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网络公民报道:纪念逝者专刊

本文由Rebecca MackinnonWeiping LiMera Szendro-Bok合写。

人们在布拉格街头纪念瓦茨拉夫·哈维尔 。照片出自:Wikimedia Commons,作者:本·斯加拉(Ben Skála)

诗人、剧作家、异见人士、捷克斯洛伐克末任以及捷克共和国首任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Vaclav Havel),于12月18日去世,终年75岁。虽已驾鹤西去,哈维尔的生平及其言论依然鼓舞着全世界反抗专制的民众。比如,在1969年改革领袖亚历山大·杜布切克(Alexander Dubcek)被免职后,哈维尔在信中对他说道:

一个纯粹出于道义的行动,即使没有希望产生任何即时的、可见的政治影响,但在岁月流转之中,也会逐渐而间接地显现出它的政治意义。

逆命题依然成立。那些有权凌驾于他人生命之上的各类人士,像政客、士兵、警察、宗教领袖、商业机构、公司经理,哪怕他们微不足道地滥用了一点点特权,也会积少成多,终至罪大恶极。

谈到反抗专制,全球之声(Global Voices)社团正在庆祝叙利亚博客瑞赞·甘扎维(Razan Ghazzawi)重获自由。她之前曾被指控犯有三项罪名,而且还将面临审判。我们将持续关注并担忧她的处境。

在美国,有人以加强知识产权执法的名义推动网络审查和监控,此举引发的争论持续升温。庆幸的是,众议院对《禁止网络盗版法案》(SOPA, the Stop Online Piracy Act)的投票得以推迟,这主要归功于各界人士的大规模抵制,他们有网络工程师法律专家网络内容提供商活动家记者

沙特网民莎拉·阿尔卡迪尔(Sarah AlKatheer)适时地引用了前辈自由斗士托马斯·杰斐逊的格言:

当不公成为法条,抵抗就成为责任。

我们并不确定莎拉·阿尔卡迪尔是针对哪国哪条不公正的法规发出此番感言,但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全世界的网民尽其所能抵制一切有失公允的法律规定,就像我们在过去两周的事件中看到的那样:

网络审查:上周在中国,北京市政府出台了一项新规定,要求微博(micro-blogging)用户以真实姓名注册账号,而微博网站则需确保用户的身份属实。据香港同仁林蔼云报道,中国其他城市也将效仿北京的做法。虽然一方面中国政府设法压制微博上的不同声音,另一方面也利用微博灌输正统思想。据《南华早报》报道,作为中国最大的微博平台,新浪微博吸引了近两万个来自政府机构的注册用户。政府机构不仅利用微博与大众交流,也试图为“负面新闻翻案”。最近新浪网和人民网(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的在线平台)共同发布了第一份《新浪微博政务报告》,报告称中国最火的政府微博为“平安北京”,坐拥210万粉丝,由北京市公安局发布。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 批评家指责俄罗斯政府在莫斯科抗议期间干涉了移动互联网服务。再加上最近的网站攻击事件,批评家担忧这一切只是网络自由之战的开始。

英国,沃达丰的“保护儿童”过滤器屏蔽了两家女士内衣网站。从这一事件我们可以看到,即便审查内容非常明确,依旧难以阻止过度执法时产生的荒谬后果。

监控:彭博发布了一份令人不安的报告《监控市场及其监控对象》,标注了全球各国使用监控技术的现状。

在美国,名为“智能运营商”(CarrierIQ)的软件被用来记录和传输手机用户的行为活动,由它引起的争议又有新进展。美国联邦调查局承认为“执法目的”使用过CarrierIQ。 最近,移动运营商Sprint已经决定关闭其网内手机的CarrierIQ功能。 一方面,网民继续签署请愿书,要求调查这一软件;另一方面, CarrierIQ也承认在此期间继续监视手机短信。 这个列表收录了所有安装CarrierIQ软件的手机型号。

名为“你已下载”(You Have Downloaded)的网站监测网民的BT(BitTorrent)使用习惯并显示正在下载的内容。它的数据库收录了5100多万个用户,10多万个种子(Torrents),100多万个文件,而且数据规模还在日益增长。据博客Lifehacker透露,“你已下载” 的创始人希望藉此项目鼓励人们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和代理服务器,来保护自己网上活动的私密性和安全性。这个网站也颇具娱乐精神,暗示有人使用与法国总统尼古拉·萨尔科齐府邸相同的IP地址,下载盗版音乐和电影。除了大笑几声,我们还能说些甚么呢,哈哈哈⋯⋯

迫害: 卢旺达记者查尔斯·英戈拜尔(Charles Ingabire)于2011年11月30日遇害,成为针对记者的连环攻击的又一受害者。生前,他曾是新闻网站Inyenyeri News的编辑。

埃及最高军事上诉法庭判处博客迈克尔·纳比尔·萨那德(Maikel Nabil Sanad)两年监禁,罪名为侮辱埃及军方。还是在埃及,博客阿拉·阿布德-法塔(Alaa Abdel-Fattah)有可能在民事法庭受审,但有权上诉。

巴林博客扎那伯·哈瓦贾(Zainab Al-Khawaja)被残暴地逮捕

网络王国的各位君主:中国通讯公司华为向伊朗政府出售设备,助其监视伊朗异见人士的活动,但也因此举招来骂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华为正寻求在欧美拓展市场, 所以决定减少与伊朗的商业往来,以改善公司的公众形象。

Blue Coat因向叙利亚等国出售监控设备而变得声名狼藉,并遭受一名投资者的起诉。目前,Blue Coat同意被私人股权投资公司托马·布拉沃(Thoma Bravo)收购

网民力量:在突尼斯巴勒斯坦,媒体自由的倡导者已经建立了“阿拉伯自由言论网”,用以组织活动并推动言论自由。

俄罗斯,廉价高速的互联网加上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激励了当地网民去改善俄罗斯社会,同时也帮助他们扭转国人的麻木态度。英国《金融时报》对此有更详尽的报道

版权:上周,欧盟理事会通过了《反伪造贸易协定》(ACTA, Anti-Counterfeiting Trade Agreement)。其中某些条款对绕过数字版权管理(DRM, 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的行为加以治罪,所以颇受争议。一些倡导自由言论的组织担心,这一条约会在不经意间妨碍信息的自由传播,但在它生效之前,还需经过欧洲议会的通过。

“‘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即将更新旗下各类许可,现正面向CC社群征求意见。亟需改善的许可主要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如何规范数据库版权,二是如何定义商业用途。另一个重要的议题是,如何让CC许可与各国不同的知识产权法相协调。

网络政务(网路治理):参见2011年十大网络政务(治理)趋势

欧盟数字议题专员尼丽·克洛斯(Neelie Kroes)公布了《不断网战略》,意在向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提供相应的工具,以帮助那里的网络用户、博客和网络活动家“绕过网络监控和审查”。

经济合作组织理事会(OECD Council)呼吁34个成员国捍卫互联网自由,并为此发布了《经合组织网络决策原则》。《原则》鼓励成员国和决策者保护信息在全球的自由传播,维护互联网的开放性和非集权性,克制监管力度并为互联网的自由发展保留空间。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向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分配机构(ICANN, 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发难,矛头直指其最近发布的顶级域名(gTLD, generic top-level domains)分配政策,并阐述了盲目扩张顶级域名的风险。为此,国会已召开听证会。与会期间,严厉的指责不绝于耳,凯伦·麦卡锡(Kieren McCarthy)对其进行了汇总,并在信息聚合网站dotNext上发布了长篇报导。ICANN的CEO Rod Beckstrom回应了部份批评。他辩称ICANN对于顶级域名多边政策决策程序,是经过六年谘询,并且广泛地与利害关系人协商之后的成果。

酷玩意儿:在纽约,地铁乘客有机会使用海盗无线网络

麻省理工学院继续兑现对开放式教育的承诺,将更多的免费课程发布到互联网上。

暴动无线,又名“皮箱里的互联网”,是一项旨在建立廉价易用无线网的工程,已在“占领华盛顿”的活动中小试牛刀。在美国国务院的资助下,这项工程将向专制国家推广,通过部署网状网络(mesh networks)实现其设计功能。

推荐文章

活动:如果您希望瞭解公民权利在数字时代的未来发展,请关注全球之声的近期活动,详情参见日程安排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