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也门:盛大游行“为生存长征”抵达沙那

从也门总统沙雷 (Saleh) 四月份拒绝签署波斯湾合作理事会 (Gulf Cooperation Council's initiative, GCC) 为他量身打造的“下台”协议,一直到十一月沙雷总算点头签字,这段时间以来也门人民始终不放弃革命,并且坚持政府履行人民的要求。也门人决定从南方都市塔 伊兹 (Taiz) 一路走到首都沙那 (Sanna),藉由展开 264 公里徒步长征,向全世界、联合国、美国、GCC 和沙雷传达以下几点诉求:第一,拒绝承认新成立的联合政府;第二,沙雷必须为这 11 个月来派兵镇压抗议民众的行为负责(沙雷签署的下台协议让他享有起诉豁免权)。

@marimehdi 在推特上表示世人将永远缅怀这些革命烈士:

#LifeMarch #Taiz2Sanaa 这场 264 公里的大游行要让世界知道,也门人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革命烈士如何对抗 GCC 协议及霸占也门的沙雷 (#GCCdeal & Saleh wants #Yemen)。

詹姆士戈登 (James Gurdan) 在自己的博客“战壕 (The Trench)”指出抗议人民的想法:

“根据也门青年革命协调委员会 (Coordinating Council of the Youth Revolution of Change, CCURC) 的说法,GCC 的协议内容无法实践广大的民意要求,即民主与自由。何况 GCC 大多数国家都是独裁政权,又有何能耐帮助我们建立民主政府呢?这些国家连自己人民的诉求都不愿意允诺了,更别说是邻国人民的主张。”

“为生存长征 (Life March)”队伍持续前进沙那。照片来源:“为生存长征”博客 (The Life March Blog)

游行队伍有男有女,甚至连身障人士也积极参与,据传游行之初仅有 700 位男性及 18 位女性民众。从 12 月 20 日启程之后,队伍沿途经过许多村落、城镇,所到之处皆有大批民众释放烟火及高呼口号表示欢迎,不仅如此,民众还大方提供暂时居所及食物。每到一个城市,就 会有抗议民众跟着加入游行队伍,也因此使得游行人数不断上升。

@Abe_Alansy 在推特上骄傲得说:

我以我们国家的人民为荣!也门人在全世界面前展现出最震撼人心的和平抗议行动。#Yemen #LifeMarch #SupportYemen

@wsaqaf 补充:

从#塔伊兹 (#Taiz) 到#沙那 (#Sanaa) 的 260 多公里“为生存长征”,完全展现出#也门 (#Yemen) 人民的韧性与毅力,我以身为#也门人 (#Yemeni) 为荣!

本影片由 YouTube 用户 Almobdieen 上传,纪录 12 月 20 日队伍从塔伊兹出发。

@crazyyafai 在推特上推文:

#为生存长征 (#Lifemarch) 离开#塔伊兹 (#Taiz) 后,前方将有许多危险的路段、地势及未开发的艰辛道路等着他们,但为了争取自由,这点颠簸坎坷是阻止不了他们的!#也门 (#Yemen)

接下来这支影片也是由 Almobdieen 上传,影片显示了塔伊兹到伊普 (Ibb) 的惊险路段:

这支同样来自 Almobdieen 上传的影片纪录的是,虽然队伍本身即有负责张罗食物及医疗救护的小组,但每个城市的民众都很会热情,总会大方提供三餐。

队伍行抵德哈马 (Dhamar),至此已完成一半路线。游行人民在德哈马城市近郊高喊口号、喧腾不已,完全展现人民的坚韧毅力与决心。以下这支影片由 moathdamar 上传,捕捉当时人民的高涨情绪。

也门人不仅证明自己具有坚忍不拔的决心,面对自由、民主及建立新政府的要求不断遭独裁政权打压,还能诉诸和平的公民抗议行动,着实在世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深受感动并持乐观态度的 @Dilmunite 在推特上说:

也许外人不认同…但是,#也门 (#Yemen) 面临众多阻碍依旧排除万难,也门是今年的闪亮之星。

这场“为生存长征”游行规模之大,仅次于由圣雄甘地在 1930 年率领的 390 公里“盐税长征 (Salt March)”。然而,却不见媒体宣传报导,实为可惜。

@Yemen4Change 疑惑地表示:

为何没有媒体要报导 #为生存长征 (#LifeMarch) 呢?#Yemen

@wsaqaf 则失望地说:

阿拉伯和国际#媒体 (#media) 只字不提“#也门 (#Yemen) 从#塔伊兹 (#Taiz) 到#沙那 (#Sanaa) 的 264 公里‘为生存长征’”,真令人不齿。

外交政策杂志 (Foreign Policy) 的总编辑布雷克韩薛尔 (Blake Hounshell) @blakehounshell 在推特上指出:

上万名也门民众从塔伊兹出发,和平游行至沙那,路程共 260 公里有余,却毫无媒体报导。#LifeMarch

也门人以英勇的精神,编纂自己的历史;尽管主流媒体刻意忽略,他们还是要藉着社群媒体如博客、脸书、YouTube、Storify 和推特,向全世界诉说属于也门的故事。

@NasserMaweri 在推特上发文:

让我们把 #为生存长征 (#LifeMarch) 的新闻宣传出去吧!游行在主流媒体搏不到版面,那就靠我们在#推特 (#Twitter) 上持续报导 #为生存长征 (#LifeMarch) 的最新消息!#Yemen

@NajlaMo 在自己的博客上报导“为生存长征”前三天的最新情况,全文请按此处

@NotUntilHeFalls 的博客也有提到游行相关消息,全文请按此处

@Abe_Alansy 透过 Storify 赞扬这起活动,连结请按此处

最后,这是笔者在 Storify 发表的游行报导:“为生存长征”盛大游行 (The Amazing March of Life #Lifemarch)

爱迪尔莫兹 (Adel Mozip) @shabadel 建立了一张互动式地图和网站,让网友随时掌握游行进度:

如欲即时追踪 #为生存长征 (#LifeMarch),请前往 @Google Map bit.ly/LifeMarch 或是 lifemarch.supportyemen.org

一路下来上万名抗议民众走过悬崖峭壁和羊肠小径,开过惊险万分的路段。总算在经历了四天长途跋涉后,于 12 月 24 日抵达沙那。(影片由用户 FreeDomTaiz 上传)

游行民众抵达首都时,受到当地人民热烈欢迎。而也门政府则出动维安部队,祭出催泪瓦斯及真枪实弹以驱散抗议民众,并阻止他们往改革广场 (Change Square) 前进。武力镇压导致多人罹难,首位遇害的民众是被子弹射中头部的女子,接着则传出多起严重伤亡,死伤人数不断攀升,截至 12 月 24 日,已有13 名罹难者。

@NajlaMo 在推特上说:

目前死亡人数已达两位,还有多人受伤。有人被捕有人则是下落不明。#LifeMarch #Yemen

@wsaqaf 不解究竟要到何时,世界才会正视也门人民面临的困境:

至少有两名抗议民众在 #也门 (#Yemen) 的 #为生存长征 (#LifeMarch) 中命丧沙雷的武力之下,而世界居然不闻不问?

这场游行为也门革命注入新的活力,也让许多也门人感到一线曙光和骄傲;这场游行是也门人民消极抵抗的最佳示范,也是也门人民坚毅精神的最佳象征。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