统可能已出现缺失,必须花费心力找出问题并纠正,但该公司却自我满足于现况,没想过如何改善。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 […] 作者:Mong Palatino    译者 Leonard    校对:Portnoy    2011-12-27 英文原文:http://globalvoicesonline.org/2011/12/25/singapore-train-disruptions-spark-debate/ 中文翻译:http://zh.globalvoicesonline.org/hans/2011/12/27/10246/ […]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