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加坡:流动工人的故事

新加坡的外劳人口数不断攀升,然而,一般人对于这些外劳的工作及居住环境却所知甚少。外来移民在繁荣的新加坡究竟会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呢?三位实习生以“流动人生 (Made by Migrants)”为专题计划的概念,忠实纪录建筑工两个星期的工作实况,要让大家更认识这些外来移民。

“流动人生”是来自新加坡 BBH 实习生的小组专题计划主题,该专题的目标是希望大家能藉由瞭解外来劳工的动机、故事及梦想,重新检视过去对于外劳的肤浅印象。

来自曼彻斯特的小组成员伊恩 (Ian) 将亲自体验外来劳工的生活。在两个星期的时间里,伊恩会和这些外来建筑工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他还打算把自己的经验及外劳的生活点滴纪录下来,然后和外界分享。

克斯坦汉 (Kirsten Han) 访问了这群实习生并回顾这次的专题计划。

我们现在每天几乎都能接触到外来劳工,无论是道路修缮处、须修剪杂草的地方,还是建筑工地的鹰架上,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大家对 这些外来劳工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想法(不管是好是坏);在经济、移民或人权议题的背景脉络中,外来移民也成了考量因素。但是,这些工人到底是谁?他们叫什么 名字?他们以前在自己家乡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他们要到新加坡工作?他们的家乡还有谁在等着他们呢?

也许“流动人生”这项专题无法提供正解,但至少它能给我们一些想法和方向。

透过这些故事,我们希望能让大家瞭解这些外劳离乡背井到其他国家工作的原因,希望大家对他们的印象别再只是停留在胶鞋和萤光背心,其实他们和我们没什么两样,他们有家庭、有责任,心中也有希望。

流动工人的住处

建筑工的日常生活

这是访问 22 岁中国工人的影片片段:

以下是和泰国工人的访谈内容:

新加坡和泰国真的是大不同,新加坡的房子都盖得好高,而我在家乡有自己的土地和农地。

我问他家人是做什么的。

他们以前都是农夫,生活很好,但后来赔了好大一笔钱,生活开始变得很困难。当时我 16 岁,因为每天在农地工作,所以练得一身好体格,后来我就去打泰拳,五年后,我就成为拳手了。

结 果我输得精光,他们一直要讨钱,我无计可施了,只好逃离泰国,从那之后,我就一直住在新加坡,和孩子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其实,我很喜欢新加坡,也很感激 这个国家给我工作,不过对我而言,在这里最重要的还是赚钱,心情或感受就先抛在一旁。多亏有这份工作,我的孩子才能受教育,我希望有一天我工作存下来的钱 能回老家盖个小教堂,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