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秘鲁:种族歧视在社群网站上成发烧话题

日前,来自库斯科 (Cusco) 的原住民李卡多•阿帕 (Ricardo Apaza) 到秘鲁首都利马的一间购物中心看电影,在中场上完洗手间想再进入播映厅时,却受到入口警卫的侮辱、骚扰。这起事件使得秘鲁的种族主义问题浮上台面。

本来是由推特用户首先报导这则事件 [西班牙文],不久后该事件便成了地方新闻关注的焦点,并且引起了轩然大波。包括政府官员 [西班牙文]、社群媒体用户 [西班牙文] 与地方及国际媒体 [西班牙文] 全都针对此事给予不同的回应。

推特用户 Israel Astete (@Isasbo) [西班牙文] 写道:

种族歧视的现象在 #Larcomar 明明就比比皆是,这件事怎么还会让这么多人感到讶异呢?别再只会说了,赶快做出具体行动吧!

Martha Elena Risco Reyes [西班牙文] 在脸书上留言:

现代人居然还存在着歧视心态,某些人居然还认为因为拥有与他人不同之处而自觉优越,我觉得很不可思议。Larcomar 电影院发生的事情真是丢脸。秘鲁原住民穿着传统服饰上电影院,就被耻笑甚至遭歧视;但今天如果是外国人或公众人物穿上一样的传统服饰,我们就觉得“很骄 傲”,这真的是莫名其妙!尽管秘鲁现在已开始蓬勃发展,多元化观念也渐受重视,但种族主义情结还是没有完全抹去。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要重新检视我们历史 的价值,以及在秘鲁历史中真正的主角。

“欢迎所有人光临?”插图作者:Nestor Olivera (CC BY-NC-SA 2.0)

Nao Flores (@nao_flores) [西班牙文] 回应:

喔!秘鲁的种族主义观念已经是根深蒂固了!只能“诚心希望”种族歧视有朝一日会在秘鲁消失,#yodudo [我很怀疑是否真的会有这一天]。也只能希望了,反正有梦最美,希望相随啰。

然而,有些博客例如 Peruanista [西班牙文] 的 Carlos Quiroz 却质疑这起电影院事件的可信度,究竟是确有此事,亦或只是用来转移秘鲁人焦点的烟雾弹?不过他并未反驳秘鲁社会上仍普遍存在种族歧视的现象:

种族歧视在安地斯山地区每天上演。除了采矿公司罔顾矿工性命、破坏地球环境的情况之外,利马街道上也充斥着种族歧视的广告招牌。

种族歧视问题在最近一次的总统大选期间越显白热化。尤其是在第一轮投票结果出炉后,白人候选人佩德罗•巴勃罗•库辛斯基 (Pedro Pablo Kuczinsky) 败给“印地安人”欧朗塔•乌马拉 (Ollanta Humala) [西班牙文] 和“日本人”藤森惠子 (Keiko Fujimori),推特上出现很多对于库辛斯基无法进入第二轮投票的偏激留言。例如 MiguelÁngel Cárdenas (@Dragonrampante) [西班牙文] 的回应:

我听过 PPK-er [库辛斯基的支持者] 说:“我看我要来帮我的佣人缴罚款,然后叫他不要投给乌马拉!”他们只配让乌马拉作他们的总统,但为什么连我们也要被拖下水?

有些留言甚至出现攻击、侮辱性字眼,例如这篇 [西班牙文],而类似的攻击留言亦立刻引来脸书专页如 Vergüenza Democrática [西班牙文] 的谴责。Vergüenza Democrática 专页目前正密切关注近期这起疑似歧视案例的后续发展。

秘鲁拥有复杂的种族背景(西班牙人、印地安人、非洲人),属于多元文化国家;而外来移民(亚洲人、欧洲人)无疑让秘鲁的文化更为多元。数百年前,在西班牙都督区 (ViceRoyalty) 时代,强势的西班牙/克里欧人为了巩固自己的特权和身份 [西班牙文],于是建立了所谓的阶级制度。透过阶级制度,每个人在社会上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位置”。回顾部份秘鲁历史,不难发现政治大权一直以来都是落在“白人”手中,而原住民及非白人种族皆无法参与政治。

在秘鲁,基本上所谓的“白人”就是指非印地安人、非原住民或非非洲人,总之只要是有色人种都不是白人。然而,就如同 BBC 在利马的驻地记者唐科琳 (Lima Dan Collyns) 所说的,秘鲁人认为的“白人 (white)”(俗话 “pituco”)代表的是经济大权和社会地位,而不单指先天上的 DNA 条件。

凯莉 (Kelly) 在博客“我在秘鲁的生活 (My Life in Peru)”提到:

…这和我在美国看到的种族歧视不一样,有种族主义的美国人对其他种族抱持的是真正恨之入骨的憎恨情绪。但秘鲁的种族歧视反而比较 像是种姓制度,也就是说,如果你是白皮肤,大家自然就会觉得,甚或认为你值得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一般来说,人们会比较尊重浅肤色的人(不管是货真价实的 外国佬或刚好只是个皮肤较白的秘鲁人)。话说回来,究竟秘鲁的种族歧视和其他地方是否有所差别呢?

尽管已有法令严禁歧视,其中一条法规还特别禁止在媒体中出现种族歧视之情事,但秘鲁各地每天却仍发生许多种族歧视的现象,就算在公共场所如海滩也不例外。举例来说,除非富有人士或外国观光客陪同,否则非白人禁止进入高级社区的迪斯可舞厅。而禁止非白人进入的理由往往是:“我们这边已经客满了”、“这是私人派对喔”或是“只有会员才可以入场”。

博客 Estamos Jodidos(“我们被扭曲了”)[西班牙文]:

已经是 21 世纪了,我们怎么还能像未开化的野蛮人一样无知,只因为外表、血统、打扮或任何其他原因就随意歧视别人呢?

此起事件也引来秘鲁监察员 (Peruvian Ombudsman) [西班牙文] 厄都亚多•维加 (Eduardo Vega) 的关心,他所属的组织正为争取消除种族主义而积极奔走。现在情况也已渐渐改变。许多人对 2007 年的高级餐厅 Cafe Del Mar [西班牙文] 事件还记忆犹新,当时这间餐厅因拒绝一对混血 (mestizo) 夫妇进入而引发风波,最后暂停营业两个月 [西班牙文] 且须缴纳折合美金 7 万元的罚款。

无论如何,秘鲁都应藉由更多的措施及政策(法规、教育文宣等等)来消除种族主义;秘鲁政府还须克服许多未完成的目标和挑战,才能真正让所有秘鲁人都成为社会的一份子。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